第31章 影响不好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5-06 04:30:42 字数:3970 阅读进度:32/370

天刀徐开山重出江湖将镇江府大风堂灭门一事在江湖上捅了个窟窿。各大门派纷纷对大魔头徐开山进行口诛笔伐,说他破坏江湖规矩,践踏江湖正义,人人得尔诛之。

毕竟,江湖之上,一门一派,就算有深仇大恨,一般也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很少有灭人满门之事,这碰触到了各门派的底线,有太多无辜的人被残杀,这触及到了江湖的底线。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门派持反对意见,比如竟陵剑派、岭南宋家也都支持徐开山,说为女报仇、有情有义。

两种意见各执一词,以晓生江湖为战场,开展了激烈的论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时间流言四起。

西门吹灯说过,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事情的态度以及持有同样态度的人,这叫做认知共同体,人们正是通过对事情的立场,来确定你究竟是联盟狗,还是部落猪。

第一师兄也说,在朝堂之上,那些内阁、六部的大佬们,甚至为了皇上早餐应不应该吃茶叶蛋辩个不停,外人可能觉得过于荒唐,但在他们眼中,这件事无比重要。

徐开山当然不会在乎什么江湖正义,他在天牢中关了十五年,也从没有人跟他讲过道义,也许有,但他也不会愿意去回忆了。江湖道义?还不如一根鸡腿来得实在,我作的是我认为对的事情,遵循我内心的想法,至于你们的想法,关我鸟事?

不过,出乎意外的是,武林联合理事会、武林翘首少林、武当等大门派,却保持了沉默。同样保持沉默的,还有当地的官府,只是在官府邸报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写了这么一句话。

镇江府某大型门派发生重大安全隐患事故,有三十五人死于本事故,经分析,该组织有可能是集体自杀,目前六扇门已介入调查。

当镇江府衙为这件事忙得焦头烂额时,我与徐开山早已启程南下。

离京城时,我在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如今却在江南的黑夜里四季入春,一路下来历时两月,江南早已春暖花开,草长莺飞。

这是我第一次到江南,我自幼在盗圣门长大,在雁门一代,对江南很是憧憬,如今到了江南,心中却丝毫兴奋不起来。

恐怕连吕仲远都没有料到,我竟能将徐开山带到应天府。明日抵达金陵城,也是我与徐开山分别之日。

徐开山本可一走了之,但他选择信守承诺同来金陵,一路下来他对我帮助颇多,尤其是在武道一途,更是倾囊相授。

这日下午,我说要不你现在走吧,至于六扇门那边,我来应付就是。

徐开山咧嘴一笑,这几日来你也帮了我不少忙,你押我南下是公差,我要是跑了,岂不陷你于不义?

我说多大点事儿,大不了回雁门关,去干我的老本行。我知道你本事高,除非你愿意,否则整个天下要困住你的人没多少,但让我送你去大牢,我可做不出来。

徐开山哈哈笑道,算我没看错你,就冲你在镇江说的那几句话,你这个朋友我就交定了。既然你将来要去六扇门帮我寻我女儿,我更不能毁你前途。

徐开山又道,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问去哪里,徐开山说了三个字,魔鸣湖。

我们来到了魔鸣湖4A级风景区,据说两百年前,这里曾经是魔教总坛所在,那时候魔教高手如云,陆地神仙就又若干,还有上百名通象高手,在江湖之上,一时风头无二。

后来魔教覆灭之后,这里被人承包开发,建成了4A级风景区。据说江湖来金陵之人,莫不前来瞻仰此处,这曾是江湖史中的一段传奇。

不过魔鸣湖已被过度开发,原本失落的山门又刷漆重修,贴上各种标签,就连当年传说中的万剑石壁,都被不良商人一块块翘了下来,当做纪念品卖给游客。

徐开山站在一处石头上,看着不远处破碎的山门,说道,江湖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当年魔教破长风何等威猛,终究化作一抔黄土。

说着,他指着那处山洞,据说那处埋葬了百名通象高手,这些人灵魂不灭,每到夜深人静,能听到鬼哭狼嚎之声。

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我才不信他说的那些话,我问道,百名通象高手?那岂不个个武功都如你一般?

徐开山摇摇头,自嘲道,我的武功恐怕不敌对方十一。

我倒吸一口冷气,一百多名通象高手死在了这里,那岂不有无数高手在这里厮杀几昼夜,整个江湖为讨伐魔教,可算下了血本了。

徐开山冷笑一声,这一百魔教高手,死在一人手中。

我大惊道,一人?我的姥姥!

徐开山竖起一根手指,肯定道,一人,确切说是只一剑。

我说大叔,你不会编故事来忽悠我的吧?

话虽如此说,我也知徐开山不是一根说谎之人,有些不愿意说的事他宁可不说,也不会说谎,这次既然开口了,那自然不会有假。

我瞬间觉得自己就如一井底之蛙,一路南行下来,从徐开山身上,给我诠释了江湖中的另一个世界,这与我那六个师兄告诉我的江湖完全不一样。

徐开山缓缓道,我一路之上跟你切磋武功,带你来这里,跟你说这些,是为了告诉你,你心有多大,江湖便有多大,你身负奇脉,只是运气稍微差了一些,若遇机缘巧合,迟早会闯出一番天地。

我心生一种异样的情绪,有些感动道,你我萍水相逢,你为何这么帮我?

徐开山目露缅怀之色,道,有位前辈说过,江湖如此多娇,不在于境界多高,不在乎天下排名几何,而是在江湖之中,有股精气神,能够一代代的传承下来,这种东西,我们称之为江湖之魂。

苏小子你武功低,嘴也贫,但骨子里却有那股侠义的种子,这颗赤子之心,正是江湖的魂魄。我徐开山一生阅人无数,这点眼劲还是有的。

我赧然道,你这么一说,我都信了。

徐开山没好气道,行了,马上就分别了,你还不请我吃一顿好的?我哈哈笑道,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抵达金陵,最贵的酒楼,随便你挑!

这时,徐开山眉毛紧皱。

一道白影闪过,我仿佛听到一道野兽低呜声,紧接着,我感到一股血腥味传了过来,顺势看过去,口中大呼道,妈呀!

这究竟是人还是鬼?若说是人,全身长满了白毛,面目狰狞,目光通红,它蹲在我俩身前的石头之上,望着我与徐开山。

徐开山神色凝重,如临大敌一般,肃然道:早就听闻,当年武林盟主慕容白云豢养了一只白宠,喜食女子人肉,凶悍异常,想不到还在人间。

我心中疑惑,慕容白云乃天下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就连《江湖简史·慕容世家》中,也对慕容白云褒奖有加,怎么徐开山提及他是如此不屑?

我说慕容盟主光明磊落,怎么会养这种东西?

徐开山冷哼道,好个光明磊落,偌大一个晓生江湖,就没有人敢站出来说句真话嘛?

那白宠双目盯着我,看得我心中发毛,声音嘶哑道,还我儿子!

我心说我是贼,可我也不偷人啊,就算偷人,我也不偷男人啊,你儿子管我什么事啊,说着转身要走。

那白宠猛然跃起,伸出长爪向我抓来。

徐开山大喝道,呔!

天刀从腰间抽出,一记鹰击长空劈向白宠。白宠动如闪电,倏然来到徐开山身后,长指扣向徐开山后腰。

我大呼小心。

徐开山身在空中,情急之下,释放出通象境,利用身前三尺的空间法则,堪堪躲过白宠的一击。此时,徐开山丝毫不敢大意,与那白宠斗了起来。

我心中暗自吃惊,白宠招式凌厉,动作诡异,饶是徐开山乃天下前十的高手,竟一时半刻难以取胜。

十余招后,徐开山抓住白宠一个破绽,一拳击在白宠胸前,那白宠承受了徐开山全力一击,仰天倒飞出去,落地后迅速弹起,血红眸子瞪了我一眼,几个纵跃,逃离开去。

我说这怪物武功竟如此之高,连你对付起来都那么吃力。

徐开山沉默片刻,才道,这白宠当年也是一位名满江湖的前辈,不过却被仇恨蒙蔽眼睛,又被人算计才沦落至今日下场。

天黑之前,我们抵达了金陵城。

距离城门三里处,徐开山竟主动提出重新戴上枷锁,毕竟他的身份还是朝廷要犯,我死活不同意,徐开山拗不过我,只得作罢。

来到城门前,城门即将关闭,我递上了通关文书,还有押解单,朗声道:京城六扇门捕快苏犹在,奉命押解朝廷要犯徐开山至应天府,还请将军通融一下。

将军只是一个客气的称呼,这城门守卫最大的职务也不过是从七品的裨将,那裨将闻言,也不去接文书,砰的一声,关上了城门。

我说这怎么回事?

那裨将道,时辰已到,明日再来吧。

我说也不过差了削微片刻,都是公门中人,还恳请通融一下。

城门内,一匹快马扬蹄而去。

徐开山笑道,看样子,要想把我交给应天府衙,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我也觉醒过来,若没猜错,按吕仲远的计划,派我来押解徐开山,给徐开山逃跑的机会,之后的布局我便不知道了,可是千算万算,却没有算计到,徐开山竟同我一起到了金陵城。

若在半路上跑了,那自然是我苏犹在的责任,可是办完交接手续,徐开山再跑了,那就是应天府的责任了。

整个江湖都知道,天刀徐开山与一剑震九州封万里之约就在金陵,如今徐开山是一个烫手山芋,金陵城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想到此,我暗骂一声,说了句方言,管求他,个泡先吃饱喝足再说。

我们在城外的一家客栈住下,点了一桌酒菜吃将起来。没多久,客栈内进来六个和尚,年纪最大的三十来岁,最小的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几人点了六碗素面,也不言语,慢慢吃着。

那小和尚看到我,我拿了根鸡腿冲他笑了笑,那小和尚馋得哈喇子直流,旁边那师兄看了,不悦道,悟心,莫要动贪念。

小和尚问道,大师兄,为何我们天天吃素,人家却能吃肉?

大师兄头也不抬,随口道,我们是出家人,影响不好。

小和尚又道,那昨晚你怎么偷吃鸡腿?

其余几个和尚抬起头望着那大师兄,目光露出震惊之色。

只见那大师兄却好定力,从容不迫道,我乃出家之人,还在乎什么影响。

(公众号:三观犹在,关注后可以看三观点评版章节,有些章节的梗、来由以及创作心路会在公众号po出来,当然了,里面是没有大长腿的。

另外,月底了,月票榜前20名有一千块奖金,三观已经三个月零收入了,还请手中有保底月票的朋友投给三观,不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