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然莲非佛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5-06 04:30:39 字数:3372 阅读进度:28/370

整个世界在徐开山握住那柄刀的瞬间似乎一滞,我识海内的二十八星宿海在这一刹那,感应到天空中真元的运行轨迹,纷纷向徐开山涌去,就连自身的气机,都被徐开山牵引。

这应该是知玄境的实力,西门吹灯说过,只有到了通象境才能悟出天地真元的法则,并在自己的空间内重塑规则。

徐开山在江湖上失踪了多年,整个江湖早已物是人非,但是他的实力却在六扇门的天牢的不断淬炼下有了本质的提升。

在徐开山周围聚集了大量的天地真元,这些真元围绕他旋转,天空中生出异象,头顶之上,半空之中,一朵幻化的墨莲盛开,徐开山在破境。

在经过了丧妻之痛、牢狱之灾、剧毒侵蚀后,徐开山在握住了二十年前自己赖以成名的菜刀后,境界急速攀升,到达了知玄巅峰。

只要再向前一步,就能成为通象境,创造自己的空间和法则,成为二十年来第一位摸到通象门槛之人。

天空中骤然风起,变得乌云密布,在春寒料峭的千佛山下显得很是突兀。就在此时,远方千佛寺中,一道钟声响起,寺庙中传来阵阵梵音。

千佛寺中那尊二十丈高的金身大佛开始绽放光明,似乎对天空中那朵盛开的墨莲极为傲慢,徐开山目光清冷,仰头望着天空。

魑魅魍魉,也敢妄然称佛?

这句话并不高,却如同在众人耳旁生出一个焦雷。这种传音之术,只有武功到了一定级数才能做到,场内有些人见此情景,尊为神迹,倒头便拜。

徐开山瘦削的脸上生出一丝怒意,大声道,佛门有莲,然莲非佛。我自修墨莲为本命莲花,与你这老秃驴何干?

声音从那金身大佛上发出,徐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天下仅有的那点气运,你还是还归整个江湖吧。

徐开山哑然笑道,什么狗屁逻辑,这句话你怎么不去跟无根老秃驴去说?天下气运有术,聚散有道,唯能者居之,你们大空寺整日就搞这些假大空的东西,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大空寺?

若论江湖名门正派,佛门中原有南北少林,西域有密宗活佛,道教则以武当为尊,这些都是晓生江湖中公认的。但是若论佛宗、道统,天下仍有两个隐秘门派,大空寺与龙虎山。

大空寺门徒稀少,却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很少在江湖上现身,甚至很多年来,江湖上都不知这个门派来历,直到几十年前,在洛阳鹅湖论道上,有一个大空寺的和尚横空出世,才让人逐渐知道了这个门派。

几十年来,江湖上的通象高手奇缺,整个天下通象高手不超过五人,一旦进入这种境界,那几乎成为战略资源,甚至能够影响朝廷格局、边陲战局。当然,要是能跃出三境之外,那几乎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了。

看到场中形势,莫非大空寺不让徐开山破境?

徐开山气势仍在聚集,方圆十里之内的天地真元都受到了感应。千佛山上那尊大佛似乎有了灵性,半空之中,一道金光闪闪的佛身现形。

那尊金佛斗然睁开双眼,如金刚怒目,双手作一印法,向那半空中那座墨莲抓去。徐开山凌空而起,来到那座墨莲之前,挥臂砍出一刀,一道黑色刀罡冲向手印。

天空中光芒大作,一声巨响,半山腰上,滚石滑落。

金佛在半空中的金身暴涨数倍,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天空。

一声佛号传来,南无阿弥陀佛。

一记大手印,从天而降,如同降妖除魔的佛祖,要将徐开山打落凡间。

场内众人都已目瞪口呆,我的心几乎到了嗓子眼,这是什么力量,竟有如此威力。

徐开山口中突出一口黑血,骂道,装神弄鬼。

说着,毫不顾忌头顶劈头盖脸而来的那记大手印,身形如一道闪电,带出一道气流,向那座金佛真身冲去,在半空之中,抡起菜刀向金佛头顶劈去。

天刀在空中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

轰隆!

佛首被一刀切掉,轰然滚落山下。一道黑影从那佛像之上蹿出,仔细看去,确实一枯瘦和尚,这名僧人面如枯木,身上的麻衣窟窿百出,还冒着黑烟,胡须焦灼,模样狼狈至极。

那和尚道,徐开山,你不听我劝阻,强行破境,别以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如今你已让某些人极度不满,到时别说我没劝你。

徐开山冷笑道,枯木,回去告诉那人,我徐某人行走江湖,喜怒无常,杀人无数,更不在乎什么江湖规矩和江湖道义,但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徐某还是清醒的很。替我奉劝他一句,放弃那不切实际的幻想吧。

原来这人是大空寺的枯木禅师,难怪看上去跟一截没有生机的木头一般。本以为那座半空中的佛门金身是佛祖显灵,原来是这枯木搞的鬼,这架势看上去很惊人,却被徐开山一刀就破了。

他们说的有些隐晦,我也隐约听出了大概,貌似这大空寺中的某个人对徐开山身上的冥山秘密很感兴趣,二十年前好像还招安过徐开山,不过却被他拒绝了。

当徐开山回到百刀门时,所有人都心存畏惧的望着他。

比武招亲?那李八两再怎么横也不敢跟徐开山比试,除非如意门不想在这个江湖上混了。

韩天意小心翼翼的陪着徐开山,生怕说错了一句话,他儿子韩如龙一脸崇拜,几步就跪在徐开山身前,大声喊道,师父!

徐开山皱眉,韩红莲上前一把拉起他,谁是你师父,乱喊什么?韩如龙挠挠头,对,于是又改口道,姐夫!能不能教我两招啊,我很能打的。

韩天意怒斥道,胡闹,你俩赶紧出去。转而换个脸色,道,徐大侠,还请客厅上座。徐开山说,正好,我有事要问你。

两人进了屋内,这比武招亲半途而废,也没了个结果,媒婆孟菲来问道,这韩小姐,那这一届招亲的事儿?

韩红莲摆手道,算了,就这样吧。

孟菲道,那钱的事儿?

要什么钱啊,我把济南府新开的重庆小面转让给你。

孟菲哭丧着脸脸,小姐,一碗面几十文,实在太贵,大家都吃不起啊。

韩红莲不耐烦,安排了管家取了银子,把她打发走了。见我在场内欣赏周围景色,韩红莲过来,问道,能不能打听件事?

我说方才还要杀我呢,这才多一会儿,就换了个模样?我才懒得理你,转过身去,背对着她。韩红莲不依不挠,来到我面前,我心说莫非这妞儿对我有意思?

于是问道,你想干嘛?

韩红莲脸色通红,扭扭捏捏,完全没有一开始那跋扈的样子。

我作出一副很潇洒的神情,问:怎么,害羞什么?

韩红莲这才问道,这徐大侠喜欢吃什么,喝不喝酒?

呃呃,这有点尴尬了,原来这小丫头对徐开山有意思啊,不过徐开山这年纪当他爹都绰绰有余了啊,我清了清嗓子,说,这徐开山爱吃窝头,一吃就是十五年,不换样的。喝酒嘛,烧刀子加鹤顶红。

韩红莲讶道,怎么会吃这种感觉东西?

我不屑道,武林高手的世界,你不懂。你越是觉得不合理,越是武林高手的行事作风。

当然了,窝头是六扇门天牢的标配,鹤顶红是为照顾徐开山朝廷给的加餐,这位是不会告诉韩红莲的。

没多久,徐开山从内厅走了出来,韩天意恭敬的送了出来。看样子,两人谈的并不错,徐开山看了我一眼,说你愣着干嘛,走了。

韩天意说徐大侠莅临本门,实乃本门蓬荜生辉之事,要不吃了饭再走?

我说是啊,都中午了,有点饿,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有个伟人说过,只有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干革命,咱们还是吃点吧。

韩红莲说,我去张罗。

我连喊道,韩女侠,咱们不用见外,不用太多,八荤八素就成!

一桌子菜上来,看着满桌子窝头,我是真想抽自己两巴掌,蒸窝头、炒窝头、红烧窝头、醋溜窝头……这让我们怎么下嘴啊。

我夹了块窝头,看着韩红莲道,韩姑娘,咱们第一次吃饭不用这么客气,后面的猪牛羊肉、鸡鸭鱼肉就不用上吧。

韩红莲搓着手,一脸期待的看着徐开山,听到我问话,说没别的菜了啊!我一口窝头没咽下去,差点被噎死。

徐开山坐了下来,倒也没说什么,用手拿起窝头就咬了下去。

噗噗。

徐开山吐了半颗牙出来,鲜血直流。

我说韩红莲你真牛掰,大空寺的和尚没动及徐开山半根汗毛,你竟然做到了。

韩红莲说徐大侠,我不是故意的,徐开山咧嘴一笑,口中少了一截的大门牙异常显眼。后来韩天意实在看不下去,又重新上了一桌酒菜。

徐开山从韩天意口中打听到了女儿的消息,下午,我们便启程上路,我们的马在狼牙山时丢了,韩天意倒也上道儿,临行之前送了两匹好马做脚力。

才出了济南府,听闻身后有人喊留步,回到望去,韩红莲骑着一匹枣红色快马追了上来。我看了徐开山一眼,戏谑道,哎,春天来了,看来,老树发新芽,铁树要开花啊。真是韩家有女初长成,一枝梨花压海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