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来写个福字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5-06 04:30:30 字数:2535 阅读进度:13/370

接下来的几日,每天我寅时起床练功,上午在老孙头那里干活,下午参加六扇门的训练,日子过得倒也充实。自从那夜摊牌之后,沈无双便很少搭理我,每日很早就出门,也不知整天在干些什么。

倒是沈万三跟我汇报了几次杂货店中的生意情况,这沈万三倒也有些本事,才十多天,杂货铺每日营业额就达十两银子。这一行属于暴利行业,毛利润在六成以上,刨去成本、打点关系,如此算来每月利润也在五六十两。

我对这个苏宅并没有太大感情,更多的像是一个旅客,沈家主仆二人有些神秘,尤其是沈无双,根本没将我放在眼中。

老孙头的金蛇枪法却是了得,这三招十八式分为刺枪六式、横枪六式和躺枪六式。刺枪式重进攻,横枪式重守,至于躺枪式嘛,呵呵呵了。

这三招枪法,每一招拆分开看,都是在基本的枪法之上略生一点变化,不过就是这点变化,却可以将原本孤立的招式串联起来,十八式枪法任意两式都可任意连接,这一点,我越练越感到妙用无穷。才三四日,这套金蛇枪法便掌握了五六分形似。不过当我去找老孙头显摆时,被他狠狠批了一顿。

暴殄天珍!老孙头怒骂道,连走都没学会,就妄想去跑?

我颇有不服气,这套枪法就如乐高一般,可以随意组合,你是不是见我悟性比你高觉得不平衡了?老孙头不屑道,就凭你?说着将长枪扔了过来,攻我试试?我就算不用内力,也打的你满地找牙。

他将长枪扔了过来,自己捡起一把扫帚,摆出横枪式。我大吼一声,看枪!双手挥枪,使出了刺枪式落花流水,斜刺向老孙头,这一招是万能攻式,可实可虚。

枪式使到三分之一处可变为横枪式中的高山仰止,到三分之二处又可为接刺枪式阳关三叠或躺枪式的金风玉露,这几日下来对这一招起手式练的最有心得,所以一上来就想给老孙头个下马威。

小心了!

老孙头眼皮子都不抬,单手将扫帚一点,用了枪法中最简单的一个刺字诀,如羚羊挂角,蓦然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刺了出来,将我所有的变化尽数封住,我顿时生出一种无力感。当啷一声,长枪被点在腰点,我双手一麻,长枪掉在了地上。

脑海中回想方才那一招,招式并不复杂,速度也不快,可就像是预测到我的一举一动,那把扫帚就在那边等着一般。我心中不服,脚尖轻点,长枪回到手中,说了句,再来!

这次我学乖了,心想就算打不过也不能输的太难看,于是使出了躺枪式中一招四平八稳的大路朝天,仗着年轻气盛,向老孙头的面门刺去,老孙头嘿嘿一笑,反手一扫帚,如扫去地上碎屑一般,将我连人带枪扫出三丈多远。

怎么会这样?

老孙头将扫帚放下,顺势坐在八仙桌上,看着我道,枪之一道,不在于你枪法多快,也不在于力气多大,而在于一个势字。高手之战,如老叟对弈,不争一车一卒,争得却是那个势。金蛇枪法看似简单,若真练至高深,能妙用无穷,就势论势、借势打势、扭转颓势都需要极高的悟性。我跟你说多了没用,你的练功方式不对。

我心说原来枪法还有这么多道道,看来还是我孤陋寡闻了,于是虚心问道:那应该如何去练?

老孙头饮了口凉茶,说道,从今天起,每日两个时辰,不要去想那招式,先将枪法中拦、拿、滑、扎、撩、挑、绞、砸、劈、扫这十个基本动作练熟练再说。

怎样才算熟练?

老孙头淡淡道,每个练十万遍,每一招都要仔细揣摩,细致到每招的发力、气息、运劲,还有真气行走路线。熟能生巧,将有意识的动作训练成无意识的反应,你的枪法就算小成了。

我听得咂舌,十万遍!就算每天练两个时辰,那也要一年啊!

老孙头略带嘲意,一年?当年我学艺时,每日练三个时辰,这十万遍也耗了我三年。三年之后,我师父才传授我这套金蛇枪法。又用了七年时间,才算真正的领悟出金蛇枪法的妙用。怎么样,听了这些还想不想练枪了?枪这东西,要练就练一辈子,我看你小子也没什么毅力,要真想速成,我建议你还是练刀吧。

这句话反而激起了我的好胜之心,你不让我练,我非要练出个样子来,我望着他,郑重道,三年!最多三年,我要在枪法上打败你。老孙头双手抱胸,讥道,走着瞧。

上午忙完,下午去训练场找赵不焕报到。训练场内热火朝天,赵不焕指挥众人,蘸着墨汁在地上写字,看我进来,赵不焕喊道,小苏,你过来!

我连凑过去,赵捕头,有什么吩咐?赵不焕问道会写字不?我说那必须会啊,当年在盗圣……稻香村,我可是念过好多年私塾的,要不是家里穷,估计现在早就是状元了。

赵不焕将手中的大狼毫毛笔递给我,马上过年了,来写个福字。

我疑惑道,写这个干嘛?

我让你写就写,据说今年除夕,收集五个福字,有大用处。

我嘟囔道,有什么用,能召唤神龙嘛?

我让你写你就写,问那么多干嘛。

我说好嘞,拿起笔,在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服”字。赵不焕怒道,我让你写福,你写这个干嘛,你不服气是不是?我说我服啊。

我说的是福气的福!

对啊,这就是服气的服啊!

赵不焕伸手要打,我连躲了过去。张幼谦在不远处喊,赵捕头,我们这边写完了。赵不焕点点头,说不错,走过去看了眼,怒道,你家的福左边是“衤”啊?

我恍然大悟,原来您说的是有福气的福,不是不服气的服啊。赵不焕歪着脑袋问,你跟我绕口令呢?我连说不敢,不敢,赵捕头我读书少,你别生气哈。

赵不焕给了张幼谦一个爆栗,骂道,一群废物,连这么简单的字都写不出来,看我的。

赵不焕拿起笔,沉吟了片刻,迟迟不肯落笔,张幼谦说您倒是快点啊。赵不焕一把将毛笔扔地上,踢翻了墨桶,一群废物,一指张幼谦,你们,脱了外套,绕着六扇门跑十圈,苏犹在!

我连喊道,到!

你来把这些福字扫一扫。

是!

张幼谦看了我一眼,不甘心带着众人出去跑圈,赵不焕背着手,离开了训练场。我拿起拖把,倒了盆水,将满地的墨字扫了干净,口中还嘟囔,这玩意儿还能扫出钱来不成?

花了一个多时辰才将训练场打扫干净,别说,还真从一个犄角旮旯里扫出三个铜板来。正当我收拾家伙准备收工时,老孙头拎着一个水桶和拖把,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我说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这正准备训练呢。

老孙把水桶和拖把塞到我手里,说别练了,赶紧出去打扫卫生去。我说上午不是刚把六扇门打扫干净嘛?老孙头沉着脸道,你自己去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