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纸调令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5-06 04:30:29 字数:2794 阅读进度:10/370

沈无双神色骤变,她迟疑片刻,便盈盈跪倒在地上。

我连忙闪开,说你这一拜我可承受不起,朝廷若知道我藏匿了沈正道的女儿在京城之中,按大明律,这罪名恐怕不轻啊。所以,请告诉我你这样做的目的。

沈无双看着我,良久才道,我们需要一个身份作掩护,做一件事情。半年前沈家因这件事受牵连,我爹临死前将秘密告诉了我。我只要半年,半年后我们便离开京城,作为酬谢,我们会给你一万两白银。

这种被人欺骗和摆布的感觉并不好,我望着沈无双冷笑道,沈尚书家底真是厚实啊,随便一出手就是白银万两。

沈无双道,有些事我瞒着你,是因为不想欺骗你,你知道的越少,对你则越有利。

我听了一阵无名火起,被人当猴的耍的滋味可好受啊。沈大小姐,既然你只是利用我,要做戏那就做全套,当丫鬟也要有个丫鬟的样子,伺候本少爷喝水。

沈无双略犹豫,考虑再三,还是倒了一杯茶躬身递了过来,少爷请用茶。

我说看到你满脸痘痘我就没心情了,我要休息了,你还是退下吧。沈无双气结,砰的一声将茶杯摔在桌子上,转身就走。

回来!

沈无双面露怒容,你想干嘛?

我说不想。

沈无双气的双手发抖,我见差不多了,说走吧,少爷乏了。

这几日在整理六扇门废纸时,无意发现了一封被撕碎的书信,上面隐约有沈正道的名字,好奇心下,将碎屑拼接起来,却是沈正道写给六扇门总捕头吕仲远的一封,信的内容残缺不全。

据愚兄推测,大抵在庚寅前后……如今朝廷奸佞当道、朋党倾轧……此事若成,可建大明万世之业……

看落款应在沈家出事前几日,不知为何却被人撕碎,要不是我看到沈正道三字,好奇心起,恐怕这封信除了当事人无人知晓了。

沈无双在京城要做的是什么事?我也懒得去想,当年第一美女也不过如此嘛,我本想一走了之,可又无法跟师门交代,思来念去,管她呢,见机行事吧。

离开师门两个月,也不知他们今年冬天如何过,御寒的棉衣有没有,食物够不够,师兄们的冬眠大法修炼到几层了。想到此,提笔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我在京城安顿下了,每天有酒有肉,你们切勿挂念。

次日起了个早,准备去六扇门点卯之前,先去苏记杂货铺逛一圈,毕竟也算我名下的产业。

沈万三早已在那里,见我过去,恭敬起身行礼,我也不知沈无双怎么跟他说的,至少他态度比那小妞端正多了。

刚开门,只见门前停了一辆马车,车夫正是昨日跟我拼酒的萧定远,今日他换了一身常服,胡须修建的齐整,见面便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昨日喝酒不尽兴,今日尝尝我的酒如何?

我心说好家伙,这一车酒少说也几百斤,别说喝肚子里,就是都喝了,尿也得尿一个时辰啊,于是道,大哥,小弟要去上工的,要不改日?

萧定远一抬头,目光闪烁,你可是不敢?

我顿时被激起血性,这天下喝酒,我要认第三,就没人敢认第二。萧定远纳闷道,第一是谁?我说第一是我第一师兄。

第一师兄?萧定远道,好奇怪的称呼。

第一师兄就是三师兄,无论喝酒、偷东西、打架还是逃跑,都是第一,在盗圣门,有些时候他的话比师父都好使。

我们师兄弟七人,第一师兄对我最好,因为别的师兄揍我都是用最粗最短的棍子,只有第一师兄,是用脑袋撞我,对了,他练的是铁头功。

当然这些我是不会告诉萧定远的。

萧定远一拍车椽,一坛酒凌空飞至,我接过酒,好大一匹人头马,萧定远说这是我从西凉带回来的,相传当年燕十三和谢晓峰决战时就喝的这酒,来,今日跟你不醉无归。

洋酒这玩意儿就是喝不惯,口感醇厚,却没有烧心的感觉。

不过,第一师兄说过,天下酒分三等,第三等的酒是借酒浇愁的酒,第二等的酒是烧心醉人的酒,第一等的酒是免费的酒。

既然免费,我也毫不客气,两人不言不语,你一坛,我一坛,竟没分出上下。

一阵酒香弥漫出去,我心说再喝下去,这里恐怕就不是杂货铺,而是酒铺了。

我说不如这样,我俩一直喝,谁先倒下便算作输,萧定远是军旅中人,好胜心强,喝到第十二坛时,他终于酒力不敌,趴在了桌子上。

门外传来一阵打砸声,沈万三连出去,几位爷,您这是?

几个彪形大汉推门而入,我认识这几人,前些日子偷了张幼谦的翡翠后,遇到这几个泼皮想黑吃黑,被我教训了一顿。

为首大汉道,你们在四爷的地盘上做生意,可曾趟过了盘口,拜过了码头?

按照江湖规矩,在帮会地盘上做生意讨生活,除了要办理证照税务等,还要将当地黑白两道打点好,沈万三乃大家出身,这种低级错误自然不会犯。

这些泼皮无赖,昨日开业没人来,今日却找上了们来,显然是有人指使。

开门做生意与以前不同,以前揍他一顿就算了,但做生意但求和气生财,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武艺上胜过他,但你经不住他今天来泼粪、明日弄几个叫花子在你门口唱莲花落,你还愣是拿他没办法,总不能因为这点事宰了他们吧。

不过我醉意正浓,哪里管得了这些,于是拱手道:原来是四合堂的兄弟,我们苏记做的是小本买卖,金山银海的四爷也看不到眼里,这不昨天刚淘换了一口西洋钟,准备今儿给四爷送过去。

那泼皮头目说还算你有良心。

手下一喽啰道,老大,他这是讽刺四爷呢。

头目这才缓过神,怒道,兄弟们,给我把这个店给我砸了。话音刚落,一把长刀架在了那汉子脖颈之上,刀名斩空,刀的主人姓陈名清扬。

头目说,你可知我是谁?

陈清扬道,你可知我是谁?

头目转过身,看到一身紫衣捕快服的陈清扬,倒吸一口冷气。江湖帮派算得了什么,六扇门就是天下第一帮派,看到陈清扬,这些小泼皮顿时蔫了。

姑奶奶饶命,小的有眼不识黄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五岳归来不看山,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在转。说到后来,竟是满口胡话。

陈清扬冷冷道,告诉孔老四,这家店我陈清扬占了三成干股,他要是有意见,可以到六扇门来找我。

众人一哄而散。

都说官吃民,你这一张口,这家店一半都成了你的了,天下便宜都被你占了?

沈万三却在一旁拟好了文书,递给了陈清扬。我说你真要啊?

陈清扬不屑道,你以为我想要你这三成干股?只要我愿意,这潘家园的店,哪家不添着脸送上来,我这句话就相当于你的护身符,你不烧香供着我就不错了。

后来我进了六扇门才知道,原来京城各大堂口的店,只要没有特殊背景的,多少都与六扇门沾点关系。

我说陈大捕头怎么有心情到小店来了?

陈清扬说,跟我走。

我哼哼道,你是六扇门紫衣捕头不假,我是七扇门的,不归你管。

陈清扬一本正经道,从今日起,你调到六扇门行动中心江湖司清字科了,我便是你的顶头上司。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纸调令,扔了过来。

我嗅了一口带着她体香的调令,这个举动有些轻浮,陈清扬脸色愠怒,想发火却没发出来。

走吧。

陈清扬说完,转身离去,自始至终,看也没看趴在桌上大醉的萧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