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先定个小目标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5-06 04:30:28 字数:3919 阅读进度:7/370

沈无双诧异的望着我,说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嘛?老沈从事物业管理工作几十年,将我们沈家一家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少爷你初来京城,需要有这样一个人。

我心说原来还是同行啊,俗话说的好,同行相轻,说什么也不能招那么多人。于是道,我自己还有一顿没有一顿呢,多一个人多一张吃饭的嘴啊。况且,第一我不是沈正道,第二这里不是沈家,你们沈家那一套在这里行不通。对了,你有什么特长?

沈管家说,我也没什么特长,就是有些地方比较长。我说严肃点,我正考虑你去留呢,还跟我讲荤段子。沈管家笑道,我没别的本领,就是钱多,出事前,老尚书给了我一万两银子,说是要照顾好沈家老小,这不我家小姐如今下落不明,这几千两银子正愁怎么花呢。

啊呀,我上前拍了拍他肩膀,说老沈啊,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家,你千万不用客气,对了,最近手头有点紧,要不要借点钱给我花一花?

沈管家说我这里是招商钱庄的银票,不过上面有沈家的私印,如今正在风口浪尖上,要不少爷你去试一试?

我心说你这是坑我呢。虽然朝廷法制规定,存款自愿、取款自由、存款有息、替客户保密钱庄的基本职业守则,但最近福建安溪出了一个案子,在天下引起轩然大波,最近今朝廷最近公布了《关于建立犯罪涉案账户快速冻结和紧急止付的通知》,我要真拿着印有沈家印章的银票去兑付,鬼知道会不会被请进去喝茶。

我迟疑道,老沈啊,是去是留,这就让本少爷有些为难了。

沈管家道,不瞒您说,别的本领我没有,不过用钱生钱,可是我的强项,沈家上下三百多家产业,都是老朽来打理,若要论赚钱的本领,我沈万三要认第二,估计天下没人敢认第一。

我说别的不敢说,你这名字确实也值几个钱,不过话说回来,少爷我最近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我要一心在六扇门当差,家里的事情,可要交给你打理了。实不相瞒,我身上如今也就十几两银子,咱们先定个小目标,赚一个亿,你来给我出出主意,看怎么才能落实下去?

沈万三一翻白眼,少爷我姓沈,不姓王,咱们还是说实在的吧。

我说沈管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如今我是一家之主,我说赚一个亿,不是问你行不行,而是让你告诉我怎么去做。沈无双一旁听了,说,你怎么不去皇宫偷东西呢?

我说不是没有考虑过,收益虽大,不过风险太高。少爷我身为朝廷执法人员,怎么能知法犯法呢?

沈万三这才缓缓道,最近我考察了下,准备开一家卖西洋货的铺子,之前沈家有一家,被朝廷收回去了话说波斯的香料、珍珠、玛瑙在京城还是很受欢迎的。不过可能需要一些启动资金,不知少爷能不能想想办法。

我心中暗赞,这沈万三确实有些头脑,如今沈家落难,他纵然有千万关系,京城中的人对他唯恐避之不及,当然不敢跟他做生意。不过这些波斯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是歪果仁,有外交豁免权,商人逐利,只要有利可图,就会跟你做生意。

不过,这一丫鬟、一管家想借助我在京城东山再起,怎么能不出点血,于是说,我哪里有什么办法,要钱是坚决没有滴,找地方嘛,兴许在六扇门帮你找找人。

这事儿只能找老孙头,到了七扇门,拖地、喂马、喂鸽子,一通活儿干完,已是中午。老孙头今天没来上工,七扇门招了我之后,他彻底的解放了双手双脚,将捡破烂这一光荣伟大的事业扩展到八大胡同了。

到了吃饭时间,我洗了把脸去食堂。

六扇门的伙食很好,按理说七扇门应当承包伙食的,据说这事儿被六扇门三掌柜的小舅子给承包了。

六扇门属于刑部直管,全称是大明帝国江湖监督管理六扇门,设总捕头一名,执事捕头三名,下面设行动中心和后援中心两大中心,在天下十八路州分设了分部。总捕头、执事捕头是对外称呼,六扇门内部人习惯称他们为大掌柜、二掌柜等等。

食堂是一个三层楼的建筑,青砖黑瓦,级别较低的捕快、没有编制的临时工都在一楼用餐,餐标按二十文配备,二楼是捕头以上职务的高管餐厅,餐标是每顿一百文。当然六扇门招徕的武林高手、从各大门派借调的高手,也多在二楼用餐。

三楼则是几个掌柜用来宴请宾客所用,就连楼梯也是专属的。如今朝廷严查公款吃喝,在自己部衙弄这样一个内招,使用起来方便一些。至于相关费用吗,不等六扇门开口,江湖上各大门派驻京办抢着去办。

跟你们要费用是看得起你,你这么大一个门派,挂靠在六扇门下管理,要是不收你点什么,估计各大门派掌门晚上睡觉也不踏实。

中午有我最爱吃的鸡腿,我要了个馒头,端着盘子找了个角落啃了起来。这时隔壁桌上有捕快在议论道,你们听说最近京城中出了一个菊花盗连环采花杀人案嘛?

另一个人道,可是陈捕头负责的案子?这件事在京城中传得沸沸扬扬,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采花贼口味奇特,偏喜欢挑相貌俊美的男子下手,而且手段极为残忍,采花杀人之后,还喜欢在尸体上放一朵菊花,弄得这半个月以来我们这些相貌出众的男人惶惶不安啊。

行了,楚留丑,就你那尊荣,别说是菊花盗,就是马厩的里的老马也看不上你。

说话的是一个四条眉毛的男子,据说是陆小凤的弟弟,叫陆大凤,在行动中心捕快司当青衣捕快,是八面修罗解文良的属下。楚留丑虽也是捕快司,但他的上司是玉面罗刹陈清扬。

解文良和陈清扬是六扇门双翼,不过两人存在直接竞争关系,如今捕快司红衣捕头高强退休在即,两人都有机会晋升为红衣捕头,所以两人属下关系并不融洽。

楚留丑道,行不行不是陆大凤说了算的,还是回家问你屋头里的婆姨吧!陆大凤当啷拔出刀来,兄弟,说话客气点,不然刀剑无眼,我怕不小心把你给秃噜了。

这些捕快在加入六扇门之前,都是江湖中人,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已经习惯了。大掌柜为了保持六扇门的狠性,并不禁止门中人私下比斗。

眼见两人就要动手,门口有人骂道,要比等明年开春大比在说,还要不要让人吃饭了?话说的人是老孙头,他正端着一个鸡腿找位子,众捕快见到老孙头,如老鼠见到猫一般,方才还剑拔弩张,立即变得喜笑颜开。

老孙头在我对面坐下,见众人都看着他,一拍桌子,看什么看,还不刨食儿?

我说老孙头他们怎么这么怕你?老孙头一撇嘴,说老子当年在六扇门叱咤风云的时,他们连卵边的毛还没长全呢。说这话时,一身紫衣的陈清扬正端着盘子走到这边,闻言眉头紧皱。

老孙头嘿嘿一笑,不是说的你啊。

陈清扬是紫衣捕快,平时都在二楼吃饭,却不知怎么今天来到一楼。老孙头问道,吃个饭,耷拉个脸干嘛,跟死了丈夫似的。这话让陈清扬很是生气。

私下里听人议论,玉面罗刹陈清扬是峨眉派出身,在进入六扇门之前,许给了京城一个世家弟子为妻,结果成亲当天,那个世家弟子忽然暴毙,陈清扬成了望门寡。来到六扇门后,她一心扑在事业之上,三年不到,一路从灰衣捕快、青衣捕快升到紫衣捕头。

老孙头意识到说错话,连说我就是一说,你也别当真。

陈清扬叹了口气。

老孙头说是不是采花盗的事儿?听说昨天大比中,你被高捕头骂了一顿?

六扇门中各捕头承接的案子实行流程化考核,所有案子规定时限办理,五日一小比,十日一大比。梅花盗一案,事发已半月,作为这个案子的负责人,没有一点头绪,确实让人恼火。

陈清扬道,这件事说来也蹊跷,菊花盗行事诡异,最近频繁作案,专挑落单的男子下手,而且事后分尸,手段残忍,似乎故意在挑战六扇门的底线。前天的那个案子,我们六扇门在事发半个时辰内就赶到现场了,我放出了三十多捕快,严查最近入京的陌生人,那人却狡猾的很,总有办法摆脱我们的追踪。说着,陈清扬看了我一眼,你好像是最近才来京城的吧?

我说陈捕头咱俩虽有仇,你也不能冤枉好人啊。我这人虽没什么本事,但是性取向还是比较正常的,你要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陈清扬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老孙头问我,你小子怎么看这个案子?

我说咱们七扇门又不是破案的,这事儿我可说不好。

你不是一直想进六扇门嘛,这丫头的事儿你要是能办了,没准这丫头一开心,破格把你录用了,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说陈捕头有没有考虑过,这菊花盗是女人呢?

陈清扬反问,怎么会?

我说你一定没看过多情剑客了。咱们六扇门这么多人出马,那人都有可能逃脱,只有两个可能,第一,那人是女人,第二,那人会易容术。

那你说怎么办?

还没等我说话,就看到张幼谦屁颠颠来到陈清扬面前,陈捕头,在下张幼谦,乃京城千达控股的唯一传人,最近新入六扇门,我对您可是仰慕的很,想投在您门下,还恳请陈捕头收留。

陈清扬上下打量一番,我凭什么要你?

张幼谦拍拍胸脯道,只要陈捕头让我去你们捕快司,捕快司的兄弟们差旅津贴我全包了。张幼谦这才注意到我,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让你进来嘛?

我笑着道,不好意思,在下七扇门的,不归你们六扇门管。我对陈清扬道,陈捕头,这位张公子,长得又帅,出手又大方,我严重建议你考虑一下。

张幼谦未料到我会替他说好话,脸上微喜,不过我俩积怨已深,他道,别以为你拍本少爷几句马屁,我就不跟你算账。

我说我怎么会拍你马屁呢,你很帅是一种事实,不因我有没有拍马屁而存在。张幼谦道,哎哟,太阳从东边出来了。

我哈哈一笑,陈捕头,张捕快既然有心,不妨考验他一下,既然我们抓不到菊花盗,那就引蛇出洞,你看张捕快这么帅,你说对吧?

陈清扬眼睛一亮,有道理。

张幼谦闻言感到不妙,你小子把我给出卖了?

陈清扬说,你想不想进入我们部门?

做梦都想。

陈清扬道,今天晚上,好生梳洗一番,整的利索一点,等我通知!

张幼谦喜道,有约会嘛?我必定按时赴约,要不要我安排个场子?

陈清扬说不用了,在朱雀大街上就可以。对了,苏犹在,你也一起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