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盗圣门最后一名弟子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5-06 04:30:25 字数:2370 阅读进度:2/370

景元二十一年,我从盗圣门学成下山,听从师门要求,我去六扇门应聘江湖司。

当得知要做这份工作时,我是极不甘心的,按照我原先的想法,我本想学成了一身盗术,准备去江湖上历练一番,喝最辣的酒、吃最贵的菜、泡最靓的妞儿。

我是一个孤儿,师父捡到我时,我被遗弃在流花河畔的一个草丛里。那时候江湖上刚经历了一场惊天浩劫,天下高手在华山之巅论剑时,一个大魔头横空出世,大闹论剑大会,斩杀了十一位江湖上的超一流高手,从此江湖进入了大萧条时代。

师父带我回到盗圣门,教我读书识字,传授我盗术。在出师前的大比中,我成功施展出了盗圣门绝学移花接木,众目睽睽之下,把六个师兄的裤腰带偷到手中,被师父誉为承载盗圣门复兴的希望,然后在下山前的头天晚上,我被师父揍得天昏地暗、天翻地覆,最后揍得我良心发现,决定洗心革面,来到了京城。

此时,江湖上刚经历了一番腥风血雨。

在六扇门的强力清洗下,各大门派纷纷响应朝廷号召,端起立白油漆,将自家山门粉刷的白白净净。

武当山、龙虎山、茅山等三大道教门派成立了道教联合协会一举成为宗教性组织。南北少林的秃驴也不甘示弱,操起剪刀还俗干起了洗剪吹生意。至于六大门派,不是加入军队就是依附朝廷,干起了正儿八经的生意。而我们盗圣门、丐帮则迎来了江湖上的寒冬。

再加上西陇江湖开展了严打,盗仙门的同行跑到了我们地界抢生意,为此两个门派开展过几次火拼,直接导致了我们盗圣门业务指标直线下滑,入不敷出。

面的如此严峻的形势,门主西门吹灯决定召开一次座谈会,商讨帮派转型的事宜,而不知是哪个师兄的鬼主意,要派一名弟子潜入六扇门,执行光荣而伟大的任务,而我则成了这个任务的执行者。

理由也很简单,我是孤儿,又是盗圣门最年轻的弟子,一直以来在门中学艺,在官府中没有不良征信记录,身家清白,将来官府真正查究起来,也容易蒙混过关。

我则可以利用身份便利,将来为同门师兄弟打掩护,别的不说,光是从官府中捞人,每年盗圣门都要花费不少银两,与其便宜了外人,不如从本门之中择优选取骨干弟子加入六扇门。

我有六个师兄,大师兄草上飞、二师兄水上漂、三师兄钻天猴、四师兄飞毛腿、五师兄三条腿、六师兄神行太保,这六个师兄个个身怀绝技,逃跑功夫一流。不过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这六个师兄基本上被抓进号子好好几回了。

我听六师兄神行太保告诉我,师父的这次安排,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我正在长身体,饭量实在太大,一个人吃几个人口粮,而且又不工作,给门派冬眠计划带来的极大的负担。经过商议,大家一致推选了我。第二个原因嘛,缘于他与盗仙门门主菊花老祖的一次打赌,至于赌的什么,我也不得而知了。

几十年前,盗圣门、盗仙门本是一家,祠堂中供奉的祖师爷都是盗圣何道子,后来两派因为在学术理论方面产生了分歧,从而分道扬镳,各成一派。

我一直觉得盗仙门的人比较虚伪,他们一直看不起我们。

盗仙门向来以正统标榜,门内弟子动辄就就把小盗窃锱铢、大盗窃国土、巨盗窃天机气运挂在嘴边,结果惹恼了朝廷,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朝廷派了三千铁骑,把盗仙门灭了门。

我们盗圣门就比较务实,本来嘛,偷东西就是偷东西,非得把这个玩意儿上升到学术层面,还跑到晓生江湖上去发表论文,声称天下气运聚散有术,鼓吹江湖气运大爆炸理论,在这档口上搞事情,朝廷不拿你开刀才怪。

临下山之前,师父千叮咛万嘱咐,将来到了六扇门,要以大局为重,以江山社稷为重,努力工作,惩善扬恶,弘扬真善美,藿香正气,将来当一名合格的捕快。

走出山门,这番话又说了一遍。

我师父西门吹灯什么都好,就是碎嘴子、爱絮叨,而且记性不好,学艺时,一个笑话说上好几遍,结果苦了我们这些当弟子的,每次听半新不旧的段子时,不但要笑,而且笑的真、笑的甜,而且要装作是第一次听到。要是哪个不开眼的师兄说句师父这个您昨天刚说过,等待他的便是疾风骤雨般的关怀。

我站在瑟瑟寒风中,看着他身上棉衣飞絮,不住点头,师父教训的好,师父说的对极了。临行前,师父从怀中取出一封推荐信还有一本残卷,我一看上面写着三个大字:盗得经。

师父说这本书是祖师爷何道子所创,分为上下两卷,当年盗圣门、盗仙门分家时,我们分到了上卷,盗仙门分到了下卷。

上卷中记载着祖师爷行走江湖时的盗术绝学。至于下卷,鬼知道写的是什么,估计内容不咋地,反正几十年来,我们盗圣门人丁兴旺,盗仙门人才凋零,每年都要靠师父接济才能勉强生活。

师父把这本书交给我,说要我闲来无事认真研读此卷,若有机会遇到盗仙门的兔崽子们,顺手把下卷也一起弄过来,学成祖师爷上面的绝学,统一盗门。

我说你看徒儿马上就要闯荡江湖,开始新的人生了,你不再给我一两件趁手的兵器,不然将来去了京城,被人欺负了怎么办?师父想想也对,从怀中掏出了半个窝头。

我问这是什么宝贝?

这是我平日里省吃俭用剩下的半个窝头。

有什么用?

可以吃。

我装作感激涕零,挤出了几滴眼泪道:山门之中日子清苦,如今天寒地冻,几个师兄不成器,整日啃老,这半个窝头是您冬天的口粮,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我这一去不知何日归来,徒儿怎么能如此忘恩负义,这半个窝头堪比石头,我要真拿走了,将来您教训几个师兄也缺顺手的家什儿不是。

师父老泪纵横,说还是徒弟你比较懂我,要是你几个师兄有你一半的孝心,我们山门也不至于沦落至此了。我就说嘛,当年没白收你这个徒弟,话说那天正是清明节,月黑风高、天降大雨、六月飘雪……

当师父又要说那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时,我连把书揣入怀里,说师父我先去了,等我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带着六扇门的那些狗腿子门来山门给您磕头。

就这样,我走出了大山,离开了盗圣门,踏上了京城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