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等

小说: 英雄是如何炼成的 作者: 阿镐 更新时间:2018-05-16 13:58:52 字数:3268 阅读进度:269/284

恰好这个答案,是每个人都在拼命找寻着,但是往往生活只会吝啬到吞噬一个人的灵魂,而不会放过一个人的灵魂,所以阿滨此刻才苦苦煎熬着。

李般若当然瞧的出阿滨的不对劲,在他又欲要说些什么之际,这时格外喜欢打断别人对话的马温柔继续开口说道:“第三件事,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可能是最好的消息,白刘周三家联盟,已经瓦解了,因为刘家的老爷子昨晚驾鹤西去,刘家强行退出,周家也借着刘家退出跟白家玩了一出好聚好散,所以现在我们唯一的敌人,也是最大的敌人,是白家。”

闯子听过这一句,脸上瞬间多了几分喜色,在得知了整整一天一夜的坏消息后,这是唯一一件让他露出一丝笑容的消息,虽然肩膀上仍然扛着一座大山,但是总好过扛着三座大山。

倒是鹤静的表情有些惊讶,她瞪大眼看着这个京城女人,却在那一张脸上看不到任何她能够揣摩的东西,她感觉这女人有些诡异到莫名其妙,这些内部消息,又或者决定着这一场风暴走向的消息,可不是说搞到就能够随便搞到的,而且最夸张的,这个女人还对于西城区来说仅仅只是一个外人。

鹤静的脸上渐渐爬上一种深深的忌讳,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她感觉这个女人的可怕程度可能已经超过了魏九。

李般若也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他并没有怀疑这个女人所说的真实性,如果这个女人以这种晴天霹雳一般的方式出现只是为了晃点他们,那么估摸着这个世界再也找不到更加可笑的事情了。

虽然这个世界常常会发生很多很多匪夷所思,乃至无法解释的事情,但是这些无法解释的事情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生,再怎么天马行人都需要基础,就好似谎言一般,如果没有真话的铺垫,谎言没有任何意义。

马温柔当然注意到了众人有些缓和的表情,但是她的表情却相反冷了下来,她语调加重几分说道:“或许这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以后来说,这未必是一件好事,与白家并肩的刘家也好,一直养兵蓄锐的周家也好,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以为这两个家族就没有自己的野心?恐怕他们不光光是想要坐收渔翁之利,他们想着的是吞并整个西城区。”

马温柔的话似乎就好似有着魔力一般,先是把众人的情绪抛到高空,然后下一秒就重重的摔下,这一种巨大的落差感很容易让一个恍惚。

“即便是如此,我们又能怎样?光是一个白家就够我们焦头烂额的了,如果这刘周两家都动了真格,恐怕现在我们已经早已经成了尸骨。”闯子翘起二郎腿说道,虽然这个女人的话在闯子心中已经有了信服力,但是闯子还是极其不愿意承认这个女人是这里的boss。

马温柔听着闯子这满是怨言的话,微微的笑了笑,这笑容没有给人任何温暖的感觉,反而寒气逼人就好似冬天之中的冰刀一般,似是轻轻擦过就能够刺穿人心。

“某些东西,不能只看到表面,刘家也好,周家也好,他们退出这一步来观望,是想要看看魏九到底有没有后手。他们之所以不站在白文山的阵线上,是怕事情搞砸了,谁都收不住手,可能最后还会便宜了那些围着西城区的外人们,我太过了解这些世家的掌舵人在想着什么,总是想要把风险降到最小,把利益扩张到最大,但是天底下这没有这般好事,所以只要我们瓦解掉整个白家,刘家也好,周家也好,还是不敢轻举妄动。”马温柔说着,似乎是觉得自己刚刚那一盆凉水泼的太过彻底了些,所以又给予了众人一丝火焰。

李般若此刻的心情很操蛋,就好似被这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一般,先是心情飞到了天上,然后又重重的落下,现在又荡漾了起来,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怎么对付这个白家。”

“一个字。”马温柔突然神秘兮兮的说道,奈何这个女人不会给人什么古灵精怪的感觉,反而让人突然觉得有些不伦不类。

李般若似是一时难以适应露出小女人姿态的马温柔,他挠着脑袋说道:“不会是等吧?”

马温柔打了一个响指,点了点头说道:“注意到门口没有,局子里的人已经盯上了我们,昨晚发生了那种级别的动荡,说不惊动上面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现在倾巢而出的话,下场唯有两个,第一是被早已准备的白家灭掉,第二是被一网打尽。”

李般若给予老五一个眼神,老五大步走到窗边,左右打量了一番,转过头一脸严肃的对李般若点了点头。

李般若攥紧了拳头,一脸咬牙切齿的模样,嘟囔道:“这群家伙,偏偏在这个时候露出头来。”

“不过这也是好事,至少我们现在待在这里是安全的。”马温柔说着,这个女人似乎总是这般有恃无恐,似乎在最深的绝望之中,她都能够做到这般的风轻云淡。

闯子张了张嘴,本打算发泄一番心中的不快,但即便是脾气火爆的他,此刻都发现光是嚷嚷无法改变任何,最终一反常态的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反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唐金瞧着竟然没有发作的闯子,一脸的奇怪,不过等闯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后,唐金才苦笑着扭过头,躲避着闯子那杀人一般的眼神。

在众人一脸死灰的时候,阿滨却在苦苦挣扎着,在他得知真相后,就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所掏空一般,然后吹进冷冷的风,让他颤抖着,失魂落魄着,却再也找不到那塞上那个洞的东西。

他慢慢攥紧拳头,只感觉那个站在白家大堂一个人承受着所有的男人,那个名为魏九的男人,到底是多么的伟岸,即便是生怕欠下一丝还不上情分的他,都在不知不觉之中,所欠了那个男人那么多那么多。

似乎还并没有到他想要偿还都无法偿还的地步,但是阿滨不知道为何,自己竟是如此如此的失落,似是看过这整一场风暴,最后仍是那么一个无法割舍的结局。

是不是现在的自己,无论怎么以命相搏,都在朝那个所谓的宿命在缓缓前行着。

宣布完这三件事后,马温柔起身说道:“时候不早了,就先聊到这里,你们先沉淀沉淀这一切,话说在这里,如果现在打算退出这么一个局,还可以离开,但如果再待下去,恐怕你们连退路都不会有。”

说完,她扫了一眼陷入沉默的众人,并没有选择在流浪者逗留,而是带着从始至终都没有发言的薛猴子与太妹离开,因为她并不在所盯梢的人员名单上,所以丝毫没有避嫌,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流浪者,坐上那一辆奔驰s500扬长离开。

她并没有交代自己要去做什么,也并没有交代什么时候会回来,只留下一个等字,就这样无比潇洒的离开,或许是把让人摸不清头脑这几个字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奔驰s500开进西城区这浓浓夜色之中,马温柔脱掉绣花布鞋,露出一双白皙无比修长的脚,她就这样慢慢蜷缩在了后座,这一直以来都强势无比的女人此刻更像是一个孩子,她慢慢闭上了眼,脸色看起来憔悴无比。

或许这就是卸掉了全部伪装的她。

开车的薛猴子通过后视镜一脸心疼的瞧着马温柔,通常情况下嘴根本不会停歇的太妹虫虫也选择了安静,并没有道出心中一直在揣摩的东西。

车子就这样一直在这么一条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行驶着,就好似一条鱼儿一般穿梭于海洋,似是在寻找着什么,又好似在遗忘着什么。

“现在我都还没有搞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回来这一座城市,难道仅仅只是因为魏九给我的这个台阶?”她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头否认着什么。

“或许只是放不下这些恩恩怨怨吧。”薛猴子瞧着马温柔触景生情的模样,他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或许是默认了薛猴子这一席话,十年前离开这一座城市,她带着所有的不甘与怨气进入京城,就好似一颗小小的种子被埋入了土中。

十年后这一颗种子或许已经成为了参天大树,她本以为自己已经遗忘了这一切,但是却没有料到自己终究还是回到了这起点,然后再次重现面对这一切。

魏九仍然是那个魏九,而她,还是当年那个她吗?

薛猴子瞧着马温柔的一脸神伤,本打算劝慰几句,但脑中实在组织不出来什么语言,最终只好选择了作罢,也许在悄然之中,他也成了那个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人。

“想不到到最后,还是被那个叫魏九的男人给摆了一道,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把烂摊子扔在我身上,然后一走了之,他还是跟当年一样不讲情面。”良久之中,马温柔突然一脸自嘲的喃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