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双木非林(戏精)

小说: 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作者: 公子无奇 更新时间:2018-07-12 02:15:29 字数:4412 阅读进度:407/438

走出林氏集团,宁心才走到自己的车边,身后就响起到了一道男音,“宁小姐。”

她转身回望,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男人。

不过……

想到自己现在身处的位置,再加上刚才她那么招摇的出现在办公楼里,宁心就隐约猜到了对方来找她的目的。

或者说,他背后之人的身份。

“你好。”她颔首致意。

“我们董事长想和您见一面,不知道方不方便?”

回家听爸爸说起公司近期的发展方向时,宁心就多少猜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林司南的父亲会找上她,她并不意外。

刚想点头答应,却没有想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不方便。”

忽然被人环住肩膀,宁心的眼中有一闪而逝的惊讶。

他怎么在这?!

“林总……”

没有理会说话之人,林司南兀自搂着宁心转身离开,“我们走,不用理会他。”

点了点头,她难得乖顺。

如果林司南没在,她会选择和林楦面对面谈一谈。

但此刻他在这儿,那么究竟该如何做,她就会选择听他的。

毕竟,对方是他的父亲,或许由他亲自解释会更好。

上车之后,宁心假装摆弄了一下手机,然后语气平静的对他说,“直接回家吧,暮哥已经把洐哥的药带回去了。”

“嗯。”

他轻盈了一声,没再多言。

难得,他也有这么话少的时候。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过几句话,直到车子停在了地下停车场,林司南才皱眉望向她,“对不起,是我一时疏忽。”

要是他能早点处理好自己家里的事,就不至于让父亲找上她。

可是听到他这样说,宁心却微微挑眉,“我们之间需要这么见外吗?”

“宁心,我只是……”

“你能猜到你父亲找上我,足以证明你的智商不低,我收回在办公室时鄙视你的话。”

闻言,林司南失笑,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她总是这样,状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能驱散他心里所有的阴霾。

这种感觉,只有她一个人能给他。

“我们家和你家很不一样,从我有记忆开始,父母每天不是争吵就是冷战,我见过他们最和谐的画面,是在电视机里。”林司南凉凉一笑。

“那时……我母亲刚刚得知父亲出轨了……”

或者,不应该叫出轨。

因为从一开始,他们的婚姻似乎就没有在轨道上。

按照林楦自己的话来讲,他只是做了大多数有钱男人会做的事情——包养情妇。

不巧的是,他的情妇怀孕了。

更加不巧的是,还被“大老婆”知道了。

从此——

林家再无宁日。

文静的名字只是听起来很文静,可事实上,她的性格稍稍有点强势。

偏偏,林楦有点大男子主义。

这样两个人在一起,无疑会搅得天翻地覆。

他们自己都是成年人,懂得如何纾解内心的压抑和痛苦。

所以到最后,受伤最深的人反而是林司南。

父亲整天不着家、母亲每天逛街shopping,只有他,守着空荡荡的大房子,一天比一天绝望的等待他们回家。

随着年龄的增加,他终于学会了放弃。

也终于,能够忍受绝望。

后来,他成了那个“家”中的局外人。

不再盲目的期待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亦不再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父母比起爱自己要更爱他。

他偶尔会担心,担心自己遗传了父亲的花心和母亲的凉薄,所以他从不谈情说爱。

自己都在无爱的婚姻中受过伤,何苦去为难下一代。

出国留学的时候,他彻底接受了“快餐文化”。

心想“速食主义”是真的好,看对眼了就一拍即合,玩腻了就散。

甚至,他宁愿一辈子都这样过。

林氏的担子,林染想要,他就给;他不想要,自己就一肩承担。

到了最后,如果真的需要一段婚姻来“稳定军心”的话,他想,他也会妥协。

他会尽他所能的去呵护他的妻子和他们的孩子,即便,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爱上她,但他至少能够做到,不会背叛她。

只是,他忠于的只是这段婚姻,而非是她个人。

不过……

在他偶尔和父母发生摩擦的时候,他也会自我怀疑。

担心自己将来不会做到如他所想的那般地步,很有可能到了最后,他的表现和他父亲一样烂,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忽然有一天,他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姑娘。

她那么美好,美好到让他对自己产生了从未有过的信心。

为了她,他一定可以。

“宁心,我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家里有她,有他们的孩子,就足够。

“属于你自己?”她微微蹙眉,表情有些失望的样子,“我还以为会有我呢,原来没有啊,唉,真是令人伤心……”

“有你。”怎么可能会没有她!

见他语气郑重的解释,宁心一改幽怨之态,笑的如阳光般明媚,“我知道。”

他的小心翼翼、他的百般试探,她都懂。

正是因为懂,所以才格外珍惜。

轻轻搂住他的脖子,她说,“林司南,我很大度的,你过去的那些事情,我并不介意,可我又会很小气,小气到想独占你的余生。”

用力的抱紧了她,他红着眼没吭声。

他想,她或许并不知道,他有多爱“她的小气”。

宁心……

你不会知道,不被你独占的余生,我毫不期待。

后来的很多年,林司南每每想起当时的情景,都禁不住有些后悔。

当时,他应该把这句话说给她听。

让她知道,他是这样的爱着她。

但是终究……

只能把一切爱意都惯入一句单独的话语,

把它交给了轻风,

让轻风载它而去;

亿万星辰高挂在空中,

千万年一动不动,

彼此遥遥相望,

满怀着爱的伤痛……

*

有人曾说,相恋的时候,彼此应该经常表达自己。

因为话语是桥梁,能够最直接的连接两颗本不靠近的心。

林司南和宁心之间的一场对话,让他们似乎距离彼此又更近了一些,偶尔眼神交汇时,眼底深处是藏也藏不住的情意。

朝辉他们几个未免得“糖尿病”,经常会选择和他们“划地而居”。

自从上次找宁心被林司南怼回去之后,林楦就再也没有过行动,不知道是林司南和他谈过还是如何,总之很安分。

唯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文静联系过她一次。

两人出去喝了个下午茶,对方言辞恳切的表示,很开心她能和林司南在一起,让他们没事的时候多回家坐坐。

宁心一一应下,并没有特别告诉林司南。

她始终觉得,很多事情都不是在一朝一夕间形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在短时间内改善和林司南之间的关系并不容易。

即便自己愿意帮她,也得循序渐进。

何况……

今日果、昨日因,一切都是他们夫妻俩自己造成的。

不过,对方是长辈,这样的话她当然不会说,只是在自己心里想想而已。

而很快地,宁心连想的时间都没有了。

因为没过几天,她爸妈就到了S市。

告诉她的航班信息是假的,他们像演谍战片一样,提前抵达了目的地,却没有联系她,而是十分隐秘的先去“跟踪”了一下林司南。

其实,这么说有点严重。

他们只是进入实地了解一下这个小伙子的为人和行事,毕竟,调查的书面资料和亲眼所见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通过连续3天的观察,宁远和沈清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小伙子……

不错!

至于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最近宁心迷恋上了门口的一家早点小吃“煎饼果子”,虽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林司南又是个享乐主义者,但那是对他自己,放到宁心身上就不行了。

偶尔吃个一顿、两顿还可以,但他眼瞧着这丫头有顿顿吃下去的苗头就赶紧叫停。

不忍心看她馋的眼巴巴的样子,林大少爷决定学习一下“摊煎饼”。

每天早上7点钟准时下楼,守在煎饼摊前向大妈学艺。

回去的时候,随便给朝辉他们带几个他的试验品。

于是,宁爸爸得出结论:习惯早起,作息时间规律,无赖床记录。

而且,他模样长得好,那张嘴除了在面对宁心的时候有点结巴,平时能说会道的,把卖煎饼果子的大妈哄的那叫一个开心。

然后,宁妈妈也得出了结论:性格好、脾气好,有教养、有风度。

等到林司南去了单位,偶尔看到他外出办事,出入带着的都是男秘书,宁家父母相视一眼,不禁满意的点头。

结论:公私分明,洁身自好。

中午的时候,宁心会过来给他送饭,他都会提前几分钟站在公司门口等她,饭后再亲自把她送下楼。

通常情况下,两人都只是拉拉小手,发乎情、止乎礼,没有在大庭广众秀恩爱的表现。

这一点,又误打误撞的令宁妈妈感到满意:绅士风度,容止可观。

晚上下班,就是重头戏了。

林司南几乎是“尥蹶子”往家冲,脱缰的野马一般。

有两次宁远开的车差点被他甩没影儿了,要不是知道不可能,他们甚至都要怀疑他是想故意摆脱他们跑去快活了。

不过,最终在停车场见到他的车子时,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综上——

宁家父母对林司南的印象,可谓是不错。

当然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某天晚上,林司南在到家之后停车的时候,忽然看到有辆车一直磨磨唧唧的倒车倒不进去,他想着日行一善,以后会有好报,所以就朝车里的人挥了挥手,示意让对方下来,他帮他停进去。

谁知,下来的是一个女人。

刚刚他只注意车子,倒是没注意车里人的性别。

换作是从前的话,没准儿林司南半点不会犹豫的就帮忙了。

可是现在……

名草有主的他朝对方淡淡一笑,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2分钟之后,边策光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然后,他笑眯眯的看着边策黑着脸帮那个女人停了车。

在对方向边策投去崇拜的目光时,林司南不厚道的笑了。

该!

让他上次捉弄他,一报还一报。

但是,这样一幕看到宁家父母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孩子心眼儿太好了,又善良又有分寸又考虑周全。

看到别人有困难就想出手帮忙,担心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就没有亲自上前,想到家里那四个“玩意”还打着光棍儿就主动帮他们制造机会,这么优秀的孩子,难怪他们家心心会喜欢。

所以当林司南见到他们的时候,简直享受到了无法形容的“礼待”。

听到他们变着法儿的夸奖他,他满心的黑人问号脸。

什么情况?

不安的看向宁心,却见后者淡定的朝他点了点头,像是在说,“没错,我的父母是戏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