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小说: 有限婚姻,无限指责:离婚 作者: 风中雀 更新时间:2019-03-15 16:48:41 字数:2339 阅读进度:333/446

沈萍渐渐闭上了疲惫的眼睛,她太累了,累到无法用语形容。

为了重新赢得廖泽,她花尽了前世今生的力气,在她的字典里是没有“失败”二字的,可惜,现在,她真地败了,而且败的那么的狼狈,因为那个赢家既不年轻,也不漂亮。也没有过人的才华!

这是女子许久以来的第一个沉沉的睡眠,许是彻底放下的缘故,只闭上了眼睛几分钟便进入了梦乡。

身边的男子得以获得机会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位美丽的女子。几乎忘记了呼吸。

渐渐地女子的头靠向了男人,男人并没有躲闪,及其愿意地气运丹田,坐直,充当了女人的靠垫。

过了一会儿,空姐走了过来,礼貌地一笑道:“先生,要给您爱人盖张毯子吗?”

瞬间,男人的脸红了。有些不知所措,他多么想和这个女子有联系啊。可惜,他根本不认识她。但是他怎么忍心推醒她呢?

于是,咬牙道:“好的。谢谢了。”

空姐甜甜一笑,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养眼的一对人儿了。也乐得服务,于是迅速拿了毯子,递了过来。

男人细心地轻柔地给女子盖上,女人的睫毛猛然动了一下,颤了几颤。美得不似真人。

男人再次看呆了。

等飞机快要达到目的地的时候,女子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朦胧间,感受到了男子的体香,随激动道:“泽,是你吗?”

男人一顿,知道美人醒来了。于是立刻惊慌地扶正了沈萍,局促地看着她。

沈萍并不惊慌,苦笑,原来是乘客。不是泽,他用的香水的牌子竟然和泽是一个牌子的。

沈萍捋了捋秀发,淡然一笑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男人心底暗想:但愿你可以一直麻烦我才好。

干净的男人局促间掏出了名片递上道:“幸会。”

沈萍纤纤玉手接过,看着上面的头衔。葡萄酒酿造师,难怪有种闲云野鹤的清雅。

沈萍笑笑伸出手道:“幸会。”

男人如获至宝,握紧了女子的手,立刻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又被烫了般地丢开了。

离降落还有段时间,男人的心里却不住地挣扎,因为刚才他主动递上了联系方式,可是,美人却没有。

无比遗憾地暗自一叹。却不敢又任何举动。

沈萍当然知道男人心之所想。惆怅地看向窗外渐渐清晰的城市景象。

透过那薄雾轻纱,却感觉到心底的痛再次袭来。原来真爱的确只有一回,因为你爱他的时的青春不可以复制了。

直到下了飞机,两人再无交集,飞机降落后,男人帮沈萍拉着箱子,远远地沈萍看到了闺蜜向自己摇着手。

沈萍冲男人淡然一笑道:“我朋友来接我了,再见。”

男人惆怅地将行李箱递还给了沈萍,目送她的背影离去。

沈萍走进闺蜜,带着满眼的伤痕看向朋友,朋友伸出双臂,将沈萍拥入怀中。沈萍瞬间嚎啕大哭起来。

闺蜜不住地拍着她的背,安慰孩子般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一切都会过去的。”

闺蜜将沈萍送回公寓,沈萍一进入感激地看向朋友,屋内已经被收拾地干干净净,看不出一点残败,本来以为等待自己的将是满室的灰尘和落寞,却看到了窗明几净和摆在客厅中央的一束康乃馨!

沈萍笑中带泪地看向朋友,道:“谢谢你。”

闺蜜疼惜地看着她,伸出手轻摸她瘦削的脸道:“何必,你这样的条件和那样的普通女人斗,简直就是给了她抬高自己的机会。”

沈萍忽然笑了起来。无奈地摇着头道:“可是,男人的眼光你是无法琢磨的。”

两人动手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用过餐,沈萍的眼睛已经一开一合,然后打着哈欠道:“不是外人,你别介意,我先睡了。”

闺蜜一叹道:“你看你,把自己的身体都折磨跨了。”

沈萍话毕,已经砸在沙发上,沉沉地睡去。

那晚红衣女人神秘失踪后,连香忐忑不安。

第二天,忽见救护车呼啸着冲进了一急诊大厅。

连香被唤去,定睛一看,大惊,是她!接二连三喝醉,她不要命了?

洗胃后,连香守在虚弱的红衣女人旁。静候她醒来。

红衣女子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连香温婉的模样,悲从中来,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

连香赶紧递上纸巾。

红衣女子哽咽良久,断断续续地述说道:“我的丈夫突然出现,拉着我和王敏去会面了。”

虽然两人在我面前不住地保证以后再不来往,可是你知道吗?

我丈夫眼中的眷恋和王敏眼中的我见犹怜,他们的默契无以言表,看得我万箭穿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那棒打鸳鸯的恶女人呢。

说着说着,红衣女子捶胸顿足,伤心地再也无法继续。

连香心痛地伸出手,轻轻地轻摸着她已经稀少的头发,劝道:“忘记那个场景吧。你不能让卑鄙的人在你心中住一辈子。”

红衣女人哭定,将所有视频发给了连香,道:“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不能让她害了你孩子的爸爸。你告诉他吧。我豁出去了。”

看着女子眼中的决绝。连香严肃道:“你不后悔,你不是和他们已经达成了协议了吗?”

红衣女人癫笑道:“我打算出尔反尔了。我丈夫的心反正不在我这里了。我恨他们。我决不能让这个狐狸精过上正常的生活。”

连香一叹,拍了拍女子的手背道:“我会告诉孩子的爸爸的。但愿他可以听我的劝。”

连香回转来到办公室。点开了视频,一一观看。怅然一叹。虽然已经不是夫妻,但是真地希望他好好的。

连香犹豫良久,拨通了任署的手机。道:“我们见个面,我有事和你说。”

任署不耐烦地皱起眉头,道:“不会是你又吃醋了吧?”

连香一顿,无法继续,道:“那就过几天再说吧。”于是挂了电话。

任署几天后约了矜持典雅美丽清秀的王敏小姐。至少在他的眼中是这样子的,任何东西,只有难以得到就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