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小说: 有限婚姻,无限指责:离婚 作者: 风中雀 更新时间:2019-03-15 16:47:31 字数:2331 阅读进度:258/446

地上摊着杂志和报纸。所有的家具上都蒙着灰尘。

水壶里的水已经弄不清楚是哪一天倒进去的了。

但是,男人忽然感觉到有点渴,于是站起,拿起开水瓶,摇了摇似乎还有一点,就拿出了一只杯子,也不顾里面的灰尘,直接倒了一杯。喝了下去。

刚刚喝了一口,发现好像有点味道,但是眉头仅仅皱了一下,就全部灌了下去。

男人呵呵傻笑着,才猛然看清了自己,自己那时那么洁癖,是因为有心情。能没有心情吗?自己年轻,富有,老婆孩子都有了。剩下的时间不就是享受了吗?

他看了看日历,发现今天是看望玲玲的日子,其实是非常想念女儿的,但是,却混混沌沌地过了很多天,总是一拖再拖。

咬了咬牙,男人冲进卫生间,打开了水龙头,被凉水刺得一激灵,然后忽然想念起连香无微不至地服务。

以前,无论他何时回到家,打开水龙头,都会有热水冲刷到他一身的疲惫。

男人勉强冲了凉,换了衣服,拿起手机,犹豫良久,给连香拨通了电话。

电话通了。过了一会儿,连香接起,平静道:“想孩子了吧?”

任署眼眶忽然湿润,他真地很想说,我也想你。

女人和男人始终不同,男人认为原配和故土一样地重要,无论怎样纵横四海,故土只有一个。离开了故土,男人就变成了孤魂野鬼,无处安放。

而女人觉得不爱了就是不爱了。都被你唾弃成抹布了。还赖在这里做什么呢。

任署忍住了情绪,道:“我来看看孩子。”

“来吧。你接过去住几天也可以。”连香神情忧伤,虽然,她和任署已是陌路,但是他对孩子的爱始终不会假。

任署出了门,来到了百货公司,选了两样玩具后,开车朝着医院的方向而去。

来到楼下,给连香拨通了电话。

连香道:“我和孩子马上下来了。”

不一会儿,连香牵着孩子的手走了下来。任署看着女儿眼睛一亮,多么漂亮的小公主啊。

连香给女儿穿上了粉红色的公主裙,扎了两个羊角辫,辫子上系着淡紫色的纱带。看起来美丽极了。

任署箭步冲过去,抱起女儿,朝着女儿的小脸就是“吧唧”一口,然后掏出了玩具。

小家伙立刻手舞足蹈起来。

连香看着女儿那兴奋的样子,内疚地别开了脸道:“带女儿去玩吧。我先上去了。”

可是,连香刚欲转身,玲玲就大哭起来:“妈妈,妈妈,我要妈妈也去。”

任署手足无措地哄着女儿,可是,玲玲却挥舞着双臂,大哭大叫。

连香横了横心,快步走进了单元。

此时,哭得无法抑制的玲玲朝着爸爸的胳膊就是一口,任署哎呦,叫了一声,放开了女儿。

玲玲冲进了单元门,冲着连香的身影嚎哭道:“妈妈,我要妈妈也去。”

连香的泪几乎掉落了下来。如果今后的每一次见面都是如此撕心裂肺,那该如何是好?

他们两个真是该死,孩子是无辜的,为什么要搭上孩子的幸福?

任署看着胳膊上的牙印,抿紧唇,走了上去,建议道:“我们要不,一起去,你,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连香的脑海里闪过男人扶妙龄女子下车的一幕,心情瞬间跌入谷底,沉着眸子道:“我,做不到。”

女儿就在他们两个中间僵持着,一会儿看看爸爸,一会儿看看妈妈,她的要求很低,低到令人心碎,只要爸爸妈妈同时出现,陪在自己的身边就好。这个对于幸福的孩子,不是问题的问题,在玲玲这里却是难上加难。

正在僵持的时候,玲玲猛然抹干泪水,露出不属于她年龄的决绝,道:“我自己去,我不要你们两个了。你们两个好讨厌。”

连香心猛地一紧,同时,任署的心如刀割。

须叟,连香咬牙道:“走吧,我也去。”

任署一愣,道:“谢谢你。”

然后他们一人拉着孩子的一只手,走出了单元。

玲玲到底是孩子,刚才还表现出的决绝,霎那间消失了。小小的脸上荡漾起了欢快的笑容。

寥泽手里拿着一盒积木站在不远处。看着连香和任署双双走了出来。他的手一抖,积木险些掉落在地上。

然后逃也似地冲进了自己的座驾,开了出去。

来到段名的办公室,沉默地盯着地面。

段民长长一叹,站起,拍了拍寥泽的肩膀。道:“这就是命,你和她都背负着自己的前半生,很多东西都是无法逃避和忽视的。”

寥泽沉着眸子道:“有烟吗?”

段名一顿,叹气道:“你不抽烟已经很久了。不要这样。”

寥泽站起,不理会男人的劝告,直接打开了他的抽屉,找到了一包香烟,坐回沙发,拿出一支,点燃了。

段名摇摇头,带上门走了出去。

段名一出来,迎面对上助理疑惑的目光,段名无奈地摊摊手道:“不是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逾越的坎。”

寥泽在烟雾缭绕里,沉着眸子,思绪变得飘渺。是啊,造化弄人,如果,十年前,他和连香就遇见了彼此该有多好。

寥泽是男人,从任署看连香的表情里,他知道,任署依然没有死心。他的爱情依然情况严峻。

夜深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满布烟头。寥泽捏扁了烟盒,托起疲惫的身体站了起来。

低着头,怅然离去。

段名跟在男人的后面,直到看到他进入车厢,才放心地走了回去。

一天的时间里,玲玲玩得分外地开心。这个周六太令她幸福了。妈妈拿着水和零食随时奉上,爸爸陪自己坐木马,开碰碰车。

晚上,三人驱车回到医院,任署小心翼翼地开启车门,让出母女俩。然后深情地看着她们走进了单元门。

可怜的玲玲一步三回头地嘱咐道:“爸爸,下个周末还来看我啊。”

多亏夜色掩饰,男人的红红的眼眶并不明显,任署不住地点头。直到母女俩消失在楼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