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小说: 有限婚姻,无限指责:离婚 作者: 风中雀 更新时间:2019-03-15 16:46:55 字数:2352 阅读进度:217/446

这个时候,寥泽的手机响了起来,那边传来狗爸关切的声音:“兄弟,很久没见了。怎么样,你拿下你的爱情了吗?”

寥泽咬咬牙,自嘲道:“毫无进展!”

“怎么回事?”狗爸激动起来。

寥泽长叹:“一言难尽。”

看着任署一副温柔的样子,在病房里忙前忙后,连香并不为他所动。多少年了。他也表演过无数次了。他不累,自己早就累了。

等任署最终离开后,张医生闪了进来。从身后变出了一个布娃娃,道:“你情人给你的。”

连香一愣,瞪她道:“你能说的再恶心些吗?”

手却不自觉地拿过了芭比娃娃,忍不住打听:“他走了?”

张医生翻起白眼,卖起了关子:“你说的是谁?任署?”

连香无奈,提醒道:“你少来?他什么时候走的?”

张医生一把摸出连香的手机,递给她道:“别问我。给人家打个电话吧。”

连香盯着手机数秒,叹道:“我打电话不合适吧。”

张医生眼睛瞪了起来:“人家来送孩子玩具,你就不能打个电话?”

连香低头,小声道:“你不知道,我,我真不能打。脑海里闪过沈萍那曼妙的身姿,顾盼生辉的剪眸……同为女人,可自己哪像个女人?”

连香抿紧下唇,看了看表。拍了拍张医生的肩膀,走了开去。

她一步一步地朝着左局的病房而去,女儿到了今天这个样子,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她轻轻敲了敲病房的门,左局道:“请进。”

连香走进去,冲老人尴尬地笑笑,她怎么可能自然,从来都不开口求人的自己。现在要开口了。

然后给自己鼓了鼓劲,和老人聊起了天。

左局是何等聪明的老人,早就看出了连香的局促,于是打断会话,切入正题:“连医生啊,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啊。”

从鬼门关走回来的老人,慈祥地看着手足无措的连香。

连香脸一红,小声道:“您看,总是给您添麻烦,上次是同学,这次……”

等连香将事情说明,老人严肃地眯起了眼睛,道:“我会想办法找到那个配合造假的医生,找到后,咱们就研究方案。”

连香如释负重地走出了病房,想着任署伪造的病例,就紧紧咬住了下唇,哎,这个男人,越来越失心疯,也越来越陌生了。

左局看着女子离去,以雷厉风行见长的他立刻拨通了老纪的电话道:“小纪,你过来一下,我和你有话说。”

不一会儿,老纪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

左局将门关上,压低声音,关切地问道:“你对小连是不是有点想法。”

老纪脸一红,有些无措。

左局笑笑:“我得确定你对她的想法,才决定该怎么做!”

老纪咬了咬牙,下定决心般道:“她和我逝去的妻子是一种类型的女人,我喜欢这样的。”

左局轻拍大腿,然后道:“那就好,我就是听你这句痛快话。”

然后将老纪拉到自己的身边,掏出了一张字条,上面是一些人名地址。然后道:“任署伪造的病例就出自于这家医院,字条上的都是关键人物,我出面不像话,你就带着我的意思,去找他们。我相信很快就能找到那个配合造假的医生。”

老纪接过字条,感激地看了看左局,和老人告别后,走了出去。

来到连香的办公室外,看到连香正低头侍弄着窗子上的花朵。

然后欣赏地看着女人的背影,他就是喜欢这样安静的女子,安静到可以去和花对话。

那些热闹非凡的美女们,对心脏不好。不似连香,碧波荡漾,清水芙蓉。

老纪看了几秒女子,悄悄地离去了。

连香回转,老纪来了,她是知道的。可是,她该和他说什么呢?

老纪揣着字条,上了车,助手启动汽车。男人掏出了字条,仔细地研究起来。

然后拿出纸笔,在纸上开始谋划对策。

身经百战的老纪回到办公室,正愁眉不展的时候,接到了后勤部的电话。

让他准备下周去泰国旅游观光。

老纪无可奈何地按压着额头,他一个孤家寡人,去哪里不一样?

猛然,他的脑中灵光咋现,想起了自己当初双规时,那个举证人莫名死在了泰国的事情。

对了。如果查到那个医生,就想办法弄清楚他的消费记录!一个如此贪婪的人,不可能没有相应的消费记录的!

老纪开始了仔仔细细的察验。

奋战了十天,老纪拿到了伪造病历医生的电话,住址。

然后盯着那一串汉字,瞥起冷笑。

这么缺德的事情也肯做,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老纪派出助手开始全面盘查那医生的底细。

果然,过了几天,助手带来了好消息。

“这个医生好赌!而且是上澳门赌!他有多次出境记录,每次去的地方都是澳门。”

老纪的冷笑缓缓升起,这就对了。我不怕你不承认!你一个医生的收入如何能抗得住你的嗜好?

刘医生正在办公室打着瞌睡,心中盘算着下次去澳门的时间,就看到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他没好气道:“现在是中午休息的时间,麻烦你出去。”

老纪也不恼,笑笑,自顾自地坐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男人。

刘医生被老纪盯得发毛,瞪起眼睛呵斥道:“我说的话你没听明白吗?”

老纪露出一付佩服的表情道:“我真是服了你,你每天还睡得着觉?一个女人差点要被你害死!”

刘医生一惊,谁啊?不会是那个连香吧?

心虚地瞪着老纪,摇摇手道:“你出去,我没有时间和你说。”

老纪缓缓地从容地掏出男子出境记录的复印件,在他面前抖了抖道:“要不要看看,你这份记录我若交给你的院长,他会如何?”

刘医生身体猛然一颤,声音也变了。哆哆嗦嗦道:“我怎么知道你拿到的是什么?”

老纪挑挑眉:“好,你好好看看,看看有没有偏差,你想通了。给我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