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小说: 有限婚姻,无限指责:离婚 作者: 风中雀 更新时间:2019-03-10 05:41:13 字数:2321 阅读进度:138/446

男人经常研究管理的哲学,知道如果想要让一个人成长,就是要让她学会责任。有了责任,他就不会偏离轨道。

寥泽指着地上的菜叶子,温和道:“你看,地上多脏啊,你能不能帮忙把它们都捡到垃圾筒里去啊?”

小家伙看了看寥泽满眼的信任,脖颈竖了起来,居然有大人肯相信她?老师总是害怕她捣乱,从来都不让她靠近盛饭的桌子。

可是,现在这个叔叔却那么信任我?

小家伙立刻低下头,一片一片地捡了起来。

这个时候,跑进来一只鸡,叼了一片跑了出去。

玲玲马上就激动起来。追出了厨房,那鸡子惊恐地绕着院子跑着,小女孩在后面锲而不舍地追逐着。

连香有些看不过,道:“她干不了,就不让她干了吧?”

寥泽笑笑带着责备的口气道:“教育孩子,你真不如我。”

过了一会儿,那鸡子被追得烦恼,将菜叶丢在了地上。她立刻捡起,奔进厨房,仍进了垃圾桶!

饭菜端上桌子,孩子们看着那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不用老师催,就主动各自拿起了筷子,勺子,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连香的女儿一向胃口不好,这也是连香很头疼的地方,没想到,女儿今天却一发常态,自己拿起勺子,吃了起来。寥泽欣慰地看着玲玲不住地挖着自己做的菜,心内暗暗道:“谢天谢地!”

连香很开心地开始自己用餐,这要换做以前,女儿肯定要闹得自己头昏脑胀,一会儿将汤弄泼了。

一会儿将勺子掉地上摔碎了。一会儿又站起来去玩布娃娃。总之,女儿吃饭,一向是个巨大的工程,从来都没有痛快地完成过。

可是,今天,奇迹发生了。她居然可以怡然自得地坐在调皮鬼旁边吃一顿饭了!

寥泽暗自看了一眼连香,发现她的嘴角始终翘着,放心地一叹,然后拿起了筷子。

其他的孩子们更是大快朵颐,大口大口地嚼着,不一会儿,就有很多小朋友跑去盛第二碗了。

那复杂盛饭的阿姨,很是惊讶,通常很多孩子,吃饭都很慢,慢到所有的菜凉掉。然后饭还剩下大半碗。

可是,今天可好。个个胃口好的不得了,你追我赶的,狼吞虎咽。

然后很快,电饭煲里的饭就见底了。

阿姨,几乎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小朋友们如此节约:“太好了,今天不用到什么饭了。”

饭后,阿姨收拾碗筷,发现不仅米饭见了底,就连孩子们每天都挑剔的菜,也都只剩下底子了。

阿姨笑着和寥泽开着玩笑道:“寥泽,你不当厨师,耽误你的手艺了,你未来媳妇有福了。你这样的手艺,只能专门做给他了。”

一旁的大厨赶紧道:“人家大富翁,当厨师,你怎么想的?”

阿姨讪讪道:“我是说当他未来媳妇的专属厨师啊。”

大厨挑挑眉,道:“嗯,那倒是。”然后瞥了一眼连香。

虽然这个女人有个孩子,但是看起来真的非常端着秀丽,和寥泽在外形上很配啊。

这个时候,等着每天收潲水的人骑着自行车来了。他把桶往厨房外的地上一撂。大嗓门道:“胖嫂,今天的剩饭剩菜拿来。”

胖嫂拎出一个小桶,道:“今天不多。就这么点。”

干瘦的男人立刻就急了:“你不是答应,潲水只给我一家的吗?”

“不是,孩子们都吃完了。今天就这么点了。”胖嫂解释道。

男人难以置信地看了看一小摊潲水,这够干嘛的啊,本来是用来喂猪的,现在只能喂鸡了。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走了。

吃跑喝足后的孩子们玩起了“我们都是木头人”的游戏。

连香猛然发现,女儿在这个环境里,不但不孤僻,而且还很开朗。

她抓着几个姐姐的手,摇动着,道:“姐姐,和我一起玩嘛。我们喜欢很你们玩嘛。”

后来,女儿就加入了游戏中了。

一个女孩喊道:“我们都是木头人,拿起枪来打别人,一不许动,二不许笑,三不许露出大门牙。

瞬间,所有的小朋友统统闭上了嘴巴,然后站在原处,瞪着眼,憋着笑。

连香笑笑,想着女儿肯定是第一个败下阵来的。因为,她总是坐立不安,调皮捣蛋……

可是,女儿此时却嘟起嘴,眼睛盯着地面,避免其他小朋友做鬼脸逗笑自己。

那认真专注的样子,是极少出现的。

连香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她不仅吃了一个安静的饭,现在,还可以坐在女儿的旁边,端着茶杯。而不被她打扰?

看看女儿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和”抑郁症那么可怕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呢?

此时,她会心地看向寥泽,忽然,有点羡慕寥泽未来的那个“媳妇”了。

哪个女人可以有这样好的福气遇到他?

想到这里。心里竟然有些惆怅。但是,猛然间,女子感到了羞愧。自己怎么可能有资格去这样想呢?

于是,她努力地甩了甩头发,想要通过这个动作,躲掉刚才那个念头。

寥泽关切地看向她,问道:“有蚊子吗?”

什么蚊子?哦。连香想起,自己刚才的动作,然后敷衍地点了点头。

寥泽道:“你等等。”

然后回到车里,拿出了一个像羽毛球拍的东西,然后他打开,举着在教室里挥舞着,只听得那拍子上面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连香问道:“这什么东西啊?”

其实,她不是好奇那个拍子,而是男人打蚊子的动作,像法师在屋内做法!

要不是他长一付阳光的脸,自己真是要笑出声来了。

寥泽答道:“电蚊拍,那噼里啪啦的声音,就是蚊子被烤焦了。”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噼里啪啦”。

连香的表情瞬间呆着,又想起了那个假想的对象,哎,他这样的做父亲一定很合格。没有比他更合格的了。

通常大男人是不屑与和小孩子为伍的,可是看这里的人和他的熟络的情况看,他是经常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