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小说: 有限婚姻,无限指责:离婚 作者: 风中雀 更新时间:2019-03-10 05:41:13 字数:2355 阅读进度:137/446

女儿立刻会报以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甜甜道:“妈妈我爱你。”

连香甜到心里,将自己的脸贴向女儿的小脸蛋。

寥泽挑选了一张碟子,是他英明神勇的助手特地挑来的《喜洋洋和灰太狼》,放进了碟机。

欢快的音乐响起,孩子的羊角辫也随着节奏摇摆起来。

连香望着男人的背影,忽然不知所措起来。他好细心……

女儿欢快地随着音乐哼哼呀呀,时不时地猛地指着窗外的风景道:“这,这是什么?”

连香耐心地一一道:“那是油菜花,那是棉花,那是稻谷,那是农民伯伯扎的稻草人……”

忽然,女儿的眼睛盯向了路边的一株小花,然后指着那朵小花道:“好漂亮啊。我喜欢,妈妈摘给我。”

连香有些措手不及,道:“宝贝,这里是公路,停车会很危险。”

“不嘛,不嘛,不嘛……”

女儿又开始耍横了。

连香抱着女儿不停地逗哄,可是,却无济于事。

女子内疚地看向男人,哎,难得邀请人家出来,可是,却被孩子闹成这样子。

寥泽开口道:“宝宝,叔叔不能在这里停车,但是前面有个空地,我可以在那里停下来。到时叔叔给你摘啊。”

很快,前方的空地到了。寥泽将车停下,对连香道:“我去去就来。”

连香无比内疚,冲着寥泽的背影道:“别摘了。太惯她了。让她哭去。”

男人并没有停下脚步,走远了。

连香抱着女儿,站在这山野的鲜花浪漫中,等待着男人的再次出现。

可是,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了。男人却依然没有出现。

连香抱着孩子不住地眺望,可惜,却看不到寥泽的身影。

她不安地不住地轻摸着孩子的头发,卷起,又松开,再卷起,女儿被她弄烦了。抗议道:“妈妈,你弄疼我了。”

连香猛然醒转,才发现,自己很担心很担心……

担忧正浓得化不开的时候,男人拿着一朵清新的小花出现了。

连香呼出一口气,这个男人,真是要吓死人了。

这荒郊野外,没有护栏的山道,他跑哪去了?

寥泽走近,刚刚打算低头,将小花递给玲玲,就被女人揪住了衣角,劈头盖脸地抱怨道:“你是怎么回事?一朵花能摘这么长时间?你吓死人了知道吗?”

看着女人气急败坏的模样,寥泽心底甜蜜,然后怅然地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暗自道:“小家伙啊,小家伙,要不是你在这里的话,我就直接吻你妈了。我当你新爸爸好不好啊?

想到这里,忽然,意识道自己的不厚道,连忙解释道:”刚才一辆车坏到公路上了。手机又没电了。我帮他们打了拖车的电话,又帮他们看了看车况。

“哦。原来是这样。”连香的气消散了一些,却猛地瞥到了男人手臂上的划痕!

她再度激动起来,不自觉地捧起寥泽的胳膊道:“你看看你,我让你不要惯她,你偏要去摘。好了吧?光荣负伤了!”

寥泽特别享受连香的唠叨,笑着始终不吭声。

生怕一吱声,连香就不说了。

他们上了车,驶向了福利院。

再度进入福利院,已是将近晚饭时分。

寥泽和连香孩子下了车,孩子气地看向女人,道:“我今天露一手,怎么样?我和大师傅说一下去。”

然后热火朝天地奔厨房去了。

连香觉得男人的笑容充满了孩子气,也被他感染,牵着女儿也走了过去。

一进去,看到寥泽正在和大厨说着好话:“你看你,整天忙,也该歇歇啦。”

大厨好笑,道:“我身强力壮,不歇,不歇。院长说我怎么办?”

“没事,他不会说你的。”寥泽继续磨叽。

不一会儿,院长正好路过厨房,看到了此情此景,笑道:“算了。这样吧,你做一半菜,寥泽做一半。”

寥泽一听,转头,冲着白发苍苍的院长敬了个礼!

院长被逗乐了:“哈哈哈哈哈……”

寥泽立刻洗净了手,摩拳擦掌起来。

然后猛然发现连香和孩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他忽然觉得很温暖,如果,每天都能这样度过该有多好,有孩子的家才温馨。

在女人的注视下,他的身上升腾起,说不出的力量,嗯,要想抓住她的心,就要抓住她宝贝的胃!

然后看了看食材,在心中盘算着搭配。

然后将菜在水池里洗净,上案板,刀切成型。

首先,是做番茄鸡丁!

鸡肉要弄得嫩而爽滑,孩子一定爱吃。

寥泽将鸡肉清洗干净,切成均匀的小丁,置于碗中,放入料酒,水淀粉,少许盐搅匀,腌制着。

然后,将冬笋洗净切成丁,放入沸水过了一下,捞出后,沥干备用。

将锅置火上,放油,烧至四成热,放入鸡丁煸炒了几下,捞出将油沥干了。

然后再将锅底油烧热,放入姜末煸炒出香味,放入番茄酱炒出了红油,再放入了鸡丁、冬笋丁、白糖、酱油、盐,然后挥动铲子翻炒均匀,用水淀粉勾芡后,起锅。

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番茄鸡丁出炉了!

那一旁的大厨看着寥泽的作品,忍不住跑过去,捶了一拳在寥泽的肩膀道:“还好你小子只是即兴表演,否则我的饭碗丢了!”

寥泽嘿嘿地笑着,然后看了眼连香。从她眼中看到了肯定。

劲头更足了。

于是,他又做了糖醋白菜心,平菇肉片,最后,他一拍脑门道:“对,还有汤,我再弄个汤!”

看着男人娴熟的动作,连香目瞪口呆,一直以为自己厨艺了得的她,才知道,什么叫做专业选手!

这个男人真是令人费解,放着那么多拉关系,跑业务的应酬不去,陪着自己和女儿来这个和钱扯不上边的儿童福利院来做菜?

寥泽做好了自己的那部分,上前看着小家伙道:“宝宝,我们做个游戏好吗?”

“什么游戏啊?叔叔。”玲玲分外乖巧。

寥泽拉起她的小手道:“你的小手能不能帮我收拾一下厨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