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小说: 有限婚姻,无限指责:离婚 作者: 风中雀 更新时间:2019-03-10 05:40:06 字数:2216 阅读进度:58/446

此时,护士刚好进来,准备给他换药,就惊艳地张大了嘴巴。这个男人不仅长的干净,就连扔苹果核都那么潇洒。真是的,看着他单身,就痒痒。

这个时候,那个在护士眼里,幸运地不可思议的普通女人出现了。可是,她却没有幸福的表情,而是灰暗暗的。真是受不了这世间男人的眼光了。小护士,隐忍着,拿出了药品。

灵魂处于身体之外的女子,一看到护士手中的药,职业习惯使得她清醒了过来。

认真地看着护士给男人换着药。还好。动作比较标准,不会感染。

等护士走出去。寥泽欣慰地明知故问道:“你干嘛鹰一样地盯着人家的动作啊?”

连香不好意思道:“我也是不放心。你是患者不知道,其实很多护士操作不规范,导致患者二次感染的。虽然不多。但是,我还是不放心。”

话音刚落,连香的手机又响了。寥泽心底一沉,恨不得把发明手机的家伙宰了。

连香看向屏幕,惊诧地张大了唇。然后难以置信地接起。

那边传来老纪的声音:“小连,还好吧?我出来了。我会重新争取组织的信任的。小任没对你怎么样吧?”

料事如神的老纪,犹豫了很久,还是给连香打了这个电话。连香和赵平年轻的时候,那么像,关心她,就好像关心了赵平。失去爱妻的男人思维是不可思议的。

苦笑爬上连香的脸庞,她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说谢谢呢,还是沉默。

须叟,她还是咬着牙道:“老纪,谢谢你关心我的婚姻状况,我们恐怕回不去了。就这样吧。”

挂上电话,连香怅然转头,看向一脸不解的寥泽。然后摊摊手,无奈地笑着:“你也看到了。这就是婚姻,我真是昏了。才会去结婚!”

任署沉闷地开着车,气愤地无法自抑。越来越有钱的男人,越来越接近帝王的自尊。古代的帝王,自己可以后宫三千,但是如果自己的女人胆敢顶撞自己半分,那么,你是要皮鞭,还是要割舌?

开往公司的路,正好路过民政局,这一回,男人没有急速开过去,而是向往地看向那座威严的大楼。多少有钱男人换了老婆。他却没有换,他这样的好男人,连香却不懂珍惜?

来到办公室,魂不守舍地挨到中午,秘书走了进来,拿着日程表提醒道:“任总,您和马总的饭局安排在了中午十二点,在金陵饭店。司机已经在楼下等您了。”

任署暗自骂了一句该死,然后起身,撑起疲惫的身体,走了出去。

步入饭店,走进包间,就看到了马总和他的老婆。马总的老婆虽然年纪已经四十有余,却保养有加,看不出一点岁月的痕迹,不但大气温柔,又不时用自己的关系帮马总揽着生意,夫妻两个配合得非常默契。

菜肴上来,马总老婆首先给老公夹了一筷子西兰花,然后体贴道:“多吃点,这个防癌,好东西。”

看着贤惠能干,美丽依旧的女人,任署感慨男人和男人的命运不同。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呢?怎么就娶不到这样的老婆呢?

这个时候,马总的老婆电话响了起来。女人礼貌地笑笑,示意自己要出去接电话,冲任署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奇怪的是,马总的脸色骤变,也立刻借口去卫生间,跟了出去。

女人七拐八拐,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接起了电话,脸上立刻飞起红霞。

正在呢喃的时候,马总站在了妻子面前。

“你在接谁的电话?”男人怒道。

女人一惊,挂上了电话。但很快,就理直气壮地撑起脖颈:“你管得着吗?老娘赚的钱不比你少,你给我少废话!”

大战开始了……

任署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有些奇怪,拨打了马总的手机,那边隔了半分钟才接起:“啊?小任啊,马上回来,马上回来,哈哈哈哈。”任署奇怪打开房门,也走了出来。刚一出来,就看到了马总老婆挽着马总,笑吟吟地走了回来。

“哎,你看看人家老婆!”任署忍不住又羡慕起来。

马总和老婆与任署开心地谈论起合作的项目,可是任署却屡屡走神。

他快要受不了了。他还年轻,拥有财富,和很强的能力。长相也不差,为什么,要这么耽误自己?以前,他没有换掉她,是因为感念她是孩子的妈妈。

可是,这样的婚姻拖下去还有什么意思?一个不感激,不珍惜自己的人,有什么必要还让她留在身边添堵呢?

自己努力奋斗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快乐的生活吗?可是,现在却事与愿违!这个女人越来越不打扮,即使打扮了。也说不出的别扭,亏得自己当初还觉得她品位不俗,气质高雅。

他羡慕地看着马总,看着他身边能干体贴美丽的老婆,咬紧了牙关!

自己今年多大?只有32岁吧?如果其他男人拥有自己这样的财力,恐怕连结婚的念头都没有吧?反正一个黄金单身汉,身边的美女是络绎不绝的。只要摆在女人面前,女人就会趋之若鹜,何必?自己当初是怎么想的啊?那么早早地套上婚姻的枷锁?

此时的男人完完全全地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痛恨着自己初日的愚蠢。却彻底忘了当初自己是多么地急于结婚,急于绑住这个白衣天使。

那时的连香清秀可人,业务突出,很受领导重视,前途一片大好,再加上在医院看多了生离死别,对结婚根本就不上心。

若不是他一哭二闹三上吊,使劲浑身解数,连香根本不可能被他拖进婚姻。

还记得,有一天,连香看到一个女人被检查出了重症,那个据说很爱很爱她的丈夫,电话突然就打不通了。她坐在床上,边哭边拨着男人的电话。但是那边却一次次传来“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女人嚎啕大哭起来。逢人就拽住说着他们过去的恩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