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长街血烈

小说: 余罪 作者: 常书欣 更新时间:2015-02-23 00:24:06 字数:6092 阅读进度:528/546

“……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大致案情如下:以马方军为首的五人是前天到了我市,此行目的是受雇于一位叫老窑的人,来绑架一位仇家,但是还没有具体下落,所以,他们一直踩点跟踪,想从目标女儿,卞小米身上下手……可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对方反而先找上了他们。

今晚十九时,他们一起碰头在怀化路一家东北餐馆吃饭的时候,双方相遇,发生了火并……这是现场检验报告,遭遇时,五人已经喝光了一瓶高梁白,对方直接向背对门的马方军先开两枪,然后向两侧的董成辉、乔人杰各开一枪,之后未中枪的掀翻了桌子,双方拔枪开始了对射……两方一共开了二十七枪,从现场的弹壳看,有三种制式、仿制的武器,袭击方使用的双排十五发弹容的九二式手枪,一共打出子弹十四发,火力上很有压制性;马方军一伙使用七七式、仿五四,各开数枪,均是为了制造混乱,寻找逃生机会,从这一点上看,他们战术意识非常高,王太保、刘刚跳窗之后,又在街上连开数枪制造出了混乱,成功把追杀他们的那位堵在身后………”

介绍案情的是孙天鸣,退役军人,对于枪械和单兵战术研究很透彻,这个很少能用得上的知识今天发挥作用了,他被支队临时征调,在最短的时间里,模拟出了现场枪战的对射走位,逃逸路线。

一个对五个,胜在雷霆一击,听着的许平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人放在那儿都是一颗定时炸弹,而今天一下子冒出来一群,现在除了二队的追捕,特警、武警全拉到市区路口围追堵截了,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消息,他清楚,遇上专业的了,肯定有藏身之处。

“这种事怎么可能泄密呢?”许平秋插话问,远道而来,密谋绑架,怎么可能还没干,自己倒折了。

“应该是目标早有觉察,知道他们从那儿下手,他们一露面,就遭到袭击。”邵万戈道。

“我们正在查他们踩点的地方,市职业技术学校,卞小米已经被我们的人保护起来了。”孙天鸣道。

这句许平秋没在意,恐怕就放开他们也未必敢露面了,他看着邵万戈,问了句:“还有隐情?”

“对。”邵万戈递给他一摞报告,提醒着:“回头第二页。”

现场检验、验尸、倒数第二页是遗留物品的清单,在检测时,为数不多的几个联系电话里,顺着电话线索,居然捕到了瑞详房地产公司总经理陈瑞详的电话,许平秋瞠然道:“难道这伙人和平度伤害案有关?”

“对,刚刚比对出来,马方军和平度警方提供的交通监控画面很相似,有警员正在去医院的路上,让毕福生指认一下,应该没错。”邵万戈道。

许平秋阴着脸,他知道这种黑金和黑势力勾结的后果,很可能在查的时候会困难重重,邵万戈小心翼翼地道:“我们已经传唤陈瑞详了,还没来得及向上级汇报。”

“汇报什么?案情如火情,凡涉案的,全部控制起来。”许平秋利眼扫了遍支队匆匆成立的专案组阵容,敲敲桌面道着:“专案组长,写上我的名字,我看谁敢给这种人说情……万戈,你来一下。”

许平秋起身出去了,邵万戈匆匆跟着,专案组几人相视一眼,看得出,上级也动怒了,命案,枪案,都是禁区,不管是谁触到这个禁区,警察都会死磕到底。

这是最后的底线,已经有人越界了!

看看时间,已经到二十三时了,许平秋停在走廊里,问着刚出来的邵万戈道着:“人怎么样了?”

“昂川没挺过来。”邵万戈轻声道。

许平秋眼一酸,大手抹了把,手颤抖着,叹了口气道着:“解冰怎么样?”

“救过来了,正在做截肢手术……他被夹在副驾里,挤伤严重,一条腿废了……”邵万戈道,他声音带着颤音说着:“枪案发生的时候,他们正赶往现场……现在吴主任在医院等着……”

“确实是事故吗?”许平秋问。

“应该不是,是蓄意。货车冲碎了三十多米隔离带。”邵万戈道。

“往下查,不管是谁做的,都让他们以血还血。”许平秋唏嘘一声,咬牙切齿地道,他走了两步,回头又重重地强调着:“不要手软,你要觉得自己拿不下来,我亲自来。”

“不必了,这事我比您专业。”邵万戈平静地说了句,同样的面色狰狞。

车走了,邵万戈没有送,许平秋肯定是要去医院了,要面对那双悲痛欲绝的父母,邵万戈觉得还没有面对枪口那么坦然,他就等在大门口,等了不久,一辆越野警车泊在门口,接上了他,直驶距支队不远的招待所,他一马当先,身后三名便衣的警察挟着一位乱挣扎的人,没通过前台,直接进了招待所的后院。

这里是非正常询问的地方,开招待所的就是支队家属,地方隐敝,没有监控,甚至这里还被市纪检征用过,人带进来,卸了头套,那人惊魂未定,喘息未停,看看围着他的几个人,愕然问着:“哥几个,是警察不?有话好说。”

居中坐的一位身高一米九开外,相貌凶恶,坐在那儿都不比他站着低多少,实在看着怵人,那人拍出来了证件,亮在他眼前道:“介绍一下,五原市刑侦支队,支队长,邵万戈……你就是瞎子,也应该听过我的名字吧?我干了十六年警察,挨了两枪,四刀,至于打人多少回,我还真记不清了,这事我就不解释了,咱们差不多,表面和背后干的肯定不是一套……陈老板,我是个粗人,如果有些地方对不住,别记恨我啊……”

这是告诉对方,就特么报复也扯淡,我弄不死你。邵万戈两眼如怒如仇地盯着,陈瑞详养尊的处优的脸上,一直在颤,一直在抖,他嘴唇有点哆嗦地道着:“你……你们这是违法滴,我……我是正当商人,我什么也没干。”

“一般人都是这种开场白,你要能坚持四十八小时以后还这样说,我肯定放了你……时间很紧啊,没时间守法喽。开始吧。”邵万戈起身道,他检视着房间,看看天花板上,门框上,然后两手拎着发懵的陈瑞详,状似无物,准备往挂钩上挂上去。

“哎,等等……领导领导,手下留情,我交待,我交待……”陈瑞详急了。

“我还没问,你交待什么?”邵万戈道。

“您问什么,我都交待成不?”陈瑞详心虚地道。

“哦,这么配合,肯定是个正当商人……看座。”邵万戈放下人了。

几位刑警暗笑着,鄙夷着,给他拉过来一张椅子,邵万戈打了录音问着:“刚刚发生的枪击案,告诉我,你知道他们来路?不会无缘无故找上你的,你说是不?答案别让我失望啊。”

陈瑞详犹豫了一下下,看着虎视眈眈地的众警,震耳发聩地来了句:“知道!”

“这个已经发生了,随后再谈,我问你,这么大事,这些人在五原不可能不找几个藏身地方,你一定也知道了?现场逃走两个,你应该知道他们藏身在什么地方吧?”邵万戈问,期待能从这里找到上蛛丝马迹,说不定这就是枪匪的联络人。

“知道。”陈瑞详又是震耳发聩一句。

他看警察时,众警都凛然噤声,反倒被这样直接的消息给吓住了………

………………………………

………………………………

迎新北二巷,一条黑影沿着墙根,探头探脑,远远地看了街口设卡的地方一眼,像被灼到一样又缩回了脑袋,闪烁的红蓝警灯,荷枪实弹的警察,那是每一个匪徒的噩梦,那怕最凶悍的匪徒,也不会傻到去往枪口上碰。

他沿着原路返回,进了小区,这个老式的小区没有物业管理,脏乱差得,沿路都是垃圾,大部分都是租住户,他敲响了三层的一个门,三长两短,约定信号,门一开,他像幽灵一样,闪身进去了。

“怎么样?”王太保问。

“路口都是警察,出不去啊。”刘刚道。

两兄弟到现在都惊魂未定,从来都是他们突然袭击,从来也没有想过同样的事会发生在他们身上,王太保握着枪,咚咚直磕脑瓜,他懊丧地道着:“这可怎么办?零点了,天亮了尼马更没机会走了。”

“兴许天亮后人多了,好混走啊。”刘刚侥幸地道。

“真尼马个****,他们仨只要有一个落到警察手里,用不了多久,警察就能把咱们老底刨出来。警察可比咱们黑多了。”王太保道,枪磕着刘刚的脑袋,刘刚深以为然,轻轻地架住王太保的手道着:“轻点,保哥,别走了火。”

哦,对,这玩意可是凶器。他赶紧收回,咧咧地骂着,早知道特么就不接这趟生意了,嫖资尼马还没到手呢,先把小命交待到这儿可就赔大发了。就是啊,刘刚也紧张了,要单纯的黑吃黑还有的躲,可要是落到警察眼中,那可就无处可躲了。

“不行,这地方不安全。”王太保聪明了一回,这是来的时候内线人就安排的地方,如果有人落网,那这地方肯定就不安全了。

“没这么快吧?”刘刚吓住了。

“就特么慢不了,快走,换地方。”王太保拉着人,两人鬼头鬼脑下了楼,不料刚出楼门就听到了车门,王太保吓得往墙根一猫,等了一会儿,没事,是小区租住的人,回头叫人时,却不见人,仔细看了半天才瞅着,刘刚兄弟早钻进垃圾堆里了。

气得他咚咚蹬了这货几脚,拉出人来,刘刚兀自埋怨地道着,谁让他大惊小怪了。

正说着,又来车了,刘刚不容分说,嗖一声又钻进垃圾堆了,气得王太保骂着,你狗日就躲这儿吧啊,老子一个人走。

他猫着腰,等着车闪过,一看两辆大排量越野,一停车,黑咕隆冬的几个人就往楼上蹿,一看是自己住的那个单元,他吓得心胆俱裂,不敢稍动。那一群行动迅速的黑影,肯定特么的是警察啊。他弓着腰,鼓了几次勇气,准备顺着墙根爬出去……

二楼的黑暗中,李二冬持着红外线扫描仪,扫过刚刚得到的这个地方,十米距离内,没人。

“搜!”李航喊了句,两人戒备,膀大腰圆的几个人组队,咚声撞开了门,枪口随着战术手电跟进,一阵没人、没人……宣告了这次突袭行动的失败。

“没人……”

“这里也没人……”

“报告支队长,没有找到目标,重复一遍,没有找到目标……”

车里周文涓听到步话里的汇报,一次又一次失望让她几近绝望了,二队今夜是全员出动,连法医都走上了排查岗位,没人要求怎么做,可大家心里都含着一股子痛感,又有队员走了,而且是那种最惨不忍睹的方式。

她枯坐在车里,慢慢地摁下了车窗,透着车里沉闷的气息,她很意外地回忆起了菁菁的校园,帅气的班长,每每在篮球场上,能惹得多少女生看着他闪着满眼小星星……而现在,已经躺在手术台上,生死未卜了。还有那位老跟他开玩笑的赵哥,再也见不到他的笑容了。

她突然哭了,抽泣着,抹了把泪,借着微弱的光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不对,镜子里闪过一条黑影。她猛然回头,看到了黑影爬蹿出了门……她下意识地大喊着:“站住。”

砰……一枪回身作为回答。车身上闪过一溜火花。

“王八蛋!”周文涓一瞬间怒意滔天,拉开车门,顺着捡了块板砖,飞奔着追上去了。

“我操……快快……”

楼梯上的直接往外跑,一瞬间杂乱的脚步四起,汇报的声音在步话里传着:“枪声,刚刚有人开枪……迎新北二巷……向我靠拢,向我靠拢!”

这一枪引爆了已经沉闷的排查,在指挥部的协调下,各排查组有序地向事发地靠拢,中心区域,已有数队特警,火速驰援。

而离嫌疑人最近的现在却是周文涓了,他没有听到队员在后面喊她的名字,他也没有听到队友在喊着让她回来,危险……她拼命的跑着,追着,手里攒着砖块,咬牙切齿地奔着,恨不得插翅奔上去,把这个混蛋拍倒。

“快……跟上……微冲开枪距离不到。”熊剑飞喊着,他跑得气喘吁吁,在奔跑上,谁也比不过周文涓这个乡下姑娘练出来的铁脚板。

嗒…嗒…嗒…微冲鸣枪示警,前面的不管不顾,拼命地跑。

砰……枪响,子弹就在周文涓的脸旁炸开,溅起来砖屑打得她脸生疼。

她一刻也不停顿,狂迈着大步飞奔着,死死地追着在小巷子里逃蹿的嫌疑人,她咬得嘴唇发白,就像她曾经每天奔跑着,为了挣十几几十块的生活费……这个世界对于卑微的人,只有拼命才有生存的机会。

而今天不是为了生存,是为了祭奠天人永隔的队友。

砰……又一声枪响,在她的头顶飞过,她曾经晕枪,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无视危险和死亡,她拼命地奔跑着,心里只剩下一个冒着浓烟和火光的场景,在火里长眠了朝夕相处的战友。

浴火中,愤怒中,不再有恐惧!

砰……枪响,回头开枪的王太保蓦然发现,一位女人持着砖头几乎到了他面前,枪声只把她微微阻挡了一下,一瞬间她像野兽一样地扑上来,王太保吓得拿枪的手在颤抖,连连击发……已经空膛了。

咚……啊……周文涓疯也似的大喊着,砖块没头没脑地砸在枪匪的脑袋上,肩上脸上,那枪匪被一股子悍勇冲击着,已经破胆,抱着头,痛嚎着、哀求着、几乎是瘫在地上,大喊着饶命。

追上来的队友惊得两眼发直,那位让全市警察如临大敌的枪匪,被周文涓骑在身上,一砖块、一砖块砸着,直喊救命,愣了下,李航赶紧地带人,奔上前把周文涓拉开,周文涓却是已经满眼流泪,被拉开时,腿胳膊发抖着,全身汗湿地像虚脱一样,她抹了把泪。又重重地踩了枪匪一脚。

人被砸得浑身是伤了,铐起来了,这家伙已经两眼发直了,熊剑飞揪着追问:“哪一个呢?”

“藏……藏在垃圾堆里。”那人说着,满脸血,一萎顿,浑身瘫得跪倒了。

“文涓……文涓,你怎么了?”李二冬看到不对劲,周文涓的脸色煞白,话音刚落,周文涓软软地倒下了,战术手电一照,在她左手捂着的地方,腹部,指缝间,一片殷红。

“快……快,送医院。”李二冬慌了。

“放我背上。”熊剑飞蹲着,队友架着周文涓,放在他的背上。

“快……你们回头抓另一个。”李航安排着。

几个人护着周文涓,背着人朝最近的警车奔去。在沉重的脚步声中、在粗重喘息中、在远远的警报声中,在队友不断地和她说话的声音中,周文涓软软的失去了意识。

后队折回已经警戒的小区,找到最后的一个枪匪刘刚,这位最聪明,钻在垃圾堆里根本就没敢动,被已经怒到极致的重案刑警从垃圾堆里拖出来时,早吓得瑟瑟发抖了。

零时三十分,五名查实身份的枪击案嫌疑人,全部落网…………友惊得两眼发直,那位让全市警察如临大敌的枪匪,被周文涓骑在身上,一砖块、一砖块砸着,直喊救命,愣了下,李航赶紧地带人,奔上前把周文涓拉开,周文涓却是已经满眼流泪,被拉开时,腿胳膊发抖着,全身汗湿地像虚脱一样,她抹了把泪。又重重地踩了枪匪一脚。

人被砸得浑身是伤了,铐起来了,这家伙已经两眼发直了,熊剑飞揪着追问:“哪一个呢?”

“藏……藏在垃圾堆里。”那人说着,满脸血,一萎顿,浑身瘫得跪倒了。

“文涓……文涓,你怎么了?”李二冬看到不对劲,周文涓的脸色煞白,话音刚落,周文涓软软地倒下了,战术手电一照,在她左手捂着的地方,腹部,指缝间,一片殷红。

“快……快,送医院。”李二冬慌了。

“放我背上。”熊剑飞蹲着,队友架着周文涓,放在他的背上。

“快……你们回头抓另一个。”李航安排着。

几个人护着周文涓,背着人朝最近的警车奔去。在沉重的脚步声中、在粗重喘息中、在远远的警报声中,在队友不断地和她说话的声音中,周文涓软软的失去了意识。

后队折回已经警戒的小区,找到最后的一个枪匪刘刚,这位最聪明,钻在垃圾堆里根本就没敢动,被已经怒到极致的重案刑警从垃圾堆里拖出来时,早吓得瑟瑟发抖了。

零时三十分,五名查实身份的枪击案嫌疑人,全部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