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再见奇父

小说: 余罪 作者: 常书欣 更新时间:2015-02-23 00:24:04 字数:4485 阅读进度:488/546

上午,整十时,汪慎修坐着一辆出租车到了鼓楼分局。

换上了夏装,於伤已浅,幸福了几天,那个阳光的小警又重现了,他和门房打了一个招呼,精神抖擞地进了大院,二进院子,准备回协办了。

请的一周假期还没到,也不是非回来,可是多年的习惯已经把你的思维做成一个定式了,除了这里,他还真没地方去。或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原因,让他看上去格外地阳光,兴冲冲地推进门,那么阳光地嗨打个招呼,把屋里诸位惊得,辟里叭拉下巴掉了一地……噢,不对,还有案卷。

嗖嗖嗖几人奔上来了,看外星人一般上下左右瞅了个遍。

“去哪儿了?”

“伤好了?”

“怎么找你也找不见?”

“故意躲什么?有啥事兄弟给你撑着腰呢。”

“快说啊,去哪儿了。”

几人急切地问着,汪慎修被热情包围着,反倒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半晌被问急了,他吼了一声道:“别问了,烦不烦啊,我泡妞去了行不行啊?”

哟,把哥几个吓了一跳,鼠标愣了下,愕然道着:“哇,这娃脑袋被打坏了吧?怎么拽起来了?”

“你脑袋才坏了呢。”汪慎修反驳了句。

“他脑袋是坏了,哎,汉奸,不是非追问你啊,知道那天出了什么事吗?”骆家龙严肃地道。

后来的事汪慎修那知道,听着鼠标被麻翻,听得余罪被袭击,再听案子已经进展到这个程度了,他突然发现自己离队好久了似的,愕然地解释着:“我我……我真不知道……对不起啊,标哥,你最危难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没事,我们在。”杜雷和蔺晨新一对,举手道。

这哥俩居然还在,让汪慎修好一阵牙疼,他要说什么时候,蔺晨新举手道着:“您别烦啊,汪哥,我们现在是鼓楼分局正式外聘的警务人员。”

“简称,协警。”杜雷补充着。

“就是临时工,下个月都有工资啦。”蔺晨新兴奋地道。

“就是暂时没服装。”杜雷又道。

这哥俩把汪慎修逗得笑翻了,再问时,却是考虑这两人对于警务确实作出过贡献,总这么着不三不四进出分局不好看,肖政委就申请了两个协警的名额,凑个数,应个名,反正在她看来,估计这俩货也呆不了多长时间。

恭喜恭喜,汪慎修拱手相庆,这俩蹬鼻子上脸了,凑上就要借警服了,被鼠标一脚一个踹过一边,初见的兴奋劲下去,可疑问还没去,又是关切地问他究竟怎么一回事。

“真没事,我喝得有点高,自己碰的。”汪慎修解释着,抚着自己脸上的伤处。

不对啊,好像是个幸福的伤口,否则不会这么孤芳自赏。

“你们不要问了,勾搭妞被揍了一顿,非要问出来啊。”杜雷道。

也是,肯定有不愿意告诉别人的地方,汪慎修赶紧点头道:“对,非问出来让人家难堪啊。”

一说到这儿,鼠标和骆家龙不好意思问了,兽医却是发现什么新情况了,凑到汪慎修身边,看看、嗅嗅、然后严肃地盯着他,汪慎修知道这货的本事,紧张地问:“怎么了?”

“你身上为毛有一股淡淡的****味道?”兽医严肃地道。

众人一愣,好奇心勾起来了,都盯着汪慎修,汪慎修紧张地道着:“胡说,我刚洗过澡。”

哈哈哈……兽医哥仰头大笑几声,一指汪慎修道:“看,露馅了,谁尼马大早上洗澡?还打扮这么精神?根据本协警的判断,汪哥这两天和女人在一起。刚刚洗去作案痕迹。”

“证据呢?”骆家龙笑着问,汪慎修傻眼了,刻意把痕迹清除得可是一干二净了。

“证据就在他脸上。”兽医道:“假设一下,他这两天如果一个人躲在什么地方郁闷,会有这么开心的笑容吗?再假设一下,如果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会有这么幸福的微笑吗?答案太尼马简单了,生活好满足,一公和一母。”

众人贱笑成了一堆,汪慎修仅仅是偶而的不适,意外地没有和以前那样和所有人辨个是非,半晌这笑的几人都没意思了,好奇怪哦,汪哥去和女人修炼了几天,就变得这么蛋定了。

“这个判断不能成立,你们这一群公的,看这样生活得也挺幸福的嘛……嗨,余贱呢。”汪慎修笑着道,轻飘飘地转移的话题。

没从汪慎修身上挖到笑料,猛料来了,一提余罪,众人的脸色变得戏谑了,变得玩味了,变得快憋不住了。

“他又出什么洋相了?”汪慎修好奇地问。

没出洋相,是今晨出差了,准备到大同、怀仁一趟,谁可想家里出了点急事,就先回家去了。

家里有事了?汪慎修一紧张,赶紧追问,众人笑了半天,鼠标才附耳道着:

他后妈怀上了,他爸让他回去……别告诉别人哈,这事就我知道。

鼠标这漏嘴,恐怕早让很多人知道了,余罪那个奇葩爹汪慎修见过,一想儿子都结婚还没孩子,这后妈却怀上了,刺激得汪慎修巨大的惊愕之后,张着嘴开始放肆大笑了………

……………………………

……………………………

已经到家的余罪可能就笑不出来了,几个月没回家,变化好大啊。

后妈挪着不适的身子,有点羞赧似地钻在屋里不敢出来,林宇婧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个样子,后妈都四十多了,这种高龄产妇,肯定很危险的。

但也邪了,这两人根本不惧危险和艰难困苦,非要生下来。

于是余罪的脸就拉成苦瓜了,林宇婧从内屋出来,看丈夫难成这样,看公公做错事一样,臊眉耷眼偷瞟儿子,她凑到余罪跟前,扯扯衣角,示意着公公的方向。

余满塘和儿子目光相对时,像被灼了一下,躲开了。

林宇婧现在觉得自己夹中间,比两位当事的还难堪,她尴尬地道了句,我去买菜准备午饭哈,逃也似地离开了。没跑多远,就在家门外不远,大早上借了辆车风驰电掣地回来了,余罪这个奇葩老爸,每回进市区都催着儿子,急着抱孙子,这回倒好,孙子还没有,自己又抱上儿子了。

她寻思着这事情呐,怎么觉得无语呢?

是很无语,平时碎嘴不断的余满塘也讷言了,好半天实在憋不住了,他愁苦地看着儿子道:“儿子,你说句话啊。”

“这事,你让我怎么说,是我能当得了家的?”余罪有点怨气了。

“是啊,这事还用你当家?”余满塘突然明悟了,摆着家长的架子,找到可以说话的方式了,直接道着:“也没啥意思,就是回来告诉你们一声。这不听听你们的意见。”

“都四个多月了,你听我们的意见,早干嘛去了?”余罪瞪眼了。

余满塘气势又萎,肯定是瞒着儿子的,不过被儿子态度刺激了下,他恼羞成怒,火大地道着:“那总不能我干这事,还得向你请示汇报吧?”

“都不准备商量了,还把我们叫回来干嘛?”余罪道。

“这不……这不……反正就跟你们说一句,不管你们同意不同意,反正我和你妈商量好了,这孩子我们俩还非要不可了。”余满塘道着,站起来发表了一通,又坐下了,中气虽足,可眼光还在犹豫。

余罪无语地看着老爸,头发白了不少了,他其实很生气的,忍不住想骂一句丢人现眼的……可他又出不了口,每每在悖然大怒的时候,心里那个挥之不去的影像总会浮现出来……那是父子俩相依为命的时候,推着平车,走街串巷叫卖着水果,坐在红红绿绿黄黄、香喷喷的果篮间,是余罪儿时最深的记忆。

而且可以是影响到一生的记忆,那时的含辛茹苦,每每念及,总会让他有一种心痛得发颤的感觉。

父亲误解了,他难堪地低头,喃喃地在说着:

“丫丫也不回来了,你也回不来,再过两年,我们俩一对傻老头老太太,可怎么过啊?”

“其实我也担心你妈身体……可是,她坚持要的,以前那么难都把儿女拉扯大了,现在这日子都这么好过了……这个,就没那么难了……”

“爸真不是让你难堪……爸也想再要一个,要不你就独生一个,多孤单呐……”

余满塘在喃喃地编着他也难以启齿的理由,余罪看到父亲时,他不好意思的躲着他的眼光,蓦地,余罪憋不住了,噗声笑了,笑着,笑着道:“虽然我没资格提意见,可我确实也没意见。”

“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余满塘惊呆了,站起来了。

“我说我没意见……再说我有意见,还不是白搭,你又不听我的。”余罪哭笑不得地道,看着老爸脸上的表情难堪,他心疼了,他转着话题道着:“这是好事,不多生几个,都对不起您这才华啊……水果摊成水果店,一个店成了连锁店,这么成功的水果商人,汾西能有几个?”

“噢,那是,论卖水果,你爸在汾西是这个。”余满塘得意地竖着大拇指,自夸道。

“所以啊,您要办什么事,还需要问儿子意见么?不光儿子的意见,任何敢于说闲话、长舌头的货,您说怎么着?”余罪问老爸。

儿子一支持,老爸就得瑟,兴奋地道:“扇他逼脸,对不?”

“对呀。这不成了,你有什么紧张的。”余罪违心背愿地道着,上前,搂着老爸,笑着道:“不过得多去医院几趟啊,一定注意身体,要是身体条件不允许,千万别强来。”

“没事,没事……你妈身体好着呢,这也就现在人觉得自己金贵了吧,过去谁家不生个七八十来个,儿媳和公婆同时坐月子的事多了……现在这社会,国家又不管咱养老,还是多生几个好,他罚款就罚款,我又不是交不起……”余满塘说着,胡说开了,余罪咬着嘴唇,准备出院子透透气,有点受不了老爸这人来疯的脾气。

老余兴奋的可没注意这个,直拽着儿子道着:“……你妈还担心,我就说了,我儿子比特么谁也通情达理……哎我说儿子,那你也赶紧点啊,趁着你爸你妈还年轻,赶紧生一个,我儿子孙子一起看,稍大点,他们哥俩玩,也有个伴,出门不怕受欺负……”

“我…知…道…了。我出去一下啊。”余罪被气得快哭了,挣脱着,跑出家门了。

身后,老爸在院子里吼着:“敏芝,你放心啊,咱儿子同意咱俩再生儿子啦!!”

院外的林宇婧蓦地笑得蹲下了,蹲在车后笑得直抽,她这位奇葩公爹,没少出洋相,这回可好了,还没准要多个襁褓里的小叔还是小姑。

笑着的时候,她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一双脚,猛地刹车,站起身上,憋着笑,对着余罪的哭笑不得,然后两个人,又不约而同地相视笑了,这位奇葩没少给儿子难堪,只是这次可能程度更深了一点而已。

“我以为你们要大吵一通呢?同意了,路上还骂骂咧咧的。”林宇婧笑着道。

“还能怎么样?他是我爸,我总不能逼后妈去把堕胎去吧?”余罪哭笑不得地道着。

林宇婧无言地给他整整衣领,抿抿嘴,啥也没说,余罪看着她,却是歉意地道着:“不好意思,我让你难堪了。”

“没事,人口多了热闹,你爸说的。”林宇婧笑着道,余罪也笑了。

无法逆改的事,只能默认其事了,两人靠在车身上,消化着这突来的无奈,偏偏就不让他们耳根子清静,余满塘风风火火出来了,一看儿子儿媳,他兴冲冲地地道着:“你们歇着啊,我去割点肉,弄两只鸡,中午一块贺贺,等请满月酒时候,再大摆几桌。”

赶紧去吧,余罪挥挥手示意知道了,老爸颠儿颠儿跑了几步,又回头说了:“哎宇婧啊,你和余儿好好合计合计,给你们那小兄弟起个名儿,你俩都警官了,沾点官气。”

“爸,这才几个月,你就知道一定是儿子啊?”余罪火大地训了句。

“必须滴,你爸这么出息,瞧把你造得都这么出息,再造个儿子还不是小意思。”余满塘得意洋洋地背着手,腆着肚子,一摇三晃走了。

余罪一口气全卡在喉咙里了,老婆林宇婧又被逗得笑得蹲下直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