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知己为谁

小说: 余罪 作者: 常书欣 更新时间:2015-01-15 23:36:39 字数:5346 阅读进度:135/546

()“她?姓什么?叫什么?受教育程度是什么?有没有前科……你确定她是主谋?难道不能仅仅就是一个崇洋媚外的女生?”

“现场无法提取任何证据证据这个子虚乌有的女人和本案有关。(百度搜文學馆WwW.WxGuan.beat.cc)仅仅有一个侧面的面部特征,这可有点玄了,你知道最高客流量是多少?四万人次啊。”

“如果有关,最起她和应该和前两个嫌疑人有所交集吧?可事实上,反查了案发前三天的监控,都没有发现。”

“我觉得重心应该放在取行李和乘机两个嫌疑人身上,市技侦中心正在分析咱们提供的肖像画面,很快就会有结果……这个时候改变侦破方向,我怕时间来不及。”

烟雾腾腾的会议室,因为这一新的消息重新聚起了的各路刑侦高手齐齐置疑这个新的女嫌疑人了,无名无姓,而且从监控上根本找不到她和其他两名嫌疑人的交集点,怎么可能相信,仅凭她和老外搭过讪,就认定她是主要嫌疑人。

还是那句话,证据,你得拿出证据来。可余罪这一行除了证明两位外宾见过画像上的女人,什么也证明不了。

恰恰相反的是,民航分局十多位技术人员在监控上找到了新的证据,频频出现在现场拍照的一个嫌疑人,现在已经快浮出水面了,这个时候,几位反扒队的又提供出新的线索,这几乎等于要推翻先前的侦破方向另开炉灶了,都这种时候,谁还敢再冒险一试。

兴奋回来的余罪给泼了盆凉水,哥仨凉了个从头到尾,怎么判定这个女人涉案,余罪脸上那点证据已经消失了,而且那事恐怕他也不可能再讲出来,所以,面对着置疑,保持着缄默。

刑侦七大队副队贾希杰,瘦高个子,两个鼻孔像烟囱一样喷着烟。沼安支队来的王冲生,匆匆赶来的,这么晚了也没休息上,稍有不悦。至于特jǐng支队那位以追踪闻名的尹南飞,不时地看着许平秋和马秋林,神sè里觉得还是有点匪夷所思了,怎么能这么仓促就搞定个嫌疑人?

几个高手中较老成的杨永亮,四十开外,他掐了烟头,仔细地看着会议桌上铺的那张肖像,电脑合成的,皱巴巴,他狐疑地问着余罪:“这位同志,你追这个很久了?她以前有什么案子栽在你手里?可以直接把案卷拿出来比对一下嘛。”

完了,他妈的一个比一个鬼jīng,看了张肖像就能联想很多事,那皱巴巴的样子,八成让人判断已经装在口袋里很久了,余罪撒了个谎,摇摇头道着:“没有,如果有案子栽在我手里,那就容易多了……简单地讲,她在坞城路出现过,不过可惜的是我没有抓住她。”

众人愣了下,余罪这脸皮颇厚,干脆打破别的想像了,直接说道:“不是她栽在我手里,而是我栽在她手里,我追她已经很长时间了。”

哦……失手的案子,在场的同行都理解了,不过对于余罪不能提供任何侧面的证据却是无法认同。见面会很沉闷,鼠标和李二冬被这么一干老男人盯着,有一种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就是嘛,尼马这眼神怎么都有点贼。李二冬暗道着。

一群变态,看女人都没见过这么贱的眼光。鼠标不自然了挪挪屁股,被这么多老男人盯着,那滋味比脱光了让一群女人欣赏还觉得难堪。

余罪倒是无所谓了,曾经在羊城的看守所,经历过这个更难堪的事。他欠欠身子,摊手道着:“来办案我们只是协助,协助也能提供想法和意见,反正五十多个小时错得已经很多了,不在乎我们这一单不是?”

这话里有刺,毕竟那冒头出来的嫌疑人也是这几个小jǐng的手笔,话里似乎很责难这些刑侦里的老人一般,让众人颇有几分不忿。就是嘛,反扒队的,刑jǐng编制都是勉强给你们的,拽什么?

“这个提议,先搁着……不过可以做为一个参考的侦破方向……我知道,时间拖得越长,大家心理上的压力越大,不过越是在这个时候,越得保持放松和从容的心态,否则的话,嫌疑人从你眼皮底下走过,你都会忽略的……刚才我和马师傅走了一趟现场,收获很多啊。”

许平秋出来的圆场了,意外地直接否定了余罪的提议,他转着话题道着:“我和马师傅商量了一下,有几个特点大家注意一下,第一,这个手法虽然很巧妙,但也很老套,类似于早年行走于市井中拆白党一类人,这类人连骗带偷都是高手,除了玩技术,还经常跟人耍心眼,一不小心就会着道;第二,我粗略估算了一下,机场的监控能覆盖面积八成左右,卫生间、饮食摊、购物区、VIP场所、以及甬道,对于小贼这里是绝地,可对于高手,不可控的盲点太多了,我们的工作出现遗漏在所难免;第三,刚才我在电话上和崔厅汇报了一下,他托我代表他向参案同志表示慰问,上面都知道大家很辛苦,不过还得坚持一下,有时候胜负就在于咱们坚持和多一秒和少一秒………”

就在许平秋搜肠刮肚试图再鼓士气的时候,在座的一位电话响了,是特jǐng支队的尹南飞,他附下身子轻声接电话,可不料一听腾地站起来了,在座的注意力一下子被他吸引走了,他边接着电话,边打开了笔记本,按着身份确认接受传输,扣下电话时,喜于形sè地道着:“技侦恢复出了乘机嫌疑人的照片,………他们觉得,面部特征比对吻合度可以用于协查了。这个人屡次出现了五原机场拍照,虽然和乘机嫌疑人的相貌相差很大,不过经过我们技侦面部恢复,应该同一个人。”

“我看看。”许平秋要着电脑,传输到屏幕上时,这位长年和网逃打道的特jǐng队的指点着,眉部、面部,以及发型,做了几处可能的恢复,比如把眉毛剃掉画高一点,显得脸型就长了;比如把腮上的yīn影做重一点,肤sè做深一点,人就显得年老了……在现代技侦手段微描蓦地,显示出来的,却是一个看上去年轻十多岁的人。

“干吧,抓这样的人,对你们没难度……都动起来,找到一点,集中力量拿下。”许平秋扔开了电脑,那几位不同jǐng种的高手,敬礼匆匆而去。一眨眼,就剩下他和马秋林两个老头,还有坐在会议桌末尾三个傻乎乎的小反扒了。

许平秋对着鼠标那憨样笑了笑,不过标哥心里不爽,没给他好脸sè。李二冬瞧见了,就装着没瞧见,辛辛苦苦奔了半夜,拿出来的东西看一眼就被否定了,搁谁谁也不爽不是,当许平秋又看到余罪时,这回该让他愣了,余罪平静如水,一点也不像有气的样子。

“脾气磨得不错,我以为你会责问为什么不支持你的想法。”许平秋笑着道。理论上应该支持,他了解余罪那双过目不忘的眼睛,曾经描出来的画像抓住过比这个案子更重要的嫌疑人。甚至他更愿意,余罪找到的,是一条更重要的线索,但作为领导,他也只能刚才那样做。

“你是领导,你需要搞平衡。”余罪淡淡地道,一语点破。这话听得马秋林也笑了,异样地看了许平秋一眼,从许平秋的口中隐约知道了此人的不凡,他细细打量着,不过他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平凡的地方来,相貌普通而又普通,眉不浓不淡、嘴不大不小、如果用技侦的眼光看,这是一张根本没有相貌特征的大众脸,他微微地笑着,在他打量余罪时,余罪也同样打量着他,年届五旬,眉淡褶深,总是下意识的抚着下巴,手很大,余罪笑着问:“马老刚戒烟?”

“小余刚学会抽烟?”老头不答反问。

两人相视一笑,都没有回答,都是在细微的动作中发现了端倪,余罪看到了他多年养成的习惯,而马秋林,也发现了余罪刚刚成形的下意识动作。

许平秋斜眼觑着,他知道这是徒然间发现那种既是同行,又是对手的较量,眼光中的较量,当然,和其他人也行,不过对于和贼打了一辈子交道,可仍然不太会有jǐng械马秋林来说,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和这帮拳脚枪棒训练出来的刑jǐng是一路人。

而现在,他似乎发现同路人了。

“试图在机场这个证据缺失的现场找感觉,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人。”马秋林突然又道,仍然是不着边际。他缓缓地道着:“我们的区别在于,我只是个猜测,而你把它当真相。”

“只有你不敢猜测的事实,没有不会发生的真相。”余罪道。

“以前我也这么认为,不过碰壁之后,就胆怯了。你呢?”马秋林道。

“我如果在您这个年纪,或者在许处的位置上,也会胆怯,不过现在不会。”余罪道。

“年轻人,勇气可嘉。”马秋林和霭地道。

“不年轻的人,经验可贵。”余罪笑着道,对这个老头有点好感了,他补充了句,像在自嘲:“还是您做得对,不多嘴,就不会出这样的洋相了。”

一说两人皆笑,一个爱惜羽毛、一个无所顾忌,一个小心翼翼,一个胆大包天,两种截然不同的个xìng坐在同一位置上,相互审视着,还是马秋林开口了,他饶有兴致地问着:“那我们一起出了洋相,我想了很久不敢说出来,也是怕无人认同。我直入主题问,你觉得应该从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去找这样一个神秘的贼?这是个团伙,肯定要有一个灵魂人物,我是指他,或者她。”

余罪怔了下,他眼前浮现着,那个美丽的倩影,那惊鸿一现的绝技,那疾如迅雷的反应,这个影子像魔症一样在他的心里萦绕很久了,他嘴唇翕合着,说了两个字:

“过去。”

仿佛冰河消释,马秋林长舒了一口气,异样地,一股兴喜的表情浮现在他的脸上,仿佛是一种觅得知音的悦sè,在他脸久久不去。

这一点,连许平秋也无法理解,不过他旋即明白了点什么,两个人都是和毛贼打交道的,在这个上面,肯定要共同点了。但这个“过去”,又指着什么呢?

鼠标和李二冬傻眼了,鼠标附耳问二冬:“啥意思?”

“不知道。”李二冬道。

“那他们笑啥?”鼠标又问。

“找到基友了呗。”二冬道。

两人咬着嘴唇,不敢笑,不过看余罪笑吟吟地,那老头笑眯眯的,还真像一对忘年基友。至于许平秋,鼠标对他素来无甚好感,怎么看那家伙也像个拉皮条的。

“我有点建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马秋林停顿了半晌又道。

“应该是有关贼的故事吧,我正想找一位熟悉他们的人请教。”余罪道。

“猜对了,就是贼的故事,不过我可没jīng力宣讲,我只是建议你去一个能找到他们的地方。就是你所说的过去。”马秋林道。

“档案馆!?”余罪脱口而出。一念而过的念头,此时更清晰了,他异样地看着马秋林,没来由地觉得这种谈话很让他感到一种愉悦,像话未出口,对方已知。

而马秋林何尝不是如此,他笑着起身了,边起身边对许平秋道着:“许处,看来我真能回家好好休息一晚上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这前浪,迟早要被拍到沙滩上的。”

许平秋也慌忙起身送着马秋林,余罪也快步跟着跑出去了。这位老jǐng却再不说与案情相关的事了,送上车,潇潇洒洒地走了,顶多是异样地多看了余罪几眼,告诉他到什么地方找他,余罪还待请教几句,许平秋却是拦着道:“人老了,jīng力不行了……严重脑神经衰弱,等他好好休息一下再去请教吧。”

两人沿着台阶回返着,许平秋侧眼瞥了眼还在沉思的余罪,主动问着:“你准备连夜干?还是天亮后再干?”

“那您这是征求意见?还是直接下命令?”余罪反问着,语气比和反扒队长说话呛多了。

“都不是,我猜测你会连夜干,即便我下命令也撵不走你,知道为什么吗?”许平秋得意地道。

“为什么?”余罪愣了,还真准备连夜干。

“因为你好奇的心里,容纳不下悬念过夜……”许平秋笑着道,慢慢地转身而走,以他的了解,所有的侦破都是从好奇开始的,一旦沉迷,将无法自拔,他边走边道着:“好好干,余罪同志,多干三五年,就能重新穿上那身三级jǐng司服装了。”

似乎是在嘲笑余罪放弃了特勤的编制,余罪听得此言,嗤鼻不屑了声,扭头就走,不待搭理他了,不过他走了好长一截,才发现自己的方向错了,赶紧匆匆回返,到了会议室,鼠标和李二冬头伏在桌上,面对面伸着舌吹泡泡,无聊至极了,余罪一回来,还以为安排睡觉了,两人心里悬念未解,拽着余罪问:啥意思,你和老头神神叨叨的。

“笨死你们呀,那是在讲贼的出身,得从她的渊源上找。所以我说在过去找,而过去……只能从那些尘封的档案里去发掘了。”余罪道,这是个大胆的推测,而敢于尝试的,独他而已。

还不懂,鼠标和李二冬愣了一双,余罪通俗地解释着:“咋光吃不开窍呢,意思就是得从根上找,比如鼠标你为什么会玩牌,还老赢钱,那是因为你有个赌鬼爹对吧?比如你,二冬,为什么啥时候都是一副愤青吊样?那是因为从你爸那代开始,就一直是水深火热的苦穷逼生活。懂了吗?”

懂是懂了,就是尼马太打击人啦,李二冬咬牙切齿剜着余罪,恶狠狠地说:“哦,懂了,你丫这么贱、这么jiān、这么不要脸,是不是有个jiān商爹的原因?”

“哦,这个问得好。”鼠标很解气地道。

“不要这么粗俗好不好。”余罪嫣然一笑,纠正道:“现在jiān商都自称成功商人,你们这表情绝对是自卑引起的羡慕嫉妒恨,心理太失衡啊。”

“SHIT!”哥俩今晚第二次竖中指,说英文了。

“发音真准,都说了你们有长进了。走,我带你们把这个女贼挖出来,这绝对是一个不同凡响的贼……找老骆去,得从五原有名的贼身上找,我就不信她能钻天入地,还让我找不着她……去不去二冬?反正你一光棍汉,回去也是搂着枕头自慰,还不如跟上我呢,有吃有喝的,说不定这案子还有点外快和奖金。”余罪边说边走,他根本不给鼠标谈条件的机会,等出门时,光棍兼苦逼二冬兄弟已经跟上来了,别人不知道他知道,余儿可是个自己充胖子,还得打肿别人脸的主,跟上他可不吃亏。

“喂喂,我也去……好几十公里呢,回家也睡不好了……尼马不能这样子吧,都快敬业成傻逼了,大半夜还忙乎,哎,进城先吃宵夜啊……我早饿了。”

鼠标不迭地追着,奔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