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天平两端

小说: 愚者夺天 作者: 入魔愚人 更新时间:2017-12-21 08:31:28 字数:2086 阅读进度:254/361

但是因为地球文明还远为达到运用生体能量的程度,甚至还停留在杀死动物后食用这种原始的提取生体能量的阶段。而雷诺又没有能力在地球上制造一场大屠杀来收集生体能量,必定严重的污染使得因诺的生物群落极其稀疏。所以雷诺不得不借用原始细胞的生体能量,来调制这个毁灭者。实际上,雷诺对于这个星球的能源结构十分痛惜,生物自然死亡,大量的生体能量被浪费,只有很小一部分被压入地层成为石油和煤。树木被直接燃烧,尸体也被直接焚化,在大求知者眼中,地球人就好像握着棒棒糖却只知道吮吸没有糖的一端。不过戏剧性的是,这些对生体能量的“不利用”在此时成了地球命脉的关键一环,正是因为没有优质的生体能量,雷诺才只能调制出一个毁灭者。必定,就好像地球人也不能只用木材和石料建造摩天大楼一样。如果在有充足生体能量的情况下,原始细胞可以轻松激活第一序列或者第二序列,甚至是二十个毁灭者。

远处,一声古怪的咆哮响起,而且在迅速放大,希的脸色一变,她本来站在宙斯的肩膀上,现在,她伸出一只白皙的小手,按在了旁边宙斯的装甲上。宙斯深蓝色的电子眼一亮,身上亮银色装甲上的金纹开始缓缓流动。天空中,一个黑色块缓缓放大,伴随着一声巨响落在了感染体大军后方。只见肉眼可见的土浪向着四周蔓延过去,本来因为月城的破土而出,这里本来是城市的坚硬地面已经支离破碎,毁灭者的从天而降,彻底抹去了这个区域城市的痕迹,破旧的废墟和建材在月城升起时的地震中被撕碎,又在毁灭者落地的冲击中被直接震成了细小的碎末。几乎是瞬间,整个感染体大军脚下一软,大半几乎是立刻摔倒,之后被同伴支撑或者重心极低的自爆感染体才得以幸免。

横贯天空的光束消失了。生体塔周围的血浆从稀薄重新变得浓郁,雷诺反将一军,顿时将自己的危险化解。看似整个计划前功尽弃,聂九却丝毫没有失望,黑宙斯张嘴喷出一道黑红色的光束,借着预谋躲闪的机会,用宽大的剑脊像拍苍蝇一样将预谋拍飞。预谋的力量并不比宙斯弱多少,如果宙斯是一柄沉重的大剑,他就是一柄锋利的短刃,虽然杀伤力丝毫不弱,但却无法和宙斯正面对攻。因为宙斯有着他不具备的巨大质量,每一击的杀伤力都不只是他装甲下肌腱和引擎的动力,而是巨大质量在加速度过程中的几何增长。只见宙斯拍飞预谋后单膝跪地,另一个同样巨大的银白色身影向着这个方向奔跑,一脚踩在黑宙斯的肩膀上,巨大的力量支撑着宙斯的身体,将一个与自己几乎质量相等的巨人送入了空中。

放弃攻击生体塔的白宙斯,在希的控制下加入战斗,他们的目的从来不是生体塔,而是冷冻虫。现在,他们需要的所有猎物都已经到齐了。

一个优美的旋身回马枪,完美的借用了空中的惯性,也利用黑宙斯的抬举力来使得旋身更加流畅,几乎无法想象,一个数十米高的巨人能做出如此灵活流畅,甚至是毫无瑕疵的格斗动作。眼看着半跪在大坑里的毁灭者就要被这一枪刺穿,毁灭者却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他张嘴喷出一股蒸汽,竟直接伸出双手抓住枪尖,依靠着碾压对方的力量,将白宙斯直接甩了出去。但他也为这个破绽百出的动作付出了代价,被他抓住的枪尖在他的胸前裂开,一股炙热的高能光束直接打在了他夸张的胸肌上,直接洞穿了他的装甲,在他的胸口上留下一个焦黑的深坑。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咆哮,松开了抓住枪尖的手掌。这也是为什么白宙斯被甩飞出去而不是被摔向地面然后被毁灭者压在身下变成巨拳下的废铁。宙斯在空中一个翻滚,减弱了落地时的冲击,但在庞大的质量下,落地还是对他的装甲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对于一个几十米高的巨人来说,跃向空中发动攻击无疑是一记险着,但能造成的破坏力也受到了身体庞大质量的加成。这一记釜底抽薪显然成功了,宙斯的装甲只是出现了磨损,而毁灭者胸口的蛋白质装甲已经被直接洞穿。虽然这些装甲在缓慢生长,但这种厚度和防御力的装甲显然无法在短时间内修复。但是这也激怒了毁灭者,他大嘴一张,露出丑陋的利齿,一道黑红色的光柱从他的嘴中喷射而出,竟是和黑宙斯一样的招数。白宙斯手一伸,一块臂盾就弹出装入了他的小臂,臂盾的形状好像一把宽刃大剑的前端,在小臂上旋转九十度,被白宙斯用力插入地面。肉眼可见的蓝色波纹出现在空中,黑红色的光柱轰击在波纹上,却好像被分流的河水,将波纹染黑后消失不见,而新出现的波纹又顶替了之前波纹的位置。宙斯的肩膀上,希的长裙在高空的烈风中飞舞,黑白宙斯心意相通,聂九早就警告过她那黑红色的光束是阳电子束,这使她有时间准备最佳的防御手段。只听白宙斯肩头发出两声机械脱离声,两个飞盘好像燕子一般向着毁灭者打去,在他的侧颈留下两个深深的伤口。毁灭者不得不停止喷吐阳电子束,而拿两个飞盘在伤害过他之后,在空中变形成两个爪状物,细长的节肢从他背部装甲的缝隙里插入他遒劲的背肌。

又是一声愤怒的咆哮,疼痛中的毁灭者却发现自己无法移动分毫,那两个嵌入他身体的装置有增幅重力的作用,这对于质量庞大的对手无疑是作用显著,毁灭者痛苦地单膝跪地,承受着自身重量的压迫,白宙斯优雅的拖着长枪,枪身在宙斯纤细的腰臂间翻飞,这些复杂细腻的动作对于希控制的白宙斯来说毫无难度。看起来,毁灭者已经成了白宙斯案板上的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