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极限逃生

小说: 愚者夺天 作者: 入魔愚人 更新时间:2017-12-21 08:31:21 字数:2043 阅读进度:246/361

“只不过我需要他接近而且停留。”齐青青继续说道,队长点了点头,“布鲁斯,你过来一下。”角落里木讷的男子起身,向着这里走过来。队长的眉角微不可查地一跳,在他的印象里布鲁斯虽然沉默寡言,但却时刻冷静,眼前的布鲁斯明显眼神空洞,之前隐藏在护目镜下,没有人注意到,现在近距离观察,的确很不正常。“我希望你去探查一下通道口,我们准备向着下一层进发了。”布鲁斯点了点头,正准备转身离开,队长开口道,“等一下……”瞬间,一根细长的舌头穿透了他的眉心,与此同时齐青青的扫描完成了,不过已经毫无意义了。感染体举起步枪射击一个刀手的能量匣,修整时的刀手系统处于自检模式,自然就不再具备躲闪格挡子弹的能力,剧烈的爆炸将整个凯都烧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陆风几乎是瞬间将齐青青扑倒压在身下,房间的面积不算小,但对于这种爆炸来说几乎是把所有人放在烤箱里烤。陆风感觉背上一阵令人窒息的剧痛,用力咬破舌尖才没有昏厥过去。被他压在身下的齐青青眼中寒光一闪,一个翻身离开陆风的庇护,手里已经握上了他的短剑。一个标准的刺杀姿势,刺穿了被烈焰烧坏眼睛的感染体的心脏。然而,她忘记了心脏丛结构,尽管主心脏被刺穿还是致命的,副心脏的跳动还是能为感染体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一根裹着焦炭的舌头弹出,齐青青在千钧一发之际一缩身子,避免了被直接刺穿心脏。然而,那根舌头还是刺穿了她的左肩,使得那条手臂无力地垂在身体一侧,无法用力。

然而,整个房间里,就只有他们还在呼吸了。刀手爆炸时纷飞的金属碎片就好像一颗破片手雷在房间中央爆炸一样,就算穿着刀手也会被这些碎片杀伤,必定刀手的装甲不是全覆盖式的,它的生存能力主要依靠闪避和格挡。很明显,另外几个身着刀手的士兵很不走运,碎片击穿了他们的喉咙或者头骨,刀手极具科技含量的面具恰恰是身上防御力最差的装甲。如果不是陆风早有准备,扑倒了齐青青,他们的结果也会和这些士兵一样。陆风的背部严重烧伤,齐青青将一个刀手的试剂盒扯了出来,找出了那唯一的一支红色试剂,她把里面的液体装入随身携带的便携注射器,将其注入陆风体内。“你运气很好,这是一种新型的兴奋剂,不仅能让你精神焕发,还能让你忘记伤痛。更重要的是,它几乎不会影响你的寿命,前提是你没有死于感染。”她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陆风,烧伤的面积太大了,这肯定会要了他的命。“谢谢,好多了。”兴奋剂开始生效,这让陆风有一种自己没受伤的错觉,只不过只要一移动身体,那种肢体骨骼上的麻木沉重还是会袭来。

这种兴奋剂不仅会增加人的体能,还会对人的精神力量进行透支体现在灵能上就是对人的灵能进行激活,普通人会感觉精力充沛,而陆风则是感觉自己心中朦胧的预感变得更加清晰。“我们得赶紧离开这,有东西过来了。”齐青青点了点头,背起陆风,她知道此时想要逃出这里只能依靠陆风的预测能力。实际上,她觉得这是陆风回光返照的表现。必定,那么严重的伤势……就在两人离开后不久,三个感染体就闯进了这个房间,检查着遍地的残骸和尸体。显然,他们对这场一网打尽的斩首行动极为满意。其中一个没有眼睛的变异体注意到了潜伏者胸口的短剑,他把短剑拔出,未被鲜血污染的剑柄上还残留着因齐青青贴身佩戴留下的清香。他的脸颊裂开,露出一个造型古怪的鼻子,很快,他发出一声尖叫,另外两个感染体飞快地夺门而出,去追击陆风两人了。大厦顶端,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子静立在高处,这里还残留着几具尸体,还有那副巨大的骨骼。他闭着眼,感受着感染体传达给他的讯号。“看来有两个小老鼠逃出了笼子。就花时间跟你们玩玩吧。”他脚下一点,身体在空中一个漂亮的空翻,落在那副巨大的骨骼面前。“真是美丽的生物。有了你的基因,我应该就能彻底拜托对我力量的限制了。”他的右臂蠕动了一会,变成一把造型简陋的长刀,他一挥手,切下一截骨骼。骨骼里是干涸的骨髓,他好像看到什么美味一样吮吸着,身体肌肉不断蠕动。“多么美妙的力量。”他哈哈大笑,同时遥远的生体塔中,大求知者雷诺皱了皱眉。一个变异体突然从他的思维里脱离出去了,实际上,这些变异体都是他的提线木偶,直接被他的思维控制。就在他调制生体病毒的时候,有一个病毒逃出了调制腔,它绕过了调制腔的杀灭系统,从数据库里消失了。它一定是变异了,变得有自我意识。现在,雷诺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若有所思。“为了自由吗,真是倔强的生命。”

如果说之前的斩首行动有什么是对陆风有利的,那就是缩小了他们的目标,同时将感染体吸引到了发生爆炸的那一层。这让他们更加隐蔽,同时可以借机通过没有变异体的区域。齐青青的速度飞快,让他们直接来到了六层。“等一下,不能再走这条路了。”陆风摇了摇头,他清楚的感觉到前方的死亡,楼梯通道里一定埋伏着感染体,等待着这两个手无寸铁的小老鼠。齐青青点了点头,果断的进入了第六层。陆风不由得好奇女孩会不会害怕,因为尽管现在他们如此脆弱无助,她也没有流露出恐惧懦弱的情绪。“这一层的另一边,有一部货运电梯,我们可以通过它到达地下一层。但是这意味着我们要穿过这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