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你不能夺人之美啊

小说: 御用小兽医 作者: 坐看云起 更新时间:2019-07-10 05:29:40 字数:3407 阅读进度:240/274

王小凡和萱姐的三次结合中,两次都是在虚幻秘境中出现了鲍晓芙。虽然两人在现实生活中也有过肌肤之亲,但并不深入,纯粹是为了保健的需要。

但在秘境之中,她们可都是真刀真枪地操练过的。王小凡搞不清楚鲍晓芙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心灵感应,反正他通过这两次的深度全方位契合,在心理和生理上都已经把鲍晓芙当做了自己的女人。所以当他揍飞了巴颂,鲍晓芙冲上拳台抱住他的时候,他一点都不觉得突兀。

“小凡,你太厉害啦!刚开始那会,我还以为你又要被巴颂欺负呢!没想到你是后发制人!”

鲍晓芙因为激动,声音都是尖的。王小凡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女人那种特有的关心和关怀。难道那两次,她也是有感觉的?

“哈哈,我只是逗巴颂玩玩罢了,其实早就可以把他拿下的。”

王小凡现在是真的有实力说这样的话了。按照萱姐的说法,目前在花都,他应该还没有对手。

“可你也挨了他不少拳头啊!把我这心里急的,现在还在蹦蹦地跳呢!你摸摸你摸摸呀!”

鲍晓芙说着,真的拉了王小凡的手,放在了自己高耸的左胸上。

王小凡一阵鸡冻。没摸到鲍晓芙的心跳,只是摸到了满手的扎实感。

此时正是全场沸腾的时候。几百双眼睛都在望着台上的王小凡和鲍晓芙,鲍晓芙的这个亲昵动作,当然逃不过流氓们的狼眼。有人吹口哨有人怪叫,慌得王小凡赶紧把手放了下来。

巴颂颧骨破裂,下巴破裂,飞出去几米远后,重重跌落在观众席里,失去知觉。此刻有几个人正在手忙脚乱地收拾他,还有人打了120。

王小凡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回到休息室快速收拾了,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不知何时,天空又飘起了雪花。王小凡迎着雪花走在大街上,还在回味着刚才痛揍巴颂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奶奶个胸,总算报了上次的一箭之仇。从今后巴颂在自己眼里,再也不是什么拦路虎了,一只病猫还差不多。

还有,这一战成名之后,谁还敢再挑战我王小凡在武林界的权威?除非是想整形了。哈哈,不知道巴颂脸上的骨头碎掉后,会不会毁容?不过也无所谓,那家伙本来长的就不怎么帅。

王小凡头上冒着蒸汽,意气风发地走在飘着雪花的大街上,觉得迎面扑来的雪花,都是撒向他的鲜花,都在为他祝贺。忽然间产生了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的豪迈。从今后就可以凭着这一身功夫,纵横江湖,快意人生了。

范总的那些保镖,今后就可以完全无视了。至于范总这个大恶棍,收拾他也就是分分钟的事。自己是和豆豆喝过血酒,要除恶务尽,匡扶正义的,不能食言啊。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和白色的悍马从身后轰鸣着驶来,在他面前停住了。王小凡一看车号,不正是范总和鲍晓芙的座驾吗?这也是邪门了,说曹操曹操就到。

劳斯莱斯后窗的玻璃落下,露出了范总那张梳着背头的脸。他朝王小凡摆了下脑袋,声音不大不小地说:“小凡,上来吧。”

王小凡对范总有种天生的恐惧,觉得他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心狠手辣,杀人于无形,但表面上永远都是一副伪装得很正义的面孔,这样的人是真正的可怕。

深山夺药,深夜绑架,这两宗事件,是王小凡心里难以抹去的阴影。有很多次,他都忍不住想质问范总一番,为什么要这么卑鄙无耻,但总是张不开嘴。因为范总表面上一直对他很不错,甚至是很欣赏。王小凡非常佩服他心理的强大,既可以暗里搞你的事情,但明里又对你恩威并重。

虽然心里给范总记着这两笔账,但每次范总召唤,王小凡都是下意识地服从。好像范总身上有种神秘的力量,容不得他拒绝。

今晚,同样是这个情况。已经获得了突破的他,用不了多大的劲,就可以干掉范总,报他的两箭之仇。但王小凡听到范总的召唤,还是腿脚不听话地走了过去。

拉开车门上车,车厢里是一股雪茄的烟味。混合着前排糖糖身上的香水味,闻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小凡呀,我给你安排了庆功宴,咱们喝两杯去!”

范总的语气非常的亲切。好像他从没对王小凡发过火,瞪过眼。

“谢谢范总,今晚我是偶然获胜,也没什么可庆祝的。”

每次和范总坐的近的时候,王小凡就能明显地感觉到一种压迫感,今晚也不例外。其貌不扬,身材矮小的范总身上,有着一种强大的气场,让人望而生畏。

“哎,怎么是偶然获胜呢?我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你在逗巴颂玩呢。就好比猫捉到了老鼠,可着劲玩弄一把,最后才一口吃掉。可惜巴颂这只老鼠,今晚惨了一些。”

范总竟然把自己个巴颂比作猫和老鼠,这是王小凡没有料到的,毕竟,巴颂是范总的贴身保镖啊。

还有,范总的目光也是犀利的,一开始就看到了输赢。但王小凡也坚信,今晚范总摆的庆功宴,给谁庆功并不确定。只不过自己搞定了巴颂,才成了庆功宴需要庆祝的对象。

“怪我出手重了些,把巴颂打伤了。范总,巴颂他没事吧?”

范总挥了下手说:“不管他。你们已经立下了生死状,就是把他打死也没你的责任。小凡,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呀,你这两个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提高?一定是得到高人指点了吧?”

王小凡当然不能把萱姐说出来。胡乱应付道:“哪里有什么高人,练的刻苦一些罢了。其实我在技术上,比着巴颂还差一大截呢。”

“哈哈,技术上巴颂是占明小凡你有了真气啊。没有真气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有这力道的。”

我靠,看来范总懂的还不少!竟然还知道真气这么高大上的玩意。王小凡暗暗感叹,嘴上却说:“什么真气不真气的,我也不懂,就是力气比以前大了那么一点点。”

“好,好,胜不骄败不馁,小凡你这品质很好,我没有看错你啊。其实我见你的第一面,就知道你是棵好苗子,值得好好培养!我范前进有了你这样的手下,也是骄傲的很呢。”

不知道范总这话,是真是假。但有一点王小凡始终难以释怀。你范前进一向是标榜义气的,在神药这件事上,你需要的话就明说,背地里搞事情,这哪是正人君子的作风?

还有买了糖糖的事。一个暴发户,买车的时候买了车模,这也不是正人君子的做派。王小凡还从豆豆口中听到过很多范总作恶的事情,简直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

只是我王小凡现在有了这等本事,怎么还会急需寄人篱下?所以王小凡听到范总说他是“你这样的手下”,心里略微有些反感。

但不管怎么说,忠心还是要表的。所以王小凡口是心非地说:“谢谢范总的知遇之恩。您是我的贵人。”

“哈哈哈,贵人谈不上,只不过比较欣赏你而已。小凡啊,好好干,不要有什么顾虑。今后我很可能有重用你的地方。”

“谢谢范总赏识。”

说话间,汽车在鲍晓芙的锦绣酒店门口停下了。身着华丽制服的服务生上来拉开了车门,毕恭毕敬。

鲍晓芙也从悍马上下来了。今晚她可能是因为激动,脸红扑扑的,身材也格外的惹眼。

庆功宴设在一个豪华的房间里。房间很大,但半间屋子都摆满了各种瓷瓶古玩什么的,墙上还挂着名人的字画。

虽然房间大,但饭桌并不大,是一张古色古香的八仙桌,只能坐八个人。椅子也都是仿古的造型,木料可能是金丝楠,在灯光下有金丝闪耀。

刚坐定,茶楼的老杨到了。这家伙好像是面瘫,脸上永远都是无表情,进门只是朝范总和鲍晓芙点点头,就一声不吭地坐下了。

紧接着,豆豆和久久也到了。王小凡没料到范总会叫她们过来,心里有些吃惊。倒是豆豆很大方地向大家问好,神态非常自然。王小凡暗暗观察,发现这两个月的功夫,她消瘦了不少。

今晚最激动的,应该就是鲍晓芙了。一张娃娃脸红扑扑的,饱满的胸脯露出一大半,成了房间里最夺人眼目的物件。她那双毛茸茸的眼睛里水分很多,特别是看向王小凡的时候,格外的多情。

分宾主坐下,菜很快上齐了。范总发话:“今晚请大家来呢,是要给小凡庆祝一下。他今晚的表现大家都看到了,豆豆,你说说,你什么感受?”

豆豆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但一闪而过。她字斟句酌地说:“小凡的进步很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范总哈哈地笑了。说:“不是很大,而是惊人。豆豆呀,你蓝海那里,怕是盛不下小凡这条龙了。”

范总竟然把王小凡比作龙,着实把王小凡吓了一跳。赶紧说:“范总,我不是龙,您太高看我了。”

范总领着大家喝了几杯,看着王小凡说:“小凡啊,巴颂已经被你打残了,我这里缺个贴身的保镖,你今后就跟着我干吧。”

王小凡虎躯一震。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鲍晓芙抢着说:“那怎么行?范总你不能夺人之美啊。我和小凡早就说好了,他要继续保护我呢。”

说着,拉了王小凡胳膊,摇晃着说:“小凡,你说啊,咱们是不是约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