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雇佣军

小说: 渔色大宋 作者: 阿巽 更新时间:2019-02-10 12:22:28 字数:2302 阅读进度:1075/1099

小说网..cc,最快更新渔色大宋最新章节!

看看,我就知道这货在惦记成仙吧?徐子桢又鄙夷了一把,然后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胡扯什么呢?既然天降大任于你,让你好生治理大宋,又怎会早早让你归天?岁过甲子的意思是再过一甲子,不是你六十岁就驾崩。”

其实徐子桢也不知道赵构能活多少年,但是记忆中他似乎是历史上高寿皇帝中的一个,说六十年后也是他胡诌的,反正六十年后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到那时候赵构要是没活满六十年就挂了,还能去找他不成?再说就算他的魂能飘去找他也不一定找得到他,去西夏?吐蕃?还是大理?就算是西辽也很有可能嘛。

“呃……”赵构又愣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在为能多活几十年而高兴,还是为不能早日登入仙界而失望。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眼下该先把应天府那一摊子给解决了才是正题。”徐子桢眼望西方,淡淡地说道,“等收拾完了,我也该去和兀术见一面了。”

赵构回过了神来,对啊,成仙什么的还得六十年后再说,现在当务之急是回皇城,总不能任由叛军占了自己的皇宫不成?

“子桢,你可有良策?我把韩世忠召来助你?”赵构巴巴地看着徐子桢,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习惯了有什么麻烦就依靠徐子桢了,本来他是肯定不会愿意这样的,但是现在不同了,徐子桢是仙人,就算现在暂时不是,将来也总是要成仙的,而且还是自己登入仙界的领路人,依靠他没什么不好。

徐子桢摇头:“韩五哥我另有他用,就别劳烦他了,应天府现在谁还在?说点我认识的。”

赵构想了想答道:“张叔夜与你二弟。”

他说的徐子桢二弟就是柳风随,自徐子桢离开应天府后赵构倒是没为难他,毕竟这是个有抱负有身手的好儿郎,虽说是徐子桢的结义兄弟,但一片为国之心是真的,所以赵构让他跟了张叔夜,做了个军中马军统领。

“好,够用了。”徐子桢再次拍了拍赵构的肩膀,“我先走一步,回去收拾苗傅去,七爷安心在这里先养好身体,等我好消息。”

“子桢!”赵构忽然叫住了他,说道,“还是调韩世忠前去吧,张叔夜麾下人马怕是不够。”

徐子桢摆手:“没事,我有人。”

赵构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问出了想问的话:“可是你的神机营?”

徐子桢笑了,他就知道赵构早晚会问这个,以神机营那剽悍的战斗力,没有哪国不会惦记,不会忌惮,赵构能拖到现在才问还算因为他们之间的交情在这儿。

他转身看着赵构,沉默了片刻,说道:“七爷,你若是想把神机营收编,那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收不了的。”

赵构也沉默了,他当然知道收编有难度,可要是放任一支这么强悍的人马而无法控制,他的心里也是很不踏实的,尽管他和徐子桢之间的关系摆着,但凡事总有万一,说不定哪天出些状况和他对着干了,以神机营那帮老马贼来去如风的速度,那就且有得他头疼了。

徐子桢顿了顿接着说道:“七爷,到了现在我想凭你的情报网应该早就知道了些神机营的内情了,你知道,其实神机营虽然是我建立,但真正掌管着的不是我,是我的结义大哥卜汾,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卜大哥是什么人,想必七爷你也早就知道了。”

赵构默然点头,他当然知道,卜汾就是昔日的四路反王之一的方腊之子,他还知道神机营里的一帮主力人物明面上都是原本西北道上的马贼,可真实情况是其中有一部分是昔日随卜汾从浙江逃至西北的原方腊手下精英,不然神机营这么一个徐子桢随手建立的人马,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做到令天下闻风丧胆?

不光是金国数遭其败,就连大夏和吐蕃也见识过他的厉害,当然吐蕃那个只是叛军而不是吐蕃王的人马,如今更是随着辽王耶律大石在西域横冲直撞,听说神机营所到之处战无不胜,回鹘也好,黑汗也好,都吃过苦头。

可越是这样一支人马,赵构就越想弄到自己手里,哪怕弄不到,他也不想落入别人手中,那样他睡觉都怕是睡不安稳,这无关和徐子桢的交情,只怕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这么想。

徐子桢当然能理解,摇头道:“放心吧七爷,这次回来我本也打算跟你把这事交代清楚,先跟你说一声,收编是不可能的了,七爷你就不必多费心思了。”

赵构眉头微微一皱,并不是对徐子桢不满,而是下意识的在想办法解决这个不可控的问题。

徐子桢摆摆手道:“别急,听我说完,神机营虽然是我建的,但是现在我根本不插手,都是卜大哥在管事,所以七爷你找我谈也没用,但是我透个底给你,神机营不会被你收编,同样的也不可能被任何人收编,不管是李仁孝还是耶律大石都收编不了。”

赵构忍不住问道:“莫非你准备将神机营解散?”

想想不是没可能,按徐子桢的说法,如今宋与金已经签下联盟协议,算是和平了,等解决了兀术之后大宋天下就会回复太平,神机营没仗打了自然得解散,不然两千多人说少不少,每天吃喝用度也是一笔极大的开销,徐子桢不可能就这么养着。

徐子桢笑道:“我倒是想,可那么多人,解散了你让他们怎么办?这帮货已经习惯了热血沸腾的日子,让他们放下马刀回乡种田?那帮马贼连家在哪都找不到了,怎么解散?到头来他们没处去了不还是赖在我家?那我得养多少人?”

这倒是,赵构点了点头,又看向了他。

徐子桢摊手道:“所以我和卜大哥商量过这事,最后得出个结论,那就是不解散,但是也不被人收编,他们不归属于哪国,从此以一个独立的建制存在,谁给钱他们就帮谁开仗,你要问我这算什么?我管这叫——雇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