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刑场路上遇到熟人了

小说: 云裳君陌然 作者: 周景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8:34 字数:2230 阅读进度:458/458

云裳转身准备离开。

可是秦朱宜显然没有想要放过她,“站住!”

云裳果然站住但是没有转过身,秦朱宜双眼通红的大喊“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你的良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若是你不喜欢我们母子两个住在这里就说出来,我们走就是了,你以为我们稀罕待在这里吗?”

云裳被气笑了,无声的摇了摇头,她突然觉得这几日的所作所为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的存在,无影无形的在打自己的脸。

秦朱宜的这大吼大叫这么大的动静终究是被家里的其他人听到了,所幸一股脑的都挤了过来,当然包括本就在隔壁的叶秋。

“发生何事?”老夫人第一个走了进来询问道。

紧跟在后面的是云霍光以及姨娘和庶子庶女们。

可是云裳没有回答老夫人的话,只是依旧站在那里不言不语。

秦朱宜却冷眼看着云裳给大家解释“就是她,我所谓的亲女儿,刚才我亲眼瞧着她竟然要谋杀自己的亲哥哥,若不是我及时阻止,恐怕我现在就丧命于此了。”

“哗!”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纷纷惊讶,毕竟谁也不相信云裳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几日她们的都能看出来云裳对待她的哥哥可是不一般的,又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所以大家对这件事情是抱有怀疑的,可唯独云霍光也不管事情真假冲到云裳面前就指责“你这个孩子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好心思,竟然抱着这么恶毒的心思去谋害你哥哥,我真是枉费有你这么个女儿。”

就连祖母也插上一脚“你这丫头这次真的做的有点过分了,这毕竟是你哥哥呀,你怎么能……”

秦朱宜抱着儿子一直冷眼的看着云裳被众人指责,也没有出声解围的意思,反觉得云裳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情就应该受到别人的指责。

云裳从头到尾都没有解释一句,这会儿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在场的每一个人,抬脚离去……

“你看这丫头,被说到痛处了竟然负气离走,走了就当没发生了吗?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云霍光迫急败坏的指着云裳的背影继续咒骂。

他仿佛感觉到这几日生的气得到了纾解,毕竟他在云裳那里受了不少的气,却在今天都发泄了出来,真是痛快。

一直在一旁听着众人谈话的叶秋终究是看不上去了,挤进屋内就给解释。

“你们真是好样的,你们都是云裳的家人,你们竟然都不相信她?”

听到叶秋的问话大家不少人有些闪躲,云霍光当场便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关你什么事儿,我们家的事你别管赶紧走。”

可谁知叶秋却突然冷下脸说道,“恐怕这事儿我必须管,若是我走了日后就算是你们求我来也求不来。”

“你谁呀你。”云霍光一脸不屑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要求你。”他只认为叶秋是云裳的闺中密友,所以语气也不善。

“我是谁?!”

叶秋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冷冷的砸下重磅,“我是云大少爷的大夫,这几日都是我来研究林大公子的病情,现在要赶我走的人莫不是想要林大公子就此丧命?”

“我……”云霍光突然被堵的没话说,毕竟这几日他一直想着怎么官复原职,哪里关心过别的,根本不知道湖里面来了一个这么一个人物。

但是几个女眷还是多少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叶秋这会儿出来是什么意思。

叶秋也没有理会云霍光,反看着秦朱宜痛心的说道“刚才云裳只不过是为云鹤喂药已,云裳为了救治云鹤,每日每夜都在试药,你们可曾知道她每天遭受了多少的痛楚,她为了不让大家知晓,只能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忍受痛苦,如今你们竟然冤枉她,真是寒了人的心!”

话落,她气愤的转身离开。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原来云裳这一段时间闭门不出也不见人,说是感染了风寒,其实是在里头试针试药!

秦朱宜一听此话当场就觉得自己错的很离谱,想都不想就冲了出去最后在云裳的院子找到了她。

“裳儿,为娘知错了,你为什么不解释呢,你要解释的话为娘肯定会相信你的。”

云裳依旧是那副淡淡的表情“没什么解释的,回去看着哥哥吧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她淡淡的抬脚往门口走去,身后的连翘紧跟其后。

秦朱宜知道女儿生气了,却也不知该怎么做,顿时手足无措了。

刚走到门口的云裳突然回头对连翘说道“不用跟着了我自己出去走走。”

她伸手接过连翘怀中的御猫儿独自一人出了府。

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出了府以后云裳便来到一家茶楼,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若有所思的喝着茶。

“救救我,救救我……”

“我不想死,谁来救救我。”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

正巧此时外面喧闹一片,云裳放下茶杯转头望下去,眼神突然变了。

“那不是……”

楼下经过的是囚车,囚车里关着的无一不是泞王殿下慕容枫府上的人。

云裳这才想起来她好像听叶秋提起过,今日皇上下旨查抄了泞王殿下府,泞王殿下府中的这些人不论男女老幼即刻处斩。

想到慕容枫,云裳眉头又皱了起来。

如今慕容枫和云霓依旧在逃下落不明,这可是个非常大的隐患,也不知这两人会不会卷土重来。

现在……

云裳再次看向那些囚车,如今泞王府这些人都要没了命,无辜不无辜的怕是说不清楚。

就在云裳思考之时,楼下其中的一个囚车尖声四起。

“我可是泞王妃,你们还不快放开我。”

“听到没还不快放开我。”

眉心蓦的拧了下,云裳看过去这才发现其中一辆囚车里的人,就是之前成天与自己对着干那个嚣张跋扈的慕容芷若。

看她狼狈的模样还真是与她从前有天差地别之壤。

“有意思……”云裳嘴角轻轻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