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故乡

小说: 娱乐圈刑警 作者: 圆游丝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9:24 字数:2413 阅读进度:501/603

闵学“诧异”回头,没想到却真的有些诧异了。

人确实是他希冀到来的那个人,卡米拉。

但这表情是什么表情,心疼?

闵学顺着卡米拉的目光方向看去,终于了然了“心疼”的由来。

卡米拉心疼的当然不是“人”,而是他手中的这把吉他...

“马丁D41,西提卡云杉木与东印度玫瑰木的搭配,采用了前置式音梁结构,使琴声能够更饱满,更开放。”

“这是一把好吉他,但不适合初学者...”

卡米拉如数家珍般随口而出的介绍,体现出了她对乐器,起码是吉他这种乐器的了解。

“为什么?”闵学不识趣的反问。

卡米拉一时语滞,她总不能直接的说,你一个初学者用这么好的吉他,纯属浪费吧。

虽然这把吉他对于卡米拉来说,算不上顶级的,但相对于一个初学者而言,这把吉他显然确实好的过分了。

停顿了下,卡米拉没说话而是伸出了手。

闵学一挑眉,将吉他取下递了过去,顺便让了个地方。

卡米拉姿势自然的接过,浑然不像有些人拿着乐器的别扭感,彷如一体。

顺势坐在闵学让出的半截石凳上,卡米拉根本没做多想,随手拨弄起琴弦来。

完全不同于闵学的“弹棉花”,卡米拉的随手拨弄虽然也不成曲调,却莫名的有种节奏美感在里面,让人不由凝神倾听。

卡米拉没想着弹什么曲子,只是一边随便弹着,一边陷入了自己的某种思绪中。

闵学也没打断,安静的倾听着。

虽是冬日,今天却是个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普照,暖意洋洋。

湖边一弹一听,气氛异常和谐。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飞鸟突然从湖面划过,琴声陡歇,卡米拉从沉思中惊醒。

“不好意思...”

知道自己这几日的老毛病又犯了,卡米拉歉意的将吉他还回。

“如果你想学好吉他,建议还是找个老师,事半功倍。”

看得出闵学的经济条件应该比较宽裕,否则也不会拿这款吉他当作入门练手,于是卡米拉建议着。

“多谢,我会考虑的,”闵学点头致谢。

卡米拉没有深谈的意思,打算起身告辞。

这次她能出门,一是因为音乐,“顽强的”初学者精神打动了卡米拉,让其不忍看闵学一直走弯路。

二嘛,当然是因为太难听了!再听下去,卡米拉觉得自己就真的抑郁成疾了!

不过卡米拉还是要感谢闵学,正是因为这位初学者的出现,让她想起了自己当初学习和创作音乐的原动力,不畏艰险,希望与梦想!

卡米拉决定找回那个最初勇敢的自己,从阴影中走出来!

不管面前这个东方人明不明白,卡米拉都想说声“谢谢”。

然而还没等她付诸行动,就听对面的男子先开了口,“你刚才...在想念家乡?”

卡米拉闻言表情真的震惊了,她适才弹奏时,思绪确实回到了哈瓦那,古巴首都,一座怡人的城市。

那里有着她无法磨灭的记忆,那座城市还有一个名字,故乡。

“你怎么会知道?”卡米拉有些惊疑不定。

她知道自己是公众人物,但即便面前这个男子知道她的身份,也不能如此准确的猜出她此刻的想法啊。因为“思乡”这种情绪,出现在年轻人身上的概率明显低得多。

如此想下来,答案似乎只剩下一个,“你听出了我的琴意?”

琴为心声,通过琴声听出一个人的心情或是思想,并非不可能。但这种情况出现在一个初学者身上,就不能不让卡米拉意外了。

闵学耸了耸肩,并不否认。

“我只是觉得你的琴声带着某种思念,让我想起了我的家乡,华夏。”

简简单单的解释,却让卡米拉瞬间释然。

知音难觅。

要不华夏也不会有“伯牙绝弦”的故事流传。

卡米拉看向闵学的眼神,顿时变的不同起来。

这是一个懂她音乐之人!

卡米拉顿时打消了马上离去的念头,再度坐了下来。

“你是华夏人?我知道,华古关系源远流长。”

“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

好吧,咱不谈政治,只是再度拉上一层关系,卡米拉觉得这人看着更亲切了。

“闵学,来自魔都。”

“卡米拉,古巴哈瓦那。”

简明扼要的介绍,让二人正式相识。

“所以你刚才是在想,在哈瓦那生活的那段日子?我觉得你刚才弹奏的一些曲调很好听。”

闵学首先挑起了话头,他好像全然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一副要将聊音乐进行到底的样子。

不过卡米拉对这个话题倒是非常感兴趣,闻言再次要过了吉他,弹奏了起来。

“这段?还是这段?”

“都不是...”,闵学摇头。

因为卡米拉刚才弹奏时完全沉入了自己的思绪中,导致有时候弹了些什么,她自己也不太清楚。

半晌后,没找对调子的卡米拉惋惜的叹了口气。

灵感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啊...

卡米拉不由的想,如果闵学是个音乐人就好了,至少可以把刚才那段音乐的某些调子再度“复制”出来。

正这么想着,卡米拉看到闵学闭起了眼睛,嘴里哼唱了起来。

几个不成旋律的片段从其口中飘出后,卡米拉宛如被雷击中般呆住了。

这次并非“魔音灌脑”,而是因为这个曲调,不正是她想要的吗?

就是这个感觉!

没时间问闵学是怎么记住的,卡米拉马上弹奏起了这几个片段,边弹还边加入一些临时迸发的灵感元素,不多时,一大段旋律顺理成章而出。

“好听。”

等卡米拉弹奏完毕时,看到的是面前闵学竖起的大拇指。

卡米拉自己显然也非常满意,这段音乐虽然还不完善,但大体的基调已定,可以说是她自音乐创作以来,最满意的一首曲子了。

而且卡米拉有预感,这首歌做出来发行出去后,一定会大受欢迎!

为了感谢闵学的帮助,卡米拉问道,“你觉得这首歌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名字?”闵学稍作思索后建议,“既然是从你思乡之情引发的灵感创作,不如就叫做《哈瓦那》好了?”

“好的,就叫哈瓦那!”卡米拉瞬间拍板作了决定。

不但如此,卡米拉还决定在发行时,将闵学的名字与她一起,加在作曲人一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