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认识吗?

小说: 娱乐圈刑警 作者: 圆游丝 更新时间:2018-06-05 16:32:16 字数:2280 阅读进度:351/655

通过头发的长度来判定是不是一个人,午时茶大神的脑洞也真是清奇。

人类的头发不断生长,又不断修剪,每个时期的长短自然不会完全相同,小李那句话的意思,不过是让午时茶稍微结合下,以加强特征好进行判断。

没成想大神直接就用这个作为判断依据了,不过仔细想想,倒不是大神真的思维简单,实在是脸盲之人,真心伤不起啊...

现在,唯一可能的人证,还不能有效辨认出嫌疑人照片,也是醉了。

不过闵学转念一想,想知道戴玲有没有去过事发酒店,可不止这一条途径呐。

别的不说,最起码,她和午时茶应该算前后脚离开的酒店吧?

既然午时茶被狗仔拍到了,那戴玲就会那么幸运的没被拍着吗?

要验证这一点也非常简单,曹小白不是把人家狗仔的行车记录仪都弄回来了吗?到底是不是,一看便知。

说起来,这录像闵学只听小孙他们提过,还真没亲自看过。

将时间调到午时茶口述的时间段后,果然轻易的找到了想要的画面。

戴玲,真的出现在了影像之中!

但这还不是最惊喜的。

最让人惊喜的是,戴玲的腰间,真的有一条咖色皮带!

从粗细大致的来看,应该可以造成席采青颈间的勒痕。

随后闵学又调取了周边的监控录像,并在该酒店附近的一个路段,发现了戴玲上车离去的身影。

和她一起离去的,还有那根皮带!

戴玲并没有在中途将其丢弃!那是不是说明,皮带很可能还留在其家中?

“将戴玲带回,顺便申请搜查令!”闵学快速向小李吩咐道。

全程不明所以的小李,还是很给面子的应声而去了。

这起案件中,涉及到的人不少,但都很容易找到。

故而案件的难点不在捉获,而在于如何确定谁是真正的凶手。

因而不多时,闵学就在询问室,见到了他自己推断的本案最大嫌疑人,戴玲。

一如照片所显示,戴玲人很高,大约有一米七四、五的样子,看来午时茶刚才的叙述,还是给他自己留面子了。

所谓差不多高度,实际上还是很有些差距的。

虽然与照片中所穿不同,但戴玲今天仍旧是一身西服套装,加上刚刚及肩的中短发,及硬朗的五官,有种说不出的干练感觉。

对面而坐的戴玲面容镇静,一点儿异样都看不出来,于是闵学单刀直入的开场道,“戴女士,这次请你来,是与一起杀人案件有关。”

戴玲眉头一抬,“和我有什么关系?”

闵学没废话,直接上了录像截图,“事发当晚,有人看到你从事发楼层下来,同时,还有人拍到你从现场秘密而出的照片。”

戴玲嗤笑,“这能说明什么?酒店不就是给人住的吗?我还不能去了?”

“那你为什么没住就又出来了?”

“临时有事不可以吗?”

一问一答间很是迅速,戴玲显然是有所准备的。

只不过,闵学的准备显然更充分,“你怎么知道是酒店,我有说过凶案是发生在酒店么?”

最怕空气忽然的安静。

一旁负责记录的小李,能明显感觉出,对面的戴玲气势下降。

但终究是当老板、掌握众多员工命运的人,戴玲只是气势稍弱,却丝毫没影响其他。

“这件案子虽然没见诸于媒体,但坊间有传闻,我也是无意间听下面员工提到过,事后想想,那晚我居然和一个杀人犯共处在一个楼内,还真是后怕不已呢。”

这个解释也算合理吧,闵学没有揪着不放,继续问道,“你就不好奇,是什么人被杀了吗?”

戴玲反问,“我有必要知道吗?你们警方真是无聊,就这么点事情干嘛把我找来,难道说那晚去过酒店的人,就都是凶手吗?”

虽然戴玲一推二五六,却丝毫没影响到闵学的节奏。

戴玲的反应可以说都在预料之内吧。

闵学拿出一张被害人席采青的照片,摆在了戴玲面前,“这个人你认识吗?”

“是租我房子的小丫头,怎么,死的人是她?”戴玲终于露出了进入询问室以来的第一个惊讶表情。

稍显夸张,总体情绪还是到位的。

“席采青出事了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在魔都的房产没有十处也有八处,平常都是找人代为打理,租户如何,我并不十分关注。”

“这么说来,你和席采青并不熟悉?”

戴玲点头,“当然,我每天很忙的,有那么大一间公司要管理。”

“那么事发期间,你和席采青有过接触吗?”

“没有!”戴玲回答的很肯定,“我完全不知道她也在那家酒店,也没和她见过面,事实上,我和她总共见面的次数,不会超过五次。”

“哦,这就奇怪了...”,闵学又从桌面上抽出几张照片,摆在了戴玲面前。

是戴玲三次入照的照片!

“能说说为什么你会三次出现在席采青的照片内吗?”

“这...可真是巧啊!”

戴玲嘴上说着巧合,气势却不由的再一次降低,“你们警方还真是神通广大,这照片能给我一份留纪念吗?太巧了!”

闵学不置可否的一笑,拿起从一开始就置放在桌上的一个物证袋问道,“那么这个呢?”

那里面装的,赫然是一条咖色的皮带!

见到皮带的瞬间,戴玲气势一降再降,已经完全看不出大老板的气派了。

“没错,这是我的皮带,但这能说明什么?”

“你不会认为,你把皮带好好清理过,我们就什么都检测不出了吧?”

闵学说着晃了晃手中的袋子,“你也太小看现在的科技了,再说,席采青指甲内,还有你这条皮带上的物质残余。”

“既然你说和席采青不熟,甚至于没见过几面,那么能解释下这是为什么吗?”

戴玲嘴张了张,却半天没说出什么辩驳的话来,直至此刻,她才真的是气势全无。

“其实,我只是想留个念想。”

许久后,戴玲状似缅怀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