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恐怖电影

小说: 娱乐圈刑警 作者: 圆游丝 更新时间:2018-03-08 13:30:49 字数:2288 阅读进度:235/609

这到底是个什么案子,和闵学的第二本书《心理罪》又有什么关系?

闵学的疑惑包子默看在眼里,也没再卖关子的打算。

“按说你不是我们案子的侦办人,我是不能和你说详情的,但这案子我认为确实和你所写的书有关联,所以有几个问题向你请教。”

包子默洋洋洒洒说了一通,其实无非就是把闵学的身份合法化。

闵学了然的点点头,又一次充当起了“特别顾问”。

话说当时第一次担当这个“职位”的时候,他还是个小片警来着,没想到大半年过去后,发生了这么多变化。

以上只是一丝丝感慨,闵学很快聚精会神,听起包子默接下来的话来。

“案件经过其实挺简单,就是一群组团出去玩的大学生,晚上在外面露营,结果发生了一系列如同恐怖电影一样的事件。”

恐怖电影?合着死了不止一个?闵学不由如此想道,要不然也不能称其为恐怖电影了。

包子默的描述没有特别夸张的气氛渲染,甚至可以说十分简略,以下内容如若放在闵学的小说里,恐怕非得十数章不能描述。

“先是半夜有人起夜,发现一个同行之人被勒死在树上,双膝跪地,死状非常凄惨,大家打电话报警,发现居然都没有信号!”

“慌乱下,大家四散逃跑,乌漆嘛黑的,都是城里娃娃,在林子里也找不到方向,后来七跑八跑的,还是聚集到了一起。”

“结果等他们再聚集起来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女生和一对情侣不见了!”

“大部分人提议去寻找,毕竟是同学,又是一起出来玩的,丢下谁都不好,即便有胆小不敢去的,迫于面子也不好意思提出异议。”

“而且和大队人马一起走,明显比一个人安全许多,于是一群人开始寻找。”

“最后,大家在山脚下找到了死状比刚才那男生更惨烈的失踪女生,因为这个女生,是摔死的!”

“这时候所有人的神经都已经处在崩溃边缘,幸好其中有个学生组织能力很不错,将大家组织在一起等待救援。”

闵学举手,稍稍打断,“没有人逃走?”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即便是大学生,现在有车的也不少。

“他们租的中巴,统一出发,约好的明早来接。”包子默瞬间解疑。

好吧...

虽然没听出和自己的书有什么关联,闵学还是点头示意包子默继续讲下去。

“因为大家等待的中巴,约在刚才露营的地方,所以即便那边有个死人,大家还是准备去那附近等。”

“然而等大家回到原地时,赫然发现了那对情侣,一个被扒光了衣服挂在枝头,一个被击倒在地,都已死去多时。”

“......”,果然很有恐怖氛围。

听到这里,闵学大概明白包子默为什么会联想到他的第二本小说了。

这几个人的死法和死亡顺序,确实和《心理罪》第七个读者意外的类似。

闵学正等着听后续情节,发现包子默停了下来。

“没有了?”

“没有了。”

“......,这就是你说的模仿杀人?”

闵学真心有些无语,他是该夸包子默是他的忠实书迷好呢?还是该吐槽他的瞎联系?

说真的,如果不是忠实书迷,谁能看出这情节和他小说类似?

原著中,第一个死者确实是被勒死,但却是在厕所而不是树上。

第二个死者也确实是摔死的,不过是从高楼被人推下,而不是从山坡滚下。

至于第三个第四个,死法看似类似,一个挂在高处,一个被击倒在地。

但书中,高处那个是挂在旗杆上活生生被冻死的!

虽然包子默没说这位女生是怎么死的,但这里可是魔都的六月,以现在这种天气,挂几个晚上都不会有事吧?

反正无论如何,第三个死者,也不可能是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被冻死的。

这种似是而非的死法,除了包子默,恐怕不会有人将其与《心理罪》联系在一起吧?

如果非要说是模仿作案,闵学只能说,这个模仿者太不走心了。

“你说是一群大学生,那么现在都带回来做调查了?”

包子默回答,“当然,这又不是真的在演恐怖电影。”

闵学知道包子默的意思,一般来说,这样的死法涉及私人恩怨的面儿居多,不大可能是陌生人所为,将人全部带回做调查,也是应有之意。

包子默又继续道,“不过,经过我们的初步调查,邱梦琪的作案动机确实很大。”

“一来,她白天和四个死者中的三个,都或吵过架,或冷嘲热讽,再来,据同伴反映,邱梦琪平时和这几个人的关系就不好...”

闵学问道,“不会还涉及三角恋之类的吧?”

毕竟死者中有一对情侣,难怪闵学会有此想法。

包子默果然点头,“何止三角,关系那是相当复杂。”

“简单来说,二号和三号死者本来都是邱梦琪的闺蜜,后来三号在二号的帮助下,撬了邱梦琪的墙角,也就是四号死者,从此她们就开启了撕逼之旅。”

呃,果然是三个女人一出戏。

“那一号死者和她们有什么关系?”闵学疑问。

“说起一号来,真是痴情男二典范,他一直暗恋三号,即便三号投入其他人怀抱,仍旧关怀备至,邱梦琪那性子你是没见过,平常少不了找三号的麻烦,于是一号就经常出头为三号打抱不平...”

好一出狗血大戏!

以闵学的思维,听起这宛如女站小说的情节,都忍不住懵懵的,虽然其中的关系不算复杂,也并不难懂。

不管怎样,犯罪动机是有了。

“即便如此,邱梦琪一个女生,也很难实施这一系列的犯罪吧?”闵学再度提出了疑问。

如果说将死者推下山坡轻而易举,用器械打人也容易办得到的话,那么一个女生是怎么把一个男生勒死在树下,又把另一个女生挂在树枝上的呢?

这活儿,恐怕换成一般的男生都干不来。难道邱梦琪是个孔武有力的女汉子?

谁曾想,包子默直接摇头,“谁和你说我们怀疑邱梦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