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可以收工了

小说: 娱乐圈刑警 作者: 圆游丝 更新时间:2018-01-26 16:53:58 字数:2334 阅读进度:149/655

现场勘察不用吩咐,大家都是熟练工,已经开始各司其职。

闵学进入现场后,发现血腥味非常浓郁。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死者,她倒在客厅靠近卧室的一端,脖颈处有多处伤口,附近地面已经被鲜血浸染,场面很是血腥。

凶器是一把水果刀,就掉落在死者身边,还有一块沾满血迹的毛巾,很像是凶手行凶后擦手用的。

门窗均完好无损,没有强行破坏的痕迹,但家中物品非常凌乱,柜子、抽屉都有被翻动过的迹象。

因为还没联系到家属,无法确定具体财物损失。但给人的初步印象,似乎是入室盗窃被主人发现,进而引发的血案。

闵学靠近尸体,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伤口集中在脖子上,怕是得有数十道刀口,但是这个走向...

闵学陷入深思。

这时,和派出所打听完资料的曹秋白回来了。

刚到现场门口,闻着空气中盈溢的血腥味儿,曹秋白的脸色就开始不太好了,但她还是硬挺着进了门。

看到尸体的一霎那,曹秋白的脸色一变再变,有点说不上是什么颜色,脚步不由的迟疑起来。

曹秋白捂了捂嘴,有点想吐的意思,最终还是忍住了。

这些小动作当然逃不过闵学的眼光,话说曹秋白的表现,才是一个正常新人应有的反应吧。

闵学觉着他自己挺奇怪的,似乎天生为案子而生?

记得他初次见到尸体啊血腥场面什么的,就没发生过啥特别的反应。

而且上次在香湾开枪杀人后,好似也没出现什么大的心理问题。

话说电影里演的那些警察首次开枪杀人后,不都要接受很久的心理辅导吗?有些人甚至就此再也不敢拿起枪?

结果换他这竟然P事没有,还淡定上传了新书?

有些费解,闵学只能赞叹自己的大心脏,并将其归类为问心无愧一类,所以身心健康吧。

有些问题,深究是没有结果的。

曹秋白在门口客厅边上徘徊了半天,终于还是走了过来,但仍旧不敢太靠近尸体,眼睛也不敢往死者身上看。

她直视着闵学道,“闵哥,我问过了,死者名叫董阿妹,六十三岁,丧偶独居,为人有些孤僻。”

“她有一儿一女,均在魔都,都已经结婚生子,但都有自己的家庭,不和老太太一起住。”

“据邻居说,老太太的女儿逢年过节还会回来看看,儿子前些年基本没怎么见过人,但最近回来的挺频繁。”

曹秋白说到这里,有些想吐槽。

闵学配合的问道,“为什么啊?”

说话就得有这种捧哏的人才带劲儿,曹秋白闻言八卦之魂奋起,“据说老太太的儿子做买卖亏了,打上了这套房子的主意!”

“所以说,生儿育女有什么用?养了一辈子养出个白眼狼!说什么养儿防老,老了还不是要一个人过?死了一晚上了儿女们也没发现。”

看来曹小朋友很激愤啊,吐槽了半天才发现场合不对,赶紧转换语气又陈述起来。

“事发时,周边的人都没感觉到异常,也没听到动静。只是今儿早上,邻居发现老太太门没关,好心去提醒,这才发现人出了意外。”

“据周边人讲,老太太虽然为人孤僻,但没听说和其他人有矛盾纠纷,所以我觉着应该不是仇杀。”

“联系近况,老太太的儿子应该是最可疑的,他在找房产证的时候,被老太太发现,双方起了争执,然后儿子一怒之下痛下杀手!”

“哦,当然,以上只是我的猜测,只是觉得可能性比较大,仅供参考。”

“还有,附近监控我也去物业调取了,闵哥你随时可以看。”

曹秋白说的起劲,一时间竟然也忘了害怕,颇有几分“我干的不错吧,快来表扬我啊”的意思。

然而闵学不置可否,也没夸奖的意思,这让曹秋白激动的心情顿时凉了半截,那无处安放的小眼神,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了?”闵学终于开口。

曹秋白合上小本本,“暂时就这么多。”

“现场你还没看过吧?就下定论了?”

曹秋白不服道,“也不是定论啊,我只是把收集的证据进行了整理,得出可能性最大的结论。”

看曹秋白磨磨蹭蹭的仍旧不敢靠近,闵学索性帮其一把,“小白,你先观察下现场,再和我谈结论吧。”

“啊?”

曹秋白有些不情愿的挪着步子,但心里倒也没埋怨闵学。

她很清楚,这是新人必须过的一道儿坎,过不去的话,还是趁早申请调职吧!

这是一个小平米套房,客厅总共也没几米长,就算曹秋白一步一步的挪,没多久仍旧是到了尸体近前。

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后,曹秋白把眯着的眼睛猛的睁开,皮肉外翻,红白相间的伤口一下子充斥了她的脑海。

“呕...”

曹秋白终于还是没忍住,捂着嘴向门外跑去,好歹是没污染现场。

啧,真是新人啊...

闵学摇摇头,深觉自己任重而道远。

其实通过刚才的表现,闵学觉着曹秋白基本素质还是不错的,做事够细致有条理,工作积极性也很高。

虽然稍显武断了点儿,也侧面证明了其敢大胆联想不是?

除了现场经验不足,其他方面可圈可点吧,但经验这个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大量工作来堆积补救,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也是,能经过关队点头进队的实习生,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几分钟后,干呕完毕的曹秋白再次回到现场,这次她的步伐明显轻快了许多。

刺激使人迅速成长呀!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曹秋白几步走到尸体边上,强迫自己观察起来,片刻后,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闵学不夸她了。

看着老太太脖子上那数十道刀伤,她讪讪道,“我收回刚才的判断,儿子应该下不了这个狠手吧,死者被仇杀的可能性很大,我这就去周边继续走访调查!”

看曹秋白说完又想往外走,闵学忙伸手拦住了她,“得嘞你等等吧,现场勘察应该马上就结束了,完事咱就收工!”

“???”

闵学这话几个意思?

看现场众人都已经开始淡定的收拾起东西来,曹秋白觉着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