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舌战交锋

小说: 娱乐圈刑警 作者: 圆游丝 更新时间:2018-01-16 14:34:40 字数:2387 阅读进度:131/606

来之前,闵学并非毫无准备,他对林贤等人创作的原剧本进行了深入研究。

总体看起来,原剧本叙事还是很清晰的,人物性格也相对鲜明,毕竟是包括林贤在内,五个人磨了两年多才磨出的本子,能差到哪里去?

而且,可能因为该事件走向大体一致的缘故,原剧本与闵学扒出的剧本有很多地方非常类似。

本来闵学还不确定自己能否掌控好电影剧本,毕竟到目前为止,他还没真正实际操作过。

但这种程度的类似,让他能有的放矢,更加游刃有余的对原剧本进行诠释。

闵学不可能为了突出自己,而否定原剧本的优点,所以他在讲解时,就情节、冲突、场景、人物性格、动作设计等一系列问题做了详细分析,把原剧本的长处夸了一个遍。

闵学分析的头头是道,溢美之词层出不穷,让林贤几人听的心里很是舒坦。

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闵学一上来就各种否定,恐怕后面说的再精彩,在座的人也不免会有芥蒂。

朱镜其显然不会因为被夸赞就放下成见之心,他始终觉得,这个年轻人不过是来镀一层金,混个资历涨涨身价。

朱镜其会这么想,不光是因为闵学的年龄和外表。

现在香湾与大陆交流如此频繁,他朱镜其在业内混了几十年了,资讯自认为还是很灵通的,但闵学这个名字,在编剧行业里,他还真没听说过。

你说不是有《白夜追凶》吗?那个原著和编剧名字都叫学而时习之,和闵学现在还没半分钱关系。

而且闵学也没和林贤提过这茬儿,再说现在这部小说的电影和电视剧都没上,没经过市场检验,也没什么证明力。

因此朱镜其理所当然的质疑道,“闵先生,既然剧本已经如此丰满,我们又何必还要请你来?”

“朱先生何必急躁,”闵学仍没有半分动怒的迹象,这份涵养功夫与朱镜其的咄咄逼人相比,显然更胜一筹。

在场其余几名编剧的心理天平,在不知不觉间,暗暗向闵学倾斜着。

闵学当然知道也不能只是夸,真功夫还是要亮出来的。

“从整部电影的情节来看,布局属于单线叙事,按照抓捕主犯糯康的线索一步一步行进,剧情发展合情合理。”

“但正因为太合乎情理了,反而缺乏意外,换言之,观众看了前面,已经知道后面要怎么演了,难免会有些乏味。”

林贤点头,这点他不是没有意识到,但改了几版都不太满意。

“关于这点,我觉得可以安排几个或喜或悲提升主题的剧情进行穿插,虽然对整部电影的完整性会造成一定影响,但从整体来看,我个人觉得利大于弊。”

口说无凭,闵学翻出手机中的资料,连接显示器投放了出来。

闵学设计的几个片段,其他的先不提,首先大家都被其中的一个大胆设计震惊了。

该片段大概描述的是在金三角地区,两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在玩俄罗斯轮盘赌。

所谓俄罗斯轮盘赌,就是在左轮手枪的六个弹槽中放入一颗或多颗子弹,任意旋转转轮之后,关上转轮。

游戏的参加者轮流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头,扣动板机。中枪的当然是自动退出,怯场的也为输,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者。

旁观的赌博者,则对参加者的性命压赌注。

枪里有子弹,不知道哪一次就会被击发,但参赌的两个孩子脸上没有天真,也没有害怕,有的只有疯狂,直到...砰!

枪声响起,孩子应声倒地,围观的孩子们看到同伴死亡,发出的不是惊叫,而是欢呼!兴高采烈的欢呼!

被毒品控制的人群,竟麻木恐怖至如斯境地!

林贤沉吟着没说话,这样的设计无疑发人深省,非常震撼人心,对金三角的现状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直观有力的概括,从本心来说,他非常喜欢这个设计。

但是,要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吗?如此情节,要如何通过审核?

毕竟剧本不是他们几个拍板过了就算数的,还是要交由上面通过。

朱镜其就没这么含蓄了,他压下心中的震惊,嗤笑道,“你这样的设计,分明就是浪费时间,如果要是能如此博人眼球,我们早就写出无数的桥段了。”

面对嗤笑,闵学面色终于严肃起来,人的尊重是相互的,前面朱镜其的言语,闵学还能将其归类为文人相轻一类,但此句显然过了。

“上面有明文规定不能这么写么?你怎么就知道通不过审核呢?”

“再者,只是因为怕上面审核不过,就顾忌这个顾忌那个,这就是身为一个文人的本心吗?你又将文学二字置于何地?”

“似是而非,终是既不能讨好上面,也不会满足观众!”

被闵学一阵狂怼,朱镜其的脸上有些青红不定,不是没有言语反驳,但确实反驳不能。

朱镜其平时自视甚高,自诩文人,如果反驳闵学的话,不就是承认了自己没有文人风骨?

其实朱镜其平时为人就比较傲,资历又最老,对其他三个编剧的态度就称不上多客气。

这时候见到他被堵的说不上话来,即便知道身为一个团队不应该如此,谭慧珍几人还是有些心中暗爽,瞧闵学愈发顺眼起来。

林贤适时站了出来,“闵先生的这几段设计非常棒,说实话,我本人非常喜欢,但镜其的顾虑也是有道理的,文人傲骨自然要坚持,但我同时也是个商人啊...”

见林贤出面,闵学的神色终于略为缓和,“林导说的不无道理,我知道各位的顾虑,但我们其实可以反向思考一下。”

“考虑当前的大环境下,上面从一开始,对眉公河事件的态度就是零容忍,采取行动时也堪称雷霆之击。”

“所以我倒觉得,这次的剧本如果不把尺度放大一些,不能真实反映该次行动,反而才不符合要求。”

这番话再次让在场所有人陷入沉思。

尤其是林贤,作为掌舵人,他一直在试图通过以往的经验,来规避风险,如今听到闵学反其道而行之的言论,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虽然有风险,但值得一试!

而且这个年轻人,该收的时候收,该放的时候放,看似无害,实则局面尽在掌握,绝不是个简单人物!

“欢迎你加入团队,”林贤再次伸出了手。

此次,除了朱镜其,其余人都主动伸出了手。

“荣幸之至”,闵学一一回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