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幽灵

小说: 娱乐圈刑警 作者: 圆游丝 更新时间:2018-01-10 20:12:21 字数:2267 阅读进度:117/654

培训的事情揭过,关弘济又递过来一本档案。

“?”

“你就不好奇你当年碰到的那案子?”

莫非是?

闵学接过,仔细看去,真的是当年他当片警时,那个模仿《白夜追凶》的杀人碎尸案,也即“9·29”案。

当时因为职位所限,只能在外围值守,对内情知之甚少。

对这个案子,闵学不是不好奇的,不过有些事情,出于各种原因,真的不好打听,也不知道关弘济怎么突然想起给他看了。

摒弃掉脑海中的胡思乱想,闵学在回忆中翻看起档案。

第一起案件,公园抛尸。

第二起案件,酒吧门口草坪抛尸。

第三起案件,酒吧杀人...

等等,第三起?闵学记得,当时第三起案件是三支队在查吧?包子默还到场来着,怎么合并到一起了?

前俩案子自然有关联,是三个人被杀分两次抛尸,闵学还因为是原著作者,而被请去“协助调查”。

只是这第三起案子,不是酒吧主唱王明被杀吗?这案子也和前两起有关联?

看关弘济没有让他拿走档案的意思,闵学了然,两人暗暗达成了默契,谁都没着急。

带着疑问,闵学继续看下去。

档案有几百页之多,死者的身份背景、社会关系等都一一在列,证据材料也非常多,闵学甚至还在其中发现了关弘济的一些破案思路。

时间缓缓流逝,两个小时后,闵学以正常速度浏览完一遍,阖上了最后一页。

从档案可以看得出,这三起案件中查出的每一条线索,都经过了大量分析研究和排查追踪。

但无一例外,所有线索到了最后,都画了个大大的叉。

而嫌犯,别说指纹毛发了,竟然连一点明显痕迹都没留下,反侦察能力极强,简直如“幽灵”一般。

关弘济放下手中的文件,“怎么样,有什么看法?”

“连环杀手?”闵学不确定的猜测。

闵学说的连环杀手,是真正意义上的连环杀手,其最大的特征,就是“固定”,杀人动机、杀人模式以及杀害对象,都不会轻易改变。

这是因为连环杀手的杀人行为是为了要满足心目中一个固定的理想目标的缘故。

一般的人总认为连环杀手外观必定像疯子或狂人一般,品德低劣,事实上未必如此。

连环杀手外表多半与一般人无异,有些甚至很迷人,并且有高尚的情操或严格的道德感,甚至不乏高学历者。

他们在被发现后,往往会让周边的人感到无比震惊,有一种“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杀人”的感想。

“哦?为什么?”关弘济感兴趣的追问。

当时他提出将三个案件合并审理时,可是遭受到了极大阻力的,没想到闵学与他的意见反而不谋而合。

闵学没急着回答,而是又快速翻了一遍三个案件。

这才缓缓道,“从被害者的性别、经历等各个方面,暂时都看不出什么共性,由这一点看来,其实并不符合连环杀手的特征。”

“当然也不能因此下定论,因为可能他们有什么共性,但我们没发现。”

“我之所以觉得是连环杀手,是因为刚才在看档案时,意外注意到,验尸报告里都提到了尸体皮肤有不同程度的缺损。”

“前两个案子,因为是杀人碎尸,那么在碎尸过程中,皮肤缺损还是比较正常的,但是第三个案子...”

“尸体相对完整,而且是毒杀,那么死者王明胳膊上,看似抵抗伤的血肉模糊,就不太正常了。”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武断,也没有完整的推理理论作为支撑,但有没有可能,是一个以收集皮肤为爱好的连环杀手所作?”

闵学的设想是对是错,没人能下定论,也许只有在案件侦破后才能知道。

虽然闵学的思路有点天马行空,佐证不足,甚至其中多项特征都与连环杀手不符,却也不失为一种侦破方向吧。

刑事案件本就是如此,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只有大胆设想,小心求证。

看似不靠谱的推论,反而得到了关弘济的点头肯定。

实际上也正是第三个案件露出的这么丁点破绽,再加上其他一些因素,才让关弘济下决心将案子要了过来,并案处理。

一个在酒吧外抛尸,一个在酒吧内被杀,同一家酒吧,短时间内两起命案,真的这么巧合?

关弘济始终觉着,第三个案件,才是整个连环事件的突破口。

“近期再没发生过类似案件吗?”闵学忍不住问道。

之所以如此问,是因为连环杀手杀人后,一般都有一个冷却期。所谓冷却期,就是指两宗谋杀案间隔的那段时间。

通常连环杀手作案后,自身兴奋情绪会达到一个高峰,需要一段时间平静下来,回味并总结这段亢奋经历,并对行凶方法进行改良。

这段时间长短不一,短的可为几个小时,长的有数月甚至达到数年。

上次的两起杀人案件间隔如此短暂,没道理隔了半年还没动作啊?

然而关弘济竟给了否定的答案。

“近半年来,在魔都范围内,并没有类似案件,”关弘济说到这里,也有点无奈,这样一来,他们的推测想成立就更难了。

“全国范围呢?”闵学不由追问。

“很难排查,从第三起案件可以看出,凶手很狡猾,时间地点随机,作案手法多样,且善于伪装伤痕,基本没有留下共性的证据,要证明这一点,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完成。”

闵学遗憾点头,不是每个案子都会顺理成章的破掉,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陈年旧案积压。

想到这里,闵学倒是有点明白关弘济给他看档案的意思了,或许有让他提供思路的意图,但最关键的,并不是为了让他破案,而是给他压力。

前段时间闵学破的案子实在太多太顺了,虽然暂时还没看出来飘的迹象,但防患于未然嘛。

关弘济想给闵学敲敲警钟,让他知道,刑侦破案,绝非易事!

还有培训,也不无此意啊,都是为了让他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