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万家灯火平安夜

小说: 娱乐圈刑警 作者: 圆游丝 更新时间:2018-01-03 01:21:30 字数:2278 阅读进度:66/655

“加油加油!”

看着眼前紧张到有些哆嗦的张黎几人,闵学宛然看到了头一次登台的自己,于是不自觉的加油鼓气。

没错,时间已经到了晚会直播夜。

在蔡向东家守了好几天,结果P事儿没出,闵学都有点怀疑自己疑神疑鬼了。

莫非那盛红的老公,真就是个绣花枕头?光说不练啊!

春节前三天,自谋职业者蔡大律师,打理着包裹,带着大包小包回北河老家过年了,闵学也得以正式下岗,之后就全心投入排练中。

陈亚伟虽然给咱放了假,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积极性还是要体现的。

“万家灯火平安夜”晚会直播是在大年廿九晚上,闵学早就预订了三十的机票,就等着一结束赶回家过年。

华夏人么,都讲究个团圆不是?

张黎年纪大些,心态调整的比其他几个小年轻快的多,听到闵学的话白了他一眼,“我要有你这么帅,直接往台上一站就行了,哪还用得着紧张!”

闵学知道张黎这话是为了给另外几个年轻人缓解气氛,于是配合的摆了个“帅出天际”的造型,加上一身警服,真是blingbling的亮眼。

立马收到几个年轻人迷弟迷妹般的眼神,紧张情绪算是稍有缓解。

“张哥,你可真不容易,”拉着张黎坐在一旁,闵学笑着竖起大拇指,“不但要负责几个人的排练,还得调节心理。”

张黎苦笑着摆摆手,“再有这活儿,我可不接了,老命都没了半条,你别看我说的轻松,但台下坐着的,那都什么人?部里的老大都来了啊!要说不紧张那怎么可能?”

“尽力发挥就成了,大家的努力领导都看的到,”闵学一脸正气,果然又收获白眼一枚。

晚会开场依旧是万年不变的一段喜庆的歌舞,唯一亮点可能是请来了几个奥运冠军和航天英雄。

当然这也有可能不算亮点了,因为许多晚会都这么干过。

主持团队阵容很强大,央视的一线主持男女各派了俩,再加上公安部自己派出的两个警察,凑了个六六大顺。

在一个群口相声过后,就是盛红的独唱了,开场后第一支曲子,以她的咖位来说,位置算相当不错了。

闵学在化妆间门口看到了这位盛女士路过,头发向上高高盘起,宝蓝衣裙鱼尾拖地,显出姣好身材,颈项间珠光点点,整个人雍容华贵,没有六位数怕是下不来。

当然明星有赞助,也可以租借,具体情况闵学也不了解,没混过这圈子啊。

世人大多向往明星这圈子,觉着赚钱容易,暴富的代表,很少人会去考虑成名后的烦恼,比如来自各方的压力、网络的谩骂等等。

当然,要有多少收获,就得多少付出,这也没什么可说的。

虽然盛红竭力表现着她的气势,但从眼神中,闵学还是敏锐的觉出她的焦虑和不安。

按理说,即便是这样的晚会,一个娱乐圈老油条上场前,也绝不应该如此,闵学只能将其理解为受最近生活的烦事所迫。

在前往候场的路上,还出了点小意外,一个不知从哪混进来的粉丝,闯了过来还揪着盛红合了个影。

这把盛红搞的很恼火,发型在拖拽间都有点乱了。

助理想过来帮忙整理,被盛红直接骂跑,旁观人群纷纷暗自摇头。

盛红自己随便整理了一下,就匆匆上场了。

经过几天的保养,盛红的嗓音总算是没那么干涩了,但总归不是完美状态。

果然,在歌曲副歌时,有一个音差点上不去破音,被导播紧急切换到了带妆彩排录像,好歹是没出什么乱子。

张黎几个人在盛红登台的时候,就在候场了,说起来也挺缘分的,盛红唱完了就是他们几个上场,而等他们表演完,正好轮到闵学。

张黎几人表演的是一个情景小品,叫《在路上》,大致说的是一个警察在村口逮住一个制假造假的嫌疑犯,之后发生的一系列趣事。

梗不算新,但也不是特别尴尬。

闵学看过几次彩排,张黎几人的表演都挺到位,今天也没出什么岔子,尤其最后那段“在路上”的表白,让闵学听后深有感触。

从警两年,闵学的大年三十都是在值班中度过的,这也是他今年执意要大年三十赶回家的原因之一。

管中窥豹吧,闵学相信全华夏还有许许多多的警察和他一样,逢年过节的时候还在工作岗位上。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职业也一样,其实没那么多高尚的理由,大家都是为了生计。

当主持人朱俊介绍到接下来的节目是《少年壮志不言愁》时,闵学已经在舞台上准备好了,一身笔直板正的警服,整个人精神抖擞。

前奏响起,大屏幕开始播放经过林博然剪辑的《24小时》片段。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

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

清亮的嗓音在演播大厅上空回旋,轻重有序的发音和断句,又使这首歌曲在有少年壮志的同时,不会缺乏厚重大气。

闵学这一开场,便让全场人的精气神都提了起来,顿时赢得满堂掌声。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显身手~

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这段寓情于景,情景交融的叙唱,闵学将之唱出了新高度,奔放而又内敛的双重矛盾感情表达,竟被闵学奇妙的融为一体。

在座许多观众,都是在职警察,听起来感触尤为深刻,掌声愈发的真诚热烈。

“好!很好!我们的公安队伍正需要这样的情感表达!”台下正中央坐着的顾部长,边称赞边鼓掌。

“是不错,”一众大佬纷纷附和。

看闵学穿着三级警司警服,唱歌竟然也能如此专业,顾部长不由的好奇问向身边的秘书,“这个年轻人是我们公安队伍的?”

这么冷门的问题,秘书同志自然没准备,不过用几十秒时间打了个电话后,立马回道,“是的,是魔都市局的,叫闵学,雷嘉年雷老推荐上来的。”

顾部长点点头,只给了四个字,“人才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