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还有这种操作?

小说: 娱乐圈刑警 作者: 圆游丝 更新时间:2018-01-02 11:03:16 字数:2572 阅读进度:61/655

小胡子三人走了好半天,夏初还在那琢磨着。

“这事儿我怎么都觉着不对啊?”

闵学点点头,“诈骗未遂么,有什么不对的。”

“啊?”夏初捂着嘴,“我没听错吧,师兄你说他们三个是诈骗?”

“八九不离十吧。”闵学也没说的很确定。

夏初小嘴张的老大,“那师兄你刚才为什么阻止我报警?”

“你有证据证明他们是诈骗?”闵学反问。

“为什么不能,既然他们说自己是视频网站的,那就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啊!”夏初振振有词。

“身份是假的,自然说明有问题,但我有八成把握这些人真的是那个什么什么网的。”

“啊?”夏初蒙了,“那师兄你为什么还说他们是诈骗?”

闵学一脸的呵呵哒,“身份是真的就不能诈骗了?以前那么多皮包公司是怎么运作的?骗子也要与时俱进啊,注册个网站又不是什么难事。”

夏初恍然,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如果诈骗成功一切好说,直接收钱消失就好,如果不成功的话,有这么一掩盖身份,把钱还回去也能全身而退,真是想拍案叫绝呢!

“原来是这样!”夏初再次忿忿,“真是便宜了他们!就没什么办法能制裁吗?”

“要不我追上去教育教育他们?没准就弃恶从善了呢。”闵学摆弄着手机,随口回道。

“师兄!”夏初也不是真的愣头青,闵学在开玩笑还是看的出来的。

“好吧好吧,我和公安部门报备过了,既然已经进入了警察视线,这群人只要再动手,等收钱跑路时再抓,保准抓个现行。”闵学收起手机。

就刚才那个情况,即便把警察找来将人抓了,也没多大用,定不了罪啊!批评教育又不疼不痒的,所以只能等这伙人再次出手,与被害人分开后再抓捕。

当然,以这伙人的组织严密情况和自信程度来看,再次出手的时间绝不会太久。

刚才闵学发微讯给关弘济,说明了情况并发了三人照片,关弘济虽然只回了“收到”二字,但闵学相信其一定会把事情安排的妥妥的。

“咦?师兄你在公安方面有熟人?”

“对啊,我就是警察。”啧,闵学忽然觉得最近这话出现的频率也有点高。

......

由于小胡子三人在金陵就下车了,所以当闵学二人到京城站下车后,并没有喜闻乐见的寻仇加英雄救美桥段出现。

京城闵学当然不是第一次来,大学四年,虽不能说把四九门踏了个遍吧,许多地方却也门儿清。

呼吸着凛冽的北风,看着与南方全然不同的枯枝泛黄街景,一股别样的情怀涌上心头。

然而还没等闵学感叹完毕,就被一个呼声彻底打断。

“老三!”

刚一出站,在寒风瑟瑟中的接站人群中,就有人挥着手喊道。

和闵学差不多的个头,板寸头,浓眉大眼,典型北方大汉长相,正是闵学的大学室友,蔡向东。

“东子!”

闵学快步向前,二人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蔡向东捶了闵学胸口一拳,“行啊,看样子你小子还没被机关腐蚀,身材没走样,仍旧帅的让人怀疑人生!”

“你大爷!这才两年,就算变又能变到哪去!”闵学笑骂,“倒是你,大律师,不是应该西装革履吗?怎么还穿的跟黑社会打手似得?”

“你大爷!我这身怎么看,起码也得是黑社会大佬级别啊!”

两年的光阴,并未让同寝的兄弟产生任何隔阂。

“这位是弟妹?咦?美女怎么有几分眼熟啊?”蔡向东终于看到了闵学一旁站立的夏初。

“并不是,别瞎说,这是我在火车上碰到的小师妹...”

“蔡律!”被误会的夏初,红着脸打了个招呼,“我是刚进咱京师律所的夏初,您可能没注意到我。”

“哦哦,幸会幸会,这么一大美女进了律所,我居然没注意到,真是失败啊!”蔡向东夸张道,其实他所在的京师律师事务所,大几千人,去哪认识每个人去啊!能觉得眼熟已经算是博闻强记了。

“!”,闵学只觉得自己怕不是走错地方了吧,这还是京城吗?出门碰到的人怎么都是认识的?

蔡向东提议,“烤鸭走起?”

“必须的,想了两年了,在魔都吃的怎么都觉得不对味。”

“夏律一起吧?”蔡向东主动邀请。

夏初婉拒,这点儿眼力价还是有的,互留了联系方式打了个车走了。

“美女哎,你都不把握机会?”蔡向东撞了一下闵学肩膀。

闵学一脸鄙视,“哥要勾搭妹子还用等到现在?”

“也是哈,当年校花主动追求,你都未给半分颜色。”

“校花?谁封的?我怕真要和丫一起,早就变成了笑话!”

蔡向东啧道,“你这嘴,不去当律师可惜了,当年怎么就这么想不开,都收到金杜律所的offer了,还非要去荼毒警察队伍。”

“呵呵呵,哥的境界,岂是你们这种一切向钱看的凡夫俗子所能领悟的。”

蔡向东一撇嘴,“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给你本《道德经》,你岂不是还要去修仙?”

谈笑间,两人上车杀向了全聚德。

开车半个小时的功夫,蔡向东接了不下五个电话。

闵学笑道,“大律师啊,业务繁忙。”

蔡向东长吁,“哎,没业务的时候盼着来业务,这好不容易有了吧,又每天忙成狗,有时候想想还真不如学你,进了公家端个铁饭碗,无事一身轻。”

想想自己二十四小时值班待命和在大街小巷走街串户的日子,闵学觉着和“无事一身轻”这五个字的差距有一个地球那么远。

然而闵学只是笑笑没说什么,一般人对公家可能都是这个印象,越解释越黑,顺其自然吧。

叮铃铃...蔡向东手机再次响起。

看了闵学一眼,蔡向东一脸无奈的再次接起电话。

“吴小姐?”

“央视大楼?”

“现在?但是我现在还有其他客户,走不开...”

“喂?喂?...”

很明显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蔡向东把手机一扔,“他么的,什么大小姐脾气,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人人得捧着?老子不伺候了!”

“客户?咱兄弟什么时候聚都没关系,别耽误了你工作。”闵学听出对方是要蔡向东现在赶到央视大厦,于是开口提议道。

蔡向东牛脾气起来了,执意不去,结果没多久又接到了律所主任的电话。

在经过语重心长的教导后,蔡向东终于低头,保证马上赶到。

“我命由我不由天!”发泄式喊出一句中二名言后,蔡向东情绪得以神奇恢复。

“老三,哥带你去逛逛央视大裤衩!”

......,原来这些经典语句还可以这么用!等什么时候心情抑郁了,咱喊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