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觋(二)

小说: 豫荒归 作者: 嘉万 更新时间:2020-05-23 07:21:04 字数:2411 阅读进度:30/30

玄墨虽然对此很好奇,但是她还是知道自己的斤两有多少,所以,她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准备对此来个不闻不问,然后就发现自己的师父竟然对这个很关注的样子。

没想到啊,玄墨马上决定,竟然能看到师父不什么都可以的样子,这个觋,她一定要去围观一下。

“我和师父可以一起去看看吗?”

自我介绍道号天和的天和子连连点头,“有玄墨小友和这位医修一起去真是再好不过了!”

柳香禾用眼角余光看了下什么表示也没有的太微上人,嗯,妥了。

她还是对太微上人的医修身份存疑,不过,这一次,连天和子这种中了一般医修都解不了的东西,这位太微上人都能解,或许,他真的是个医修?

坐着传说中的飞行法器——飞船——到了离海边不远的小岛上,下了飞船,玄墨看这个自称来自豫荒唯一的一个人类帝制皇朝的虞朝未来国师的天和子一眼,实在是不明白,这么点距离为什么要乘坐飞船来?虽然她没坐过,但是她可是见过天玄宗的飞行法器的,据说能扛住神兽全力一击的飞行法器,外观好看,功能也很强大,但是在玄墨看来,在豫荒,它的运输功能,是完全可以由传送法阵代替的啊!

就像现在,明明就是很短的距离,却偏偏要用飞船来,除了能显示他很有钱之外,还能显示什么?

嗯,这是穷人一个的玄墨嫉妒有钱人的可悲嘴脸!

柳香禾站到玄墨身边一起看着飞船赞叹道,“它可真漂亮!我愿意和天和子一起同行就是为了这个!”

一点也不想对这个发表意见,玄墨看向柳香禾,询问道,“你不是说要和你的父母断绝关系吗?怎么还管这个事?”

“唉,”柳香禾苦着脸道,“我也不想啊,这不是还有那两个小家伙吗?还好有你们师徒俩弄的微阳神功,竟然可以把人的资质优化提升提前发现,两个小家伙都是有修真的资质的,等她们能入门了,我就带她们离开,让那对抱着儿子不撒手的蠢人自己过去!”

玄墨对别人家的事,只要不涉及家暴什么的,一般不插手,她点了点头,又道,“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说到自己的历险历程,柳香禾来兴趣了,“能是什么,这个天和子也遇到血咒了,他解决不了这东西,不过,也算他有本事,溯本找到了这里,只是没想到是个觋。”

“那个觋,长什么样子?你见到了吗?”玄墨对于能想出这个咒法的人挺好奇的。

柳香禾遗憾的摇摇头,“姐姐,我现在可是还是炼气呢,自保还来不及呢——三年前咱们见面的时候,你不是筑基了吗?为什么现在变成和我一样的炼气了?”

玄墨歪了歪头,“当然是因为,我散功重修了啊!”

柳香禾被吓了一跳的往太微上人那里看去。

玄墨不满了,“你看我师父做什么?”

柳香禾往玄墨身边靠靠,“哎,你那个护犊子的师父怎么会同意?废掉修为重修,你也真想得出来!”

“我是散功,不是废功,”玄墨纠正道,“我出宗本来就是为了散功让身体长大,师父不同意的话,我就只能拖个几十年,那样太麻烦了。”

“就为了长个子?”柳香禾上辈子比较倒霉,刚好生在了一个大佬们对赌的时候,对那个时候的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尽全力的提升修为,也只有这样才可以保证他们这些人能在大佬的棋局之中活下来。

像玄墨这样的,柳香禾很怀疑在他上辈子能活多久,那时候的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几分戾气,可惜到最后的关头,戾气越重反而越是只能重头再来,所以对于这样和平的时代出现了这么一个戾气重到都能让自己的神魂感到威胁的人,柳香禾很好奇,他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

对自己的观察力很自信的玄墨一眼就看出了柳香禾对她的想法的不以为然,玄墨对此也不在意,人嘛,总是要有点自己的小脾气的。

“那个男巫就在这个小岛上?”那边的天和子收了飞船之后,就在那里拿着个罗盘左看右看,一副神棍的样子——国师其实就是个大号神棍吧?!

柳香禾收拾好心情点点头,“确实就在这里。”

玄墨仔细观察了下周围,“这里没有阵法的痕迹,又看着不自然,只能是幻术!幻术需要的是破幻,用罗盘管用吗?”

柳香禾无所谓道,“谁知道呢?上一次我们误打误撞的进去了,或许这一次也会误打误撞的找到进去的路口?”

两个只有炼气期的打酱油的悠闲的在一旁看天和子找路,等的时间长了,玄墨干脆坐下来自己给自己摆了个可以移动的太极八卦连环阵,还在柳香禾的要求下给他也来了一个。

柳香禾把玩着手中这个玄墨随便找的石头,佩服道,“这个就是这个连环阵的载体?你这脑袋是怎么生的啊?”

玄墨给师父也塞了一个,这才道,“这个其实是我们阵符峰一条路的基本应用,阵眼不是石头,是你这个自带灵气的人,这块石头呢,其实算是一个可以放大的阵法!唉,和你说不清楚。”

就是人为造一个磁场,这一点,在灵气这种高能量物质到处都有的地方,其实是个很容易的事,这个石头,就是一个袖珍阵法加增幅器,只需要引动,找一个阵眼,它就会自动引动天地之间的灵气形成这个石头上的阵法。

玄墨此行首先需要的是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样才可以不让师父分心顾及到她这里,干脆就做了一次性的阵法,至于这个阵法能坚持多久,就要看她注入到里面的她的丹田里的模板灵气能坚持多久了。

在丹田里做阴阳八卦的好处现在也显现出来了,那就是布这个基础阵法的时候简直是一蹴而就,完全都不用有任何的迟疑,玄墨怀疑时间长了,她发出的招式会不会也是这个?太可怕了,看来要可以的训练一下自己了,不能顺其自然了!

太微上人看天和子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那个近在咫尺的路,有些不耐烦了,他拉过徒弟,直接顺着那条路往前走。

“师父,这个路不是幻术吗?”

玄墨看了下跟在后面的柳香禾,给太微上人传音。

太微上人传音回来,“你那双眼睛看到的是真实,虚幻的,你是看不到的。”

玄墨皱眉,“可是我怎么看都是很别扭啊!”

太微上人微微摇头,“那是专门改出来的。”

玄墨不解极了,“这个男巫做事好奇怪啊!”

血咒只生女,真实的地盘像幻术,也不知道真实的小岛是什么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