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文姓兄弟

小说: 月夏田缘 作者: 念风子 更新时间:2019-08-12 21:46:07 字数:2309 阅读进度:223/595

沈忠坐在家里唉声叹气了好几天,外面传的那样难听,觉得自己简直没发脸见人了。

“爹,眼看着四月中旬了,该春种了,天还没下雨。您还是张罗着去平头村看看地,赶紧再打两口深井吧!”

沈忠激灵的站了起来,踱着步子在屋子里转着圈,转的小夏觉得都头晕。

“爹,你就别多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地种上。”

“你说的对,俺明天就去。”

沈忠是个说道做到的人,第二天早早的就带着庆叔出门了,平头村那边赶着牛车一个来回就要小半天的时间,小夏觉得今年应该找一个靠得住的人常驻那边,如今乱民越来越多,要不然她真的不放心。

要说靠得住的人,吉祥两口子就行,家里又该买人进来了。

小夏把吉祥两口子叫进了正堂,二人还有些局促不安,他们知道主人家做主的往往是这个瘸脚的二姑娘,而二姑娘也是一个有能力的。想到如今的年头,难道要把自己两口子卖了?

二人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惊慌失措,他们不想再过流离颠沛的生活了。

“我找你们来,是有件事交给你们做,不知道你们没愿不愿意。”

二口子对视一眼,不明白二姑娘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赶他们走?

“你们也知道家里在平头村那边有五十亩的水田,我爹也不可能无时无刻的去看着,我想把你们安排到那边做管事,以后你们就不用再做下人的活计了。我会在那边先给你们安排一个院子,吃穿用度你们都不用愁,要是你们今年干的好,我会在年底的时候给你银子作为工钱。银子的多少就要看你们做事的心用了多少。”

吉祥两口子一听,顿时跪了下来,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只知道眼泪流了出来。

“你们愿不愿意?”小夏又多问了一句,虽然是一件好事,但是还得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去做,不然总得有后患。

“俺们愿意,愿意,谢谢二姑娘的栽培,谢谢小夏二姑娘的信任。”两口子磕头,心中的感激半点不做假。就是在主人家待的再舒服,也不如自己当家作主,再做个小管事来的舒坦。

“行,等明天,吉祥你就跟着我爹和庆叔去那边熟悉环境和活计,等到春种开始,你们就要去那边生活了。”

“那厨房这边咋办?俺也没什么能干的,俺还是留在厨房给夫人做饭吧!”吉祥婶也是个忠厚的,她去了平头村有啥用,二姑娘对俺们好,俺们也不能不知道好歹不是。

小夏淡淡一笑。

“你去了当然是照顾吉祥,也帮着照看照看水田,地里的活计倒是不用你干。我可不想拆散你们夫妻,就算你们不怪我,既然你们尊称我一声二姑娘,我就得为你们考虑。”

吉祥婶感动的哭了,遇到这样的主子,一辈子做牛做马也值了。

“那厨房这边?”

你们放心吧,我会尽快再买人回来的。

这边刚把吉祥的事安排好,就有人找上门,小夏就坐在正堂里没动,不一会,吉祥带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小夏放下茶碗,见了男子,丝毫不觉得意外。

“坐。”

男子有点不安,站在地中间,没动。

小夏也不急,就等着他开口,有些事情不是逼的,让他主动面对现实,才行。

小夏又喝了一碗茶,男子依旧没抬头也没动。

这时正堂的帘子又被掀起来了,吉祥又走了进来,带着一个年纪不大,长相有点猥琐,还缩头缩脑的男子走了进来。

“二姑娘,这是隔壁村的文九,是来卖地的。”

一直低着脑袋的男子听了赶紧抬头,一看,气的眼睛都红了。

“老九,你这里来干啥?”

文九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呦呵一声。

“四哥?你也是来卖地的?”

小夏坐在上位,没想到今天来了一对兄弟,往椅子上一靠,看起了热闹。

文四一把揪起文九的脖领子,气急败坏的一吼。“你滚回去,家里就剩那点地了,你卖了以后吃啥?你让爹以后怎么过?”

文九一把甩开了文四的手,毫不在乎的样子,吊儿郎当的呲笑道“你管俺,你都分出去过了,家里的事你少管。”

“俺不管,你都得把家里的地卖光了。”

“你不是也来卖地的,又什么资格说俺,养活你家的一群娃子就不错了。俺不卖地,俺吃什么?爹吃什么?爹都三天没吃饭了,你管过吗?”

文九把文四问住了,是啊!他连自己家的孩子都养活不了,爹吃不上饭,他也帮不上忙,他还能做什么?他枉为人啊!

文四痛苦的蹲在地上,捂着脸,也不吭声了。

文九拽了拽自己的领子,看向一直坐在首位没有出声的小夏,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招待他的人会是一个小丫头,还是一个漂亮的小丫头。

沈小夏毕竟是一个姑娘,所以一般她见外人的时候,沈飞都会充当一个透明人站在一旁。沈飞见文九的眼神不对,当即一声厉呵。

“这是我们二姑娘,卖地的事二姑娘可以做主。”

沈飞习过武,本身就有习武之人应有的英气,再加上这两年见识不少,身上的硬气吓唬吓唬山村野夫还是绰绰有余的。

文九被吓了一跳,缩了缩脑袋赶紧低下头。

“你打算卖多少地?”小夏见对方规矩了,这才开口

文九想了想,开口道“五亩的水田全都卖。”

小夏听了,又看了他一眼,倒是一个有点脑子的,大概是想着天旱,水田种不了,旱田或许还能种,就把旱田留下了。

“行,你知道价格吧!你什么时候带地契来,什么时候就可以拉粮食了。”

文九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俺已经带来了。”

小夏也痛快。给了吉祥一个眼神,道“地契留下,吉祥带他去称粮。”

吉祥领着面带笑容的文九走了,文四依旧蹲在地上想。

“你倒是没有你弟弟想的开,看你是个稳妥的人,心里一百个不想卖地,但是家里又断粮了,是不是?”

文四依旧不动,也不回答,一般沉默寡言的人心里设防都很严重,不愿意于人敞开心扉。小夏也不在意,接着关心道。

“三斤多的粗粮,你能撑四五天真是不容易了,那个还应该喝奶的娃娃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