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风卷残云01

小说: 月落星沉夜未央 作者: A独揽清风 更新时间:2020-09-16 13:57:51 字数:2103 阅读进度:137/164

惊蛰已经过去了,大地依旧笼罩在厚厚的积雪中,天地间白茫茫的,连春天的影子也不曾瞥见,更看不到一丝新生的迹象。

天与地都是白色的,冷的要命。慕容瑾蹲在芍药园边,手里握着半截枯树枝,神情专注地、轻轻地扒拉地上的积雪,一层,一层,轻轻地拨开,她的动作很轻柔,很仔细。

“公主,咱回屋吧,外面太寒了。”白芷手捧着披风,站在她的身后道。她仿佛没有听见,依旧用树枝轻轻地在积雪上划过,卷起薄薄的层。

“今年的春天实在是太冷了,往年这个时候都能看见柳树抽芽了,”白芷自言自语地说着,目光不禁瞟向不远处的几株垂柳,原本就纤弱的枝条在这冰天雪地里显的更加干瘪枯瘦,似有似无地佛飘动着,样子有些令人担心,不知道它们还能不能撑过这段日子。

“是啊,这个春天太冷了——我想看看去年种下的那些芍药是否还活着。”慕容瑾漫不经心的说着,手中的树枝依旧没有停止。

听见慕容瑾终于给了回应,白芷的心也松了些许,道:“公主放心,这芍药喜寒,有这么厚的雪焐着,它们肯定活得不知道有多欢实呢。”

“白芷,我们明天就要上路了对吗?在上路之前我想再看它们一眼——这是母后生前最喜爱的花。”慕容瑾说,她的声音很轻、很细,像是梦呓般呢喃着,但是白芷听得很清楚。她轻轻地将披风展开,披在慕容瑾的身上,她挨着慕容瑾的身边蹲了下去,伸出双手将面前的雪一层一层地赶开,谁料那不争气的眼泪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着,落得越来越急,在雪上砸出了一个个小坑。

终于,薄薄的雪下露出了几个粉嫩的点儿,新鲜的令人心动,娇嫩的却又令人心疼。白芷顾不得抹一把脸上的泪水,惊喜道:“公主——”

看着这群可爱的小家伙,慕容瑾的眼里不禁涌出一股淡淡的忧伤与深深眷恋,就这么看着它们,一眼万年,仿佛岁月又轮回到了十年前。再回首,却早已物是人非。

“盖上吧,别冻坏了——往后,不知它们可否还记得我?”说罢,她便起身,劲直走开,独留白芷一人在那将一抔抔白雪又重新盖了回去。

杨莜带着妙茱等人一直站在不远处的廊檐下,静静地等着。看着慕容瑾走了过来,杨莜迎了过去,为她掸了掸衣角的碎雪,心疼道:“冷吧?跟母妃回去吧。”

大大小小的“囍”字贴得随处可见,一众丫鬟、婆子、杂役在张茂、苏盛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穿梭在府中的各个角落,他们在打理着明天的嫁妆。里里外外,热热闹闹,熙熙攘攘——这本该是个喜庆的日子,因为这儿的主人明天就要出嫁了。

“这些都是母妃为我准备的吗?”慕容瑾问。

杨莜摇摇头,轻轻地探口气道:“一早宫中送来的,这只是一小部分,听说嫁妆都从宫门口摆到了城外的官道上了。”

“这算是把我风光嫁出去了?双亲已故,长兄如父,也实在是有些难为咱们皇帝了。”

“公主,咱们皇帝心里可未必这么想啊——他之所以肯花这么大血本来送嫁妆,绝不是为了给咱公主争面子,他的真正目的怕只是为了讨好南越罢了!再说了,这些本就是咱们公主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的。”妙茱插嘴道。

妙茱说的没错,众人自然也都心里有数。慕容珺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除了恭维南越之外,鉴于慕容瑾在北国的威望与地位,他不得不如此。更重要是,慕容瑾的嫁妆那是风清瑶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的,慕容珺要做的只不过是把这些东西让人一件件从宫中的库房里搬出来罢了。

看着那一件件稀世珍宝和数不清的金银细软、绫罗绸缎,慕容珺的心很痛!但是无奈,因为这些东西在风清瑶去世的前一年就已经筹备好了,这件事就连皇宫里的耗子都知道,而清单一直就握在李林的手里。若说对于父亲慕容豫章,慕容珺的心里是敬是怨,那么对于母亲风清瑶,他的心中除了深深的敬重之外便是浓浓的爱,这种爱与风清瑶对他们的爱一样,深沉而又坚定!也许是缘由于此吧,在慕容瑾出嫁彩礼安排这件事,他完全遵照了母亲生前的意愿,便交由李林一手去操办了。

“瑾儿,打明起,你就将远离故土,嫁做人妇。风雨迢迢,山高路远,母妃只希望你今后都能好好的,一切重新开始,前程往事概不过问——”说着,杨莜的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珠子从眼眶中滚落下来。

慕容瑾伸出手,为她擦拭着,轻轻笑道:“母妃,这大喜的日子,不可哭。十几年来这么多劫难我们都顺顺当当地过来了,往后的日子一定都会平平安安的。反倒是把母妃一人留在这儿实在让瑾儿心有不安,我想让妙菡留下来陪着母妃。”

“不行!”听闻此言,杨莜顿时止住了眼泪,连声音不禁也抬高了几分。遂又压低了声音,厉声道:“你又忘记母妃说过的话了,那是个怎样的地方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只要身在宫中就难逃是非旋涡,何况他还是个无依无靠的失势皇子,前途莫测,福祸难料,若有可能,我倒是希望自己也能跟着你过去!”

慕容瑾拉着杨莜的手摇晃着,故作撒娇道:“母妃别生气了,瑾儿知道母妃的良苦用心,她们几人几乎都是从小就陪着我一块长大,就是母妃想留下她们我也舍不得。不过这往后没有瑾儿陪在母妃身边的日子,母妃也要处处小心,事事谨慎。”

……

寒风裹着细碎的残雪,胡乱地拍打在窗棂上。“母女”二人一会说,一会笑,从并州聊到京都,从第一次相见聊到如今相互陪伴,尽管往事只能回味,若时间就定格在此刻,也将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