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坏蛋,不许舔我

小说: 雨季卷一乱雨纷纷 作者: rayamm 更新时间:2015-06-10 18:01:54 字数:6257 阅读进度:11/21

作者:rayamm十一、坏蛋,不许添我

小雨朦朦胧胧中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正被一个温暖滑腻的所在包围著,清醒过来的小雨没有睁开眼睛,这里只有自己和惠梅姐,难道惠梅姐竟然会……想到这,小雨一阵兴奋,大**不自禁的挺了挺。随即自己的宝贝被从那温暖的空间给退了出来,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乖宝贝,睡醒了?”原来是自己亲爱的妈妈用她习惯的方式喊自己起床。

睁开眼睛,看著妈妈又把自己的**含进嘴里吮吸:“你怎么现在来了?惠梅姐呢?……哎呀……”

听到儿子的惊叫,倪楠抬起头:“怎么了乖儿子?”

小雨看著大开的房门,低声道:“妈……你不怕惠梅姐看见?”

倪楠咯咯一笑:“看见就看见好了,妈妈不怕你怕什么?乖乖的躺著,让妈妈好好伺候你!”说完又将儿子几近有八寸长的大**又吞进嘴里吮吸添咬起来。

听见妈妈这么说,小雨以为薛惠梅已经走了,便安心得接受妈妈的服务。

************

凭心而论,小雨自从和妈妈姐妹俩有了**关系后,很少有超过三天没尝过肉味的。起初的时候,倪楠、倪珠对小雨的需求无度都有些担心,不过都以为小雨是初尝此道,特别好奇而已,渐渐应该会正常的。

可事情却没有像姐妹俩所想的那样发展下去,小雨对两个美人妈妈、姨妈的身体越来越贪恋,还只是十五岁不到的孩子,几乎是到了夜夜**、无欢不睡得地步。倪楠姐妹俩在极大的满足后,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是她们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正常人如果向小雨那样没日没夜的宣淫无度,再怎么精壮的汉子也会被吸干拖垮,可是小雨却好像越弄越精神,一天到晚神采奕奕、体力充沛!

这让姐妹俩很是纳闷儿!思量再三,还是带著小雨到男性医院去检查。当然她们可不会说不该说出去的事情,只是说小雨染上了**的毛病,而且非常的严重,天天都要**、而且经常每天还不止一次两次。

医生给小雨仔细做了检查,可让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小雨的身体一切正常,正常的不得了。无论生理状况还是心理状况都非常的优秀!这下可让倪楠姐妹纳闷了不短的时间。可后来的一场庙会终于揭开了其中的秘密。

那是一次政府组织的开春祈福的活动,地点就是距B市大约十五公里的图山大悲寺。

这大悲寺是方圆百公里内非常有名的一座庙院,供奉的就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据传这里的菩萨非常的灵验,很多病痛缠身的善男信女来此拜佛烧香后都能病去无踪!

而据传庙院中还有位年近两百岁的得道高僧,号曰“道僧”,此僧功参佛道两家,百岁前参道,百岁后参佛,道佛皆为所用,已经修成世间一地仙。如果能得到他的垂赐,那真是好处说不完。所以此处的香火虽然已经是现代社会,**的天下,但仍然很旺!而政府虽然是**的政府,但因为老百姓们都对大悲寺非常信仰,所以正好也就利用大悲寺每年一次的庙会的机会,和寺庙来一次强强联合、利润共用。这也到是皆大欢喜!

倪楠姐妹都是市政府高级官员,当然也不例外的参加了这样一次盛会。我们的王小雨同志身为领导家属,呵呵,自然一并列席!

她们参加完开始的开春大会后,就离开政府团,在大悲寺中漫步欣赏寺中的优雅肃静之景。在他们想要进寺庙后院的一处偏僻小院时,却被一个小沙尼拦住,原来此处住著一位常年闭关静修的高僧,外人不便打扰。

他们本来也就是随便转转,人家不让,他们也就转身要回。可这时候小院中却传来一声苍老却雄浑的轻唱:“三位施主留步,可否降尊屈驾,来小舍一叙?”

三人面面相窥。

小沙尼合什行礼道:“老师父请三位施主进去相谈……请……”

倪楠母子姐妹三人都感觉有些诡异,因为那小院中看去并没有任何人影,而院落中的房舍又是偏于一旁,并不能看见院外的情形,那里面的老师傅如何知道自己三个人在外面的?但他们还是跟著小沙尼进了小院。

他们进了房间后,看见了一位老的看不出年龄的僧人盘膝而坐,他除了一把似乎要长到脚面的白胡子以外,竟然一头白发也垂至要部。看样子虽然瘦的皮包骨,可是一双眼睛中确是精光闪闪,一点不现老态。

可是等他们坐下,小沙尼掩门出去以后,老和尚的第一句话差点没把三个人吓死:“施主三人既是母子之实,却有夫妻之像。既有姨亲之名,又有合体之缘。真是千古偶遇啊!”

倪楠未曾想这老和尚一见面竟然就看出自己三人之间的暧昧关系,忽然想起,莫非眼前这个老和尚就是传说中那道僧和尚?就算他真是那得道高僧,但为防实情泄漏,自己也只有……杀机一现,倪楠站起身来把手伸到腰侧:“大师真的是仙人……”

老和尚摇摇头:“施主不用紧张,你等之事在我看来未尝不是喜事福事!”

三个人都不理解老和尚的意思,相互看了一眼,倪珠问道:“大师,你……你有什么要指教我们的?”

老和尚深深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闭上眼睛:“这位小施主满头帝皇之气,紫薇绕顶,应是那轩辕在世,将来必将是龙头绝顶上的人物。可他腰腹间却彩气缠绕,妖氛不离,这是他出世之前有邪物缠身,想要借他之手脱化飞升!正巧你们用至亲之阴、至血之精化了邪物的纠缠,现在那邪物已经哀哀待毙!可是万事皆两面,你们和他行逆伦之道,也激发了他轩辕所修的御女之体,现在他年纪尚小,以你们二人的皮肉还能经受,等他过了双十大限,如果不能有足够让他满足泄欲之河,他必将精血暴涨而亡。阿弥陀佛!”

听著老和尚说出来的话,三个人全都感觉是在听天书!倪珠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师说的似乎太玄奥……再说大师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

老和尚接道:“信则生,不信亦生,只此生非彼生!来为缘,去为缘,然来去皆为缘!乘法,送客!”房门咯吱一声打开:“三位施主请……”

三个人被送出小院后,都感觉自己好像去外太空走了一圈。回到家后仔细回想老和尚的话和老和尚未见先知的本事,都对他说的七分信三分疑。而后来小雨的表现却让他们越来越相信老和尚的话。可后来再去大悲寺,却再也没有见到那个老和尚!

************

小雨这次受伤,前后整整有十天的时间没有**,就只有上次在医院中妈妈怕他憋坏了,给他吹出来一次。

此时看见妈妈满脸春情的俯在自己双腿之间,心想今天可要好好爽一把了。

他今天看见妈妈穿了件及膝的奶色西装套裙,腿上套了件浅黑色裤袜,就问妈妈:“乖老婆,你今天没穿裤子,别告诉我你也没穿开裆裤啊?”

倪楠抬起头,用手套弄儿子的粗大性器:“咯咯……妈妈穿什么要你管啊?再说,你现在还没好,可不能乱来……”

小雨连忙求她:“不行啊,我这几天好像要被火烧死啦,大不了我睡著你上来嘛!乖妈妈,快来……”说著起身把妈妈拉到自己身上。

看见儿子拉自己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舒服,倪楠才放心的跨开大腿蹲在儿子的腰上:“那说好了,你不许动哦……”

此时倪楠双腿大开,裙子已经褪到腰部。那乌黑浓密的**从裤袜裆部的开口长出,郁郁葱葱好不淫糜。而那**包围著的肥嫩**此时也已经滑腻湿润,性感非常。

倪楠扶著被自己吮吸的油光发亮的**,纳到自己的**口,腰身一沉,把大半**吞入体内,再轻摆肥臀,终于全根没入。

巨大的紧迫感和涨满感让母子俩深深的体会到性器**的快感。此时,小雨并不知道薛惠梅就在外面的客厅里,他双手扶著妈妈的细腰:“啊……好楠楠,你的**还是这么紧,好舒服……快动啊,让老公爽……”

而倪楠却是故意要薛惠梅知道她和儿子在**。

她双手扶在儿子的身体两边,撅起肥嫩的大屁股,开始大力在儿子的胯间起伏,臀肉碰撞儿子的胯间发出啪啪的暧昧声音:“嗯……嗯……好儿子……好老公……楠楠好舒服……**美死了……”

母子俩正做的情迷,忽然想起了清脆的铃声。倪楠的手机响了,小雨顿感扫兴:“妈妈,别理它。”

“不行,可能有很重要的事!”说在坐在儿子的大**上,拿过边上的手袋拿出手机:“喂,你好……什么?真的……好好……我马上去局里,你们在那里等我……嗯,就这样……”挂了电话,倪楠歉意地看著自己的宝贝儿子:“对不起老公,有件很重要的事楠楠要去处理,晚上回来再好好伺候你好吗?”

小雨虽然万分舍不得现在让妈妈离开,但他也知道妈妈最近在做什么事情,点点头:“那妈你要小心。”

倪楠趴下在儿子的嘴上亲了一口:“好老公,我知道了!”说实话她现在也不舍得把儿子的**给吐出来,可惜没办法。

倪楠狠狠心,脱离儿子了的身体,下床整理下衣服,又安慰了儿子几句走了出去。

盯著自己仍然保留著妈妈体内液体的大**,小雨有点哭笑不得,怎么把我晾这啦?真要把我给憋坏了啊?没办法了,先去弄杯冰水降降温。小雨光著屁股一使劲蹦下了床,没感觉到疼痛,又抡了抡胳膊扭了扭腰,一切正常!啊哈,好的差不多啦!小雨的心情立马好了起来,挺著个大棒子,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啊……”一声尖叫!并不是坐在沙发上的薛惠梅发出的,而是我们的小雨大少爷。一眼看见薛惠梅坐在沙发上莫测高深的看著自己,小雨第一时间做的事情是连忙用双手盖住自己的小弟弟,不过好像没办法全部盖住!第一时间想的事情是自己和妈妈刚才的做的事她都知道了!这个怎么办?小雨一时间呆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办了!

看著小雨那滑稽样儿,薛惠梅忍不住噗哧笑了起来:“怎么?害羞啊?你那丑东西我又不是没见过……”

脑海里还在回响刚才倪楠的话,惠梅,现在给你个选择,一就是现在跟我出去,从此你就当不认识我们,只要你不把我们的事说出去,我决不会伤害你。再就是留在这里,等小雨出来……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如果你选择后者,就决不可能再有后悔的机会。

后来薛惠梅信誓旦旦的告诉大家,当时她是决定跟著倪楠出去的,可是突然全身没了一丁点力气……大家听了都是暧昧的笑容,只有小雨相信她,我也纳闷以你当时的性格怎么会接受这样的家庭。只能说是天意!

小雨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惠梅姐……你……我……我妈她……”

薛惠梅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继续逗弄小雨:“怎么喊妈了?刚才不是还叫好楠楠吗?”

小雨此时好像被突然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一样,一动也不能动:“你……你都知道了……”薛惠梅站起来走向小雨,那娇嫩的小手中甩转著她的NOKIAn81,眼光中有那么点让小雨怕怕的东西:“知道什么?知道你和你的楠楠在里面翻云覆雨颠鸾倒凤?嗯……?”说著已经走到小雨身边,手往下一拍,小雨的小弟弟立即失去自己两位五指兄弟的保护,孤立在外面,不过,此时的大将军似乎因为惊吓已经缩头缩脑,不再有片刻前的意气风发。

让小雨更加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薛惠梅若无其事的把投降的将军一把抓在手心里:“咦?它怎么了?怎么不张牙舞爪了?刚才不是还挺神气的吗?现在怎么成了斗败的将军了?”

不甘承受女同胞的蹂躏,将军又振作起了精神,摇头晃脑的站了起来。小雨此时一万个不愿意自己的小弟弟再起来惹事,现在搞不清眼前这个带刺玫瑰到底是什么状况,万一一不小心让她给自己和小弟弟分了家,嘿嘿……看见小雨的宝贝又站了起来,薛惠梅手里渐渐用了力气:“哼哼,还不老实……”

“别……别……好疼惠梅姐,你可别开玩笑啊?它可经不起你一下啊!”

看小雨真的快要哭出来了,薛惠梅还真怕自己把他给玩坏了,手里渐渐的松了劲:“怎么了,怕我把你给变成太监啊?”

薛惠梅继续逗著小雨,这样有一下的没一下的。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毕竟她还是含苞未放的花骨朵!

可小雨却被她模棱两可的态度搞得心里七上八下渐渐的上了火,这死丫头到底什么意思?搞得我魂都快吓没了!妈的,不管她了,现在就把她给吃了,如果她反抗最多打我一顿,总不能杀了我吧?反正她已经知道了我和妈妈的事,不吃了她自己和妈妈还有好日子过吗?心中想著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也不问自己是不是糊涂的可以。

突然他张开双手一把将薛惠梅曲线玲珑的身子给紧抱在怀里:“好惠梅姐,你把我小弟弟给弄醒了,你要负责把它给哄睡了……”

紧抱著怀里的青春**,小雨闻到了比刚才更加浓郁的清新气息,这是在妈妈和姨妈身上感受不到的东西!

突然被小雨抱在怀里,薛惠梅有点不知所措,想把小雨推出去,但忽然想起,这不就是自己现在所要的吗?于是半推半就间,薛惠梅安稳的呆在小雨怀中,可她的小嘴却没有放过小雨:“坏蛋你要干什么?刚才楠楠没把你喂饱吗?”

小雨估计薛惠梅是从了自己,要不然现在她已经知道自己和妈妈**的事,不会还这样让自己又搂又抱的。想到这些,小雨心头大定,流氓本色也露了出来,伸出舌头在薛惠梅娇嫩白皙的脖子上添了一口:“你怎么知道楠楠没有把我喂饱?你在偷看?”

连亲吻都还没有过的薛惠梅被这一添,差点就瘫在地板上。幸亏小雨抱的紧:“色狼你干什么?……”

小雨的舌头尝了第一次鲜后,就贪得无厌的接二连三在薛惠梅的脖子上流连,在那白皙的脖颈间留下一道道口水的痕迹。

猛然而来的一道道酥麻让薛惠梅浑身没了一丝力气,直往下坠:“坏蛋,不许添我……恶心死了……啊……”

小雨不在支撑薛惠梅的重量,顺著薛惠梅倒下去的力量,压在她的身上,可他的嘴巴却分秒也没离开过薛惠梅的脖子。

由于是在室内,又不担心会有陌生人闯进来,薛惠梅其实穿的也很清凉。上面是一件嫩黄色束腰小背心,光滑白嫩的手臂,圆润可爱的肩膀、还有半隐半露的乳沟和整个白皙娇嫩的脖子都暴露在狼吻之下。

而她的下身是一件白色紧身运动短裤,光滑结实的大腿和小雨毛茸茸的大腿紧紧贴在一起。如此强烈的身体接触让初涉此道的薛惠梅很不适应:“坏蛋……色狼……别压著我……啊……”

她感觉一根坚硬的棍子突然紧紧地顶在自己的裆部,她当然清楚那是什么,从那里传来的滚滚热量似乎要把她融化一般,刚要张嘴叫喊,忽然感觉嘴巴被堵住了。连忙睁开迷离的双眼,小雨的眼睛近在咫尺。

完蛋了,自己的初吻完蛋了!自己幻想过千遍万遍的失去初吻得方式全都没有实现。原来,就是这么的简单!接著,自己的牙齿被顶开,一条软乎乎、滑腻腻的东西钻进自己的口腔!但并没有觉得恶心,相反还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热量。

薛惠梅感觉全身火烧般的热?难道空调被关掉了?自己的脸蛋肯定是血红血红的。是不是自己发高烧了?忽然觉得一阵凉爽!胸前一阵凉爽?微微睁开眼睛,一张纯正色狼的脸,正透过自己深深的乳沟看著自己。死色狼把自己的小可爱掀上来了!

还没等薛惠梅要把小可爱拉下来,小雨张嘴把一颗粉嫩小巧的处女**叼进了嘴里,然后就是死咬著不放,用力的吮吸!“啊……你轻点……咬疼我了……”知道自己的娇嫩胸脯已经沦陷,薛惠梅只好退而求其次,央求小雨对自己温柔点!

可是第一次品尝到处女滋味的小雨活像个童子鸡般,慌乱的撕扯著薛惠梅本来就少的衣服,还没等薛惠梅明白过来,已经被小雨剥成了大白羊!看著薛惠梅玲珑浮凸,洁白娇嫩的**在吊灯下散发著一层迷朦的白光,小雨感受到在妈妈和姨妈身上不曾感受到的快感!那是一种真正的男人即将征服一个美丽少女的快感,完全不同于被妈妈和姨妈宠爱的感觉!

几近完美的身体曲线让薛惠梅可以称得上真正的魔鬼身材,饱满坚挺的粉嫩**如同小山般在胸前高高挺立。结实光滑的小腹没有一丝丝赘肉,好像湛蓝的海水爱抚过千万遍的银色沙滩!并不浓密却分外可爱的一丛**遮掩著虽然已经春水盈盈,但仍然洁白娇嫩,从未被开采过的柔软阴部!

这完美的一切让急火攻心的小雨只有一个念头,占有她……占有她……占有她……占有她……!!!!

迫不及待的分开薛惠梅已经柔软如棉的双腿,小雨竟然像占有妈妈那样,残忍的将自己早已粗如儿臂的巨大**插入薛惠梅未经人事的幼嫩**!

“啊……”撕裂的巨大疼痛差点让薛惠梅昏了过去,感觉自己的下身好像是突然被贯入一根烧得通红的铁棍:“王八蛋……你要弄死我啊?好疼……好疼……快出去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