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人生在世

小说: 雨季卷一乱雨纷纷 作者: rayamm 更新时间:2015-06-10 18:01:54 字数:6349 阅读进度:10/21

作者:rayamm十、人生在世

好一会没动静,抬头一看,小雨正色眯眯得看著自己,嘴角挂著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色。又羞又气,手指轻轻一使劲“哎呦”小雨疼得龇牙咧嘴:“我的亲姐姐,你要让我变太监啊?”

放下尿盆,没好气的拉好小雨的病号裤:“看你还使坏不?上床去趴好!”小雨愁眉苦脸的求道:“好惠梅姐,我真的要憋死了,你就让我出去走走吧?”打了个哈欠,薛惠梅还是坚决的摇摇头!

看著薛惠梅一脸的憔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小雨不在强求,心疼得说:“惠梅姐,这几天你累坏了吧?还是你睡下好好休息下吧?”

看的出小雨是真的心疼自己,薛惠梅心中一阵甜蜜,摇摇头:“姐不累,趴一会就好!”

这时房门响了两下,薛惠梅看了看小雨:“请进。”

一身制服的倪楠走了进来,后面跟著小鱼的主治医生。

看见一脸精神的小雨站在床边,知道儿子恢复的很好,倪楠高兴的问道:“儿子,看来你心情很好啊?是不是美女的护理真的与众不同啊?”

薛惠梅刚刚恢复的小脸又红了起来:“阿姨,你也笑我……”

主治医生附和道:“倪局长说的不错,薛小姐对小雨真的照顾的无微不至,小雨恢复的这么快,薛小姐功不可没啊!小雨,你上床我给你看看伤口,如果恢复的好,你就可以回家休养了!”

听到这利好消息,小雨连忙乖乖的爬到床上。看见薛惠梅满脸的疲惫,倪楠也心疼不已:“惠梅,这几天真的辛苦你了!”

薛惠梅低下头:“阿姨,这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如果不是我不小心,小雨也不会……”

倪楠打断薛惠梅的话:“你也不想的不是吗?以后注意点就可以了。你先回去休息!”

薛惠梅连忙摇摇头:“不用,我……”

倪楠不让薛惠梅说下去:“一定要去休息,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精神好了才能更好的照顾小雨啊!这里有我,你放心回去吧!”

知道倪楠说得有理,薛惠梅也不再坚持,想起破案的事,又问倪楠:“凶手抓到了吗?”

倪楠摇摇头:“没有,不过已经有了线索……”

薛惠梅眼睛一亮:“什么线索?……”

倪楠用眼光瞟了一下旁边的医生:“回去再说吧,你现在的任务是回去休息,这是命令!”

“是”薛惠梅听说案情有了眉目,心情也开朗了很多。

这时主治医生也检查完了。

“不错,伤口长得很好,估计明天就可以拆线了!”

薛惠梅听了,心中更加得高兴,和医生、倪楠说了几句,又深看了小雨一眼,才安心和医生一起走出去。

倪楠关上房门坐到病床旁边,怜爱的看著宝贝儿子:“宝贝,你受苦了!”

终于有机会和妈妈单独在一起,小雨既高兴又感觉温馨:“妈,我没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看,又哭鼻子了,一点都不乖!”

倪楠被逗得笑出声来:“小坏蛋……”

抹了抹眼泪,看见儿子不时扭动屁股,就问:“儿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

小雨嘿嘿一笑没有回答:“妈,我想吃奶……”

倪楠脸上一阵红晕:“小坏蛋,这样了还不老实……这里是医院,万一被人看到了就麻烦了!”

小雨可不依不饶:“乖妈妈,你把门锁上不就行了?求求你了,我可想死你了!”其实,好几天没有和儿子亲热,倪楠也特别想亲近亲近儿子。

白了小雨一眼,起身把房门从里面扣上,又坐到床边,开始解自己的制服上衣的纽扣:“我可说好,只许吃奶,不许做别的,你还没好,可别碰到伤口。”

解开纽扣,露出里面包裹著饱满**的香奈儿超薄蕾丝奶罩,倪楠把下沿向上掀起,一对让小雨朝思暮想的诱人大**终于暴露在自己面前。

倪楠伏下身,一手抱著儿子的头,一手扶著自己的左乳,把自己已经挺立的娇嫩**塞进儿子的嘴里。

闻著扑鼻的**,品尝著葡萄般可口的**,小雨立即像几天没吃饭的小孩般贪婪的吮吸添咬著。

“啊……小坏蛋咬疼妈妈了……轻点,又没人跟你抢……”

一阵美妙的感觉传遍倪楠的全身,**被儿子吮的又痒又疼。

挺著胸脯,倪楠让**更加深入儿子的口中,一手紧抱著儿子的头,一手爱怜的在儿子的头发、脸庞、脖颈中爱抚著。

看著儿子的贪婪样儿,倪楠笑著轻声问道:“宝贝,好吃吗?”小雨连回答的空都没有,只是点点头,仍然专心致志的吃他的美味佳肴。

倪楠吃吃笑著:“胡说,妈妈又没奶水,哪来的好吃?”

小雨终于吐出**:“就是好吃,我要吃一辈子。”说著又移到另外一颗**。

小雨足足吃了有十多分钟,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妈妈的**,倪楠在儿子的脸上狠亲了一口:“贪吃鬼……吃够了吧?”

小雨可不愿意就这样结束:“上面的暂时不吃了,我还要吃下面的……”

倪楠拒绝道:“不行,这里是医院不能太过分了,而且妈妈穿的是裤子不方便。”妈妈说的有道理,小雨只好作罢,但是**的下体这时候可是难受的不得了:“那妈妈你吃我的吧?我快要憋死了……”

倪楠把自己的扣子扣好,手伸到儿子身下,触手就是一根坚硬的铁棍:“噢,我说你怎么老是扭屁股,原来是这里不老实啊!老实交待,妈妈没来的时候,你是不是和你惠梅姐做了什么?”

小雨摇头道:“哪有,惠梅姐可是脸嫩的很,她可没有妈妈你风……”连忙闭上嘴。倪楠却已经接了下来:“没妈妈风骚是不是?好你个王八蛋,现在就开始嫌弃妈妈了?……”

小雨连忙讨饶:“没有了妈妈,我不是那个意思,再说我就是喜欢妈妈你风骚,越风骚我越喜欢!”

看见儿子讨饶的样子,倪楠噗哧一笑:“小色狼……说真的,你和惠梅到底怎么样了?”

小雨这时挣扎的要起来,倪楠连忙把儿子扶起来坐在床边上。看了看自己胯间鼓鼓的帐篷:“乖妈,先别提惠梅姐了,快帮老公泄泄火吧!这几天真要把我憋死了!”白了儿子一眼,倪楠扭头看了看房门,然后蹲在儿子的跨间,拉下儿子的病号裤,看见了久违的热腾腾的大**,倪楠爱怜的在手中套弄几下,低下头,在**上用力亲了一下,伸出舌头在整个**上来回添吸。

“好久”没有享受如此美妙服务的小鱼抬头舒服的呻吟两声,专心致志的感受妈妈唇舌带给自己的快感。

扶著儿子的大腿,倪楠张大嘴巴把儿子的**吞入口中,快速的上下套弄,而舌头也不停的刮著儿子的棒身。不时的倪楠还放慢动作,尽量把儿子的**吞进喉咙,为他做著**。

房间里蔓延著嘶溜嘶溜的暧昧声音,小雨快活的看著在妈妈口中进出的**上,布满了妈妈的晶莹口水,很多妈妈来不及吞咽流到自己的卵蛋下面。

一直为儿子**了十多分钟,倪楠已经累得嘴酸舌乏,抬起媚眼幽怨的看著儿子。小雨知道妈妈已经很辛苦,而他自己也憋了几天,想要尽快发泄,给了妈妈一个鼓励的眼神,自己的屁股也开始前后听动。

收到信号,倪楠立即手嘴并用,速度也重新快了起来。这样又弄了几十下,终于小雨喘息著把**用力插进妈妈的咽喉,爽快地射出了阳精。倪楠忍住呕吐感,任由儿子的**直接喷入自己的食道。

感觉儿子的**停止脉动,倪楠才慢慢吐出还没有疲软的**,把上面残留的**和自己的口水添干净,抬眼看著满脸爽快的儿子:“这下爽了吧?差点把妈妈给呛死……”帮儿子把裤子穿好,倪楠去卫生间簌簌口洗了把脸,然后整了整警容。

见妈妈出来,小雨问道:“妈妈,那要杀我的凶手有线索了?”

倪楠坐在儿子床边,静静的看了儿子一眼,点点头:“这件事可能和你爸爸有关!”

小雨眼睛差点瞪出来:“我爸……你说我爸要杀……这怎么可能?”倪楠叹了口气:“他可能已经知道你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小雨嘴巴抖了抖:“他……怎么会知道……你不是说……除了姨妈、你、我还有……之外,绝对没人知道了吗?”

倪楠点点头,突然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不错,本来是这样的,可是……假如你的亲生父亲向他低头了呢?”

小雨有点不敢相信妈妈的话:“向他低头?……你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

倪楠摇摇头:“本来我也以为他已经死了,可是昨天晚上罗队长给我送来了一份资料,里面显示最近他曾经去过一趟北边,和他接触的一个人很像你的亲生父亲……”

对于这突然而来的消息,小雨有点消化不了:“现在怎么这么乱啊?妈妈你打算怎么办?”

倪楠看著自己的宝贝儿子:“宝贝,现在妈妈也不能确定哪个人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父亲……”打断妈妈的话,小雨有点担心的问:“假如他真的是我亲生父亲,你会不会……”

看出儿子的担心,倪楠幸福的微笑著:“怎么?怕妈妈会离开你啊?你放心吧,这辈子妈妈早已认定你就是我的归宿,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我的一切。相信你姨妈也是这样想的!”

小雨感动看著妈妈:“妈……你真好!”

倪楠亲了儿子一口:“傻孩子,你是我的骨肉,我不对你好对谁好?”顿了顿,接著刚才的话:“不管是不是他,这都不重要,假如他真的已经知道你不是他的亲骨肉,那我只有提前动手了!”

小雨担心的看著妈妈:“他现在可是封疆大吏,妈妈你……”

倪楠安慰儿子:“乖儿子你放心好了,我和你姨妈现在已经掌握了他很多的犯罪证据,之所以现在不动他,是因为你还小,怕对你的前途有影响。不过现在他既然已经把主意打到你头上,我们只有提前出手了。”

小雨想了想:“妈,我还有个疑问,他为什么要杀我呢?”

倪楠道:“如果你是他的亲骨肉,或许他还没到弑子的疯狂地步。既然你不是他的儿子,他就没那么多顾虑了,杀了你,对我的打击是致命的,这个谁都清楚。那样他再来对付我就容易的多了。他现在最怕的就是我,毕竟我和他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的底细我最清楚。他如果想要继续往上爬,就必须要先除掉我这个已经不再听他话的自己人。”

摸了摸儿子的脸:“所以儿子,你一定要好好的,妈妈才能专心对付他。”

小雨点点头:“妈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再说还有惠梅姐保护我。”

倪楠点点头:“最多不超过一个月,我就会让他恶有恶报……”她的眼睛中闪烁著复仇的火焰。

************

小雨拆线后就回到家里修养。不是市区里的家,而是半岛花园中的秘窝。几乎没有人知道倪楠在这里有房子,而且这里虽然偏僻但是物业的保安工作做的非常好,如果没有业主的进出证,就算是保安知道你是业主的朋友你也别想进去。

薛惠梅刚来了的时候也非常诧异,没想到倪楠还有这么一套大别墅。

现在的薛惠梅,不单单是小雨的保镖了,简直成了他的保姆,为他洗衣做饭,为他收拾家务,与此同时,还要享受小雨无时不在的调戏!

吃完午饭,终于好说歹说让小雨老老实实的睡午觉,薛惠梅才稍稍喘了口气,这小色狼简直要了我的命了,再这样下去,怕是自己这只小绵羊迟早要被狼给吃了!薛惠梅苦笑著摇了摇头,好像自己对可能发生的那件事并不抵触,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决定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了?想不明白,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随他吧。

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别墅四周,薛惠梅现在对小雨的安全是一点都不马虎,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她绷紧神经。

再回到小雨的房间,看见小雨确实已经睡著了,薛惠梅放松了一下,想要去客厅看看电视,经过倪楠的大卧室时,好奇的推了推,门开了,看见里面的大床有点乱,便走进去收拾。

在床边的床头柜上一边一个放著两个像框,一个是小雨和他妈妈的,还有一张是小雨和他大姨妈的合影。

这两张相片和普通的不一样。比如小雨和大姨妈的那张,小雨坐在一张大沙发上,应该就是外面客厅里的那张沙发。而倪珠却是侧坐在小雨的大腿上,一个胳膊紧紧地搂著小雨的脖子,嫩脸和小雨的脸紧紧贴在一起,而小雨的手一只放在大姨妈滚圆的屁股上,而另一只更是明目张胆的抓著倪珠那饱胀的**。两个人脸贴著脸笑得非常幸福。但是这样的姿势怎么看也不应该是姨甥俩应该有的。

更让薛惠梅吃惊的是小雨和妈妈的合影。这张相片的背景是间很空很大的房间,他们的合影并不暧昧,倪楠双手抱胸站著,满脸甜笑得看著镜头,小雨站在她的侧后,一手扶著母亲的胳膊,一手搂著母亲的肩膀。但是母子俩身上穿的却紧紧只有内衣,小雨只穿了条三角内ku,内ku夸张地向前挺著。看到这,薛惠梅又想起自己已经见过不少次的那根坏东西。

倪楠的上身是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蕾丝奶罩,透过那薄薄的一层,可以隐约看到两点深色的突起。而她的下身穿著一件白色的平脚紧身运动内ku,虽然内ku并不透明,可是薛惠梅分明看到,在双腿之间最私密的地方,竟然露出一线朦胧的乌黑。

看到这两张暧昧的照片,薛惠梅的芳心猛烈的狂跳著,这相片里面有著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薛惠梅不敢想下去!可她的思想却不由自主地飞转起来。

她回想起以前在局里,曾经看到过,倪局在办公室里和小雨嘴对嘴的亲吻,当时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只是认为他们母子情深,甚至有一次看见小雨打他妈妈的屁股,薛惠梅也只是幼稚的以为那只是倪楠溺爱儿子的后果。现在看到这张暧昧的相片,薛惠梅才真正感到不正常,难道……难道……倪局和小雨,还有小雨的大姨妈……他们之间……之间……薛惠梅不敢再想下去,这对她来说实在太震撼了!

“你都看见了?”突然传来的声音差点把薛惠梅给吓瘫了,连忙转过身,倪楠面无表情的站在房门边。

薛惠梅张开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阿姨……你……我……”

倪楠转过身走了出去:“到客厅坐吧!”薛惠梅好像没有灵魂一样跟著倪楠走了出去。

在客厅里,两个人默默的坐著,良久没说话!终于,倪楠开口了:“惠梅,你一定分外好奇我和小雨怎么会有那样的相片?”

没等薛惠梅开口,倪楠做了个深呼吸:“就像你心中想的一样,我和小雨还有小雨的大姨妈,我们之间又不正常的男女关系,也就是……**!”

虽然早已想到这一点,但是真正从倪楠的嘴里证实了这一点,对于薛惠梅的冲击仍然是巨大的:“阿姨……你们……怎么可以……”

倪楠看著薛惠梅:“你先听我说完……我们的这种关系已经有了3年多的历史了,说来你可能不相信,我早就把小雨当成是我真正的丈夫了,我的姐姐也和我一样。”

看著薛惠梅张德有点夸张的嘴巴,倪楠笑著给她到了杯水:“你别那么紧张,先喝杯水,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

薛惠梅接过水杯喝了几口,压了压自己狂乱的心跳,聚精会神的听倪楠把她从年轻开始到现在,以及和小雨还有倪珠之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听著倪楠口中说出的惊天秘密,薛惠梅心中真是五味杂陈,为倪楠的不幸而替她难过,为他们之间的不伦恋情而感到惊讶!

听倪楠说完,薛惠梅的心情平静了下来:“阿姨,真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经历,可是……你为什么要我知道这些事?你就不怕我……”

倪楠深深的看著薛惠梅的眼睛:“我怕……怕你会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

薛惠梅疑惑的问道:“那你还告诉我?”

倪楠叹了口气:“虽然我和姐姐都深爱著小雨,但是我们知道,我们不可能陪著他一辈子,毕竟我们都有老的时候,我想要给小雨找个能一辈子死心塌地的陪著他的人,但是我和姐姐也不可能再年华逝去之前离开小雨,所以这个人必须能和我们一起分享小雨的爱……”

薛惠梅瞪大了眼睛:“你是说……我……”

倪楠点点头:“就是你。当然我不会强迫你这么做,你有选择的权利,我只能向你保证,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不会让你受一点点委屈!假如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强求。但是,如果你把这件事说出去,对不起惠梅……”

薛惠梅明白倪楠的意思:“阿姨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但是,这件事你让我好好想想……”

得到薛惠梅的保证,倪楠暗暗松了一口气:“我不会逼你现在就表态的,还有一件事你现在也有权利知道,小雨在那个方面的能力不是常人可以比的,也就是说,就算你答应,也不可能一个人能承受的了小雨,他可能还会有别的女人,你心里要有这个准备……好了,我去看看小雨,你在这好好想想!”说著,倪楠站起来走向小雨的房间。

刚走几步,倪楠回头又对薛惠梅说:“惠梅,人生在世也就是匆匆几十年,只要活的幸福开心,其他的都不重要了,什么礼教纲常,对我来说都不值一提,前半辈子,我失去的太多太多,现在我要的,就是不伤害到别人,自己和身边的人都能开开心心的生活,这就够了!”

又深深地看了薛惠梅一眼,倪楠走进小雨的房间。留下薛惠梅仔细的想著倪楠的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