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美女保镖

小说: 雨季卷一乱雨纷纷 作者: rayamm 更新时间:2015-06-10 18:01:53 字数:5725 阅读进度:9/21

作者:rayamm九、美女保镖

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就看见卫生间的门打开。哇!好一幅美女出浴图啊!

薛惠梅穿了件倪楠前些年身材很苗条的时候穿的粉色长睡裙。由于薛惠梅比较高挑,这件衣服穿在身上露出她半截粉嫩精致的小腿,上身并不暴露,很简单的宽肩带、高领口,但这并不足于隐藏这位长身美女的娇好身材和细嫩肌肤。

单单是裸露的洁白细嫩的颈项,修长细致的长臂已经透露出她身上淡淡散发的处女美,更有那粉色睡裙下纯洁可爱的白色内衣流露出的青春风情,更是让小雨第一次领略了青春美少女的风姿。

看著小雨张大著嘴巴,两眼肆无忌惮的看著自己的身子,想起在学校时的暧昧样子,薛惠梅真是又羞又气:“色狼,看什么看?小心眼珠子掉下来。”小雨回过神来,一幅泼皮无赖的样子,眼光仍然直直的落在薛惠梅身上。

这叫什么来著?真小人也!咱小雨不做伪君子!“惠梅姐,你真不愧是到哪都是花啊,在学校时校花,到了警局就成了警花!这个……这个……除了花还真没什么能比喻你了!”

虽然看不惯小雨那幅流哈喇的样子,不过没有不喜欢人家赞扬自己的美丽的女人。白了小雨一眼:“就贫吧你,我可警告你,你以后要是再像在学校那样……那样……那样的话,可别怪我的拳头不长眼睛!”

小雨立即一脸的委屈:“喂,你这是阶级压迫,我那是自卫啊!打不过你还不许我出奇招啊?”

薛惠梅脸又是一红:“呸,什么奇招,惠梅是耍流氓!就算是你出奇招,那你最后干嘛……干嘛要……?”

小雨嘿嘿的坏笑著接过话茬:“干嘛要亲你的胸……”没等小雨说完,薛惠梅早已红霞满脸:“死流氓你还说……”说著已经动起了全武行,右腿刷的踢了过来。

恼羞成怒的薛惠梅飞起一脚踢向小雨,却忘了自己穿的是一件连体轻纱睡裙,这一脚抬起,立即门户大开,大腿根处纯白的可爱内ku立即暴露出来,小雨看到这诱人的场面,差点鼻血就流了出来,哪里还想起躲避,“哎呦”这一脚正中小雨的胸口,小雨被踢得倒飞出去,“啪嗒”推金山倒玉柱,结结实实的坐在地板上!

捂著差点变成四瓣的屁股,小雨龇牙咧嘴的坐了起来。薛惠梅也没想到小雨会硬生生的挨了自己一脚,看他痛苦的样子,真怕把他给踢坏了,连忙上前扶他:“怎么这么差劲啊你?没伤著吧?”

听到动静的倪楠跑了过来:“怎么了……哎呀……小雨你怎么了?”看见小雨坐在地上,倪楠吓了一跳。

小雨揉著可怜的屁股,皱眉说道:“妈,我没事,就是想让惠梅姐教我两招……”看见儿子确实没事,倪楠才放下心:“你惠梅姐可是个顶尖儿高手,你是要多跟她学学……”忽然发现儿子的贼眼一眨不眨的盯著一个地方,顺著他的眼光看去,原来这时候薛惠梅蹲在他面前,诱人的双腿之间的风光正在被他一览无余的欣赏著。

薛惠梅也发现了不对劲,“啊呀”连忙并紧双腿站了起来:“倪局,你看小雨……他讨厌……”

倪楠扶起儿子,呵呵笑骂道:“你个小坏蛋,不许乱看。”又转过来对薛惠梅说:“对了,惠梅,在家里别倪局倪局的叫,叫我阿姨好了,别那么生分。”

薛惠梅脸红著点点头:“阿姨……”“这才对,好了,别闹了过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倪楠对薛惠梅说:“我明天一早要坐早班飞机去BJ开个会,估计要三五天才能回来,这几天小雨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他啊!车子钥匙就放在鞋柜上,明天你开车和小雨一起去学校。”倪楠去BJ开会其实根本不需要三五天,她是想给儿子创造机会。薛惠梅点点头答应了。小雨心中明白宝贝妈妈的意思,看著薛惠梅一脸的坏笑。

看著儿子的样子,倪楠又好气又好笑:“小坏蛋,这几天我不在家,你要听惠梅姐的话,如果我回来惠梅姐打你的报告,看我怎么收拾你。”小雨连忙点头称是:“放心妈妈,我一定坚决服从惠梅姐的命令。”“才怪”薛惠梅接了句,三个人都呵呵笑了起来。

*********

小雨是被活活憋醒的,突然间鼻子不能呼吸了。小雨惊醒过来定定神,才发现薛惠梅站在床边坏坏的看著自己。看来妈妈已经走了,轮到她来叫自己起床了。

薛惠梅上身穿了一件白色半截袖紧身T恤,胸前鼓鼓的胀满,任谁都能看出那惊人的份量。下面穿著女孩的最爱,一件紧身水洗牛仔裤,把她修长性感的大腿和饱满浑圆的臀部曲线展露无余!真美啊!

一定是她捏住自己的鼻子,真狠啊!突然开始怀念妈妈唤醒自己的美妙“往事”,不行,要赶快把眼前这个大美人给搞到手,要不然自己苦头在后头呢。

小雨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哼哼,你一个大姑娘家,擅自闯入男人的房间不会是意图不规吧!”

薛惠梅斜眼盯著他:“哼,小孩子一个,知道什么啊?再不喊你起来,就迟到了,快起来……”

被大美人定位于小孩子,这是极大的失败,也是奇耻大辱!小雨双手插腰,臀部一挺,将自己早晨雄伟的勃起大摇大摆的显摆出来:“说我是小孩子?哼哼……看我真的‘小’吗?”

看到小雨短裤撑起的大帐篷,听到这不要脸的挑逗,薛惠梅夺门而逃:“你个不要脸的……流氓……”

看见薛惠梅落荒而逃,小雨全身充满了胜利的豪情壮志“哈哈哈哈……”跟老子斗,还嫩……

离学校大门还有好几百米,小雨就被薛惠梅从车上踢了下来,说什么不能让学校的老师学生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靠!摆明了整我吗?算了,就当是晨跑多跑几百米好了!当他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身后不远处的树后面闪出一个身影……

在学校里,小雨总是发现薛惠梅有事没事在自己的附近转悠,知道她是在保护自己,颇有些不以为然,大白天的谁还敢在学校里对自己动手啊,真是大惊小怪的。

*********

两天都是平平静静的,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这两天小雨除了和薛惠梅口花花外,最多也就是偶尔趁薛惠梅不注意摸摸她的胸脯、大腿,当然后果就是饱受老拳。这不早上离学校还有几百米远,薛惠梅又把想趁机摸自己大腿的小雨给揣下车去。

看著快要驶进学校的汽车,揉著有点疼得屁股,小雨咕哝著:“小娘皮,等老子把你弄上床,看我不操的你喊亲爹……”意淫一下,小雨向学校走去。

忽然身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两个一身黑衣带著墨镜的家伙,一人手里拿著把砍刀已经来到自己身后,暗叫不好,小雨拔腿就跑,可是两个黑衣人已经接近了他,一个黑衣人手中明晃晃的砍刀已经向小雨头上砍来,小雨头一低,感觉后背一凉,紧接著感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流了出来。

知道自己中刀了,小雨连忙转过身奋力踹出一脚,砍他的黑衣人被他踹了出去,可是另外一把刀紧跟著砍了下来,身体失去平衡的小雨避无可避,下意识的举起右胳膊挡了一下,锋利的刀锋瞬间划过小雨的小臂,小雨一屁股坐在地上,背后和胳膊上开始传来阵阵疼痛,那黑衣人看来一心想要小雨的命,接著又是一刀,小雨又抬起左胳膊挡了一下,又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这时候被踹出去的黑衣人已经追了上来,一刀向小雨头上砍去,再也避不了的小雨绝望的闭上眼睛,妈妈……姨妈……我要完蛋了……

突然听到一声急切的呼喊,小雨紧张的心神松了下来,随即剧烈的疼痛把他带进一片迷茫……

迷迷糊糊中,小雨感觉自己好像在天上飞著,四周白蒙蒙的一片,我这是在哪里?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是了,我一定是被砍死了!

晕啊,我才不到十八岁,就这样完蛋了?他妈的阎王爷你也太不张眼了吧?抓我去当童工啊?突然,小雨看见妈妈和姨妈在远处微笑的看著自己,突然又不见了。妈妈……姨妈……你们去哪儿?快救我回去啊?我还不想死啊,你们别走啊?妈妈……妈妈……姨妈……姨妈……

“小雨……小雨,姨妈在这啊,姨妈哪都不去,姨妈陪著你……”

听到姨妈娇美的声音,小雨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进入眼帘的是姨妈端庄美丽而又憔悴的脸,一双急切的大眼睛中流著喜悦的泪水:“小雨……宝贝……你终于醒了,吓死姨妈了”连忙扭头对同样泪流满面的薛惠梅说:“快……快去喊医生过来啊……”“哦”薛惠梅连忙应道,歉疚的看了小雨一眼,跑了出去。

此时的小雨,整个上身缠满了绷带,两条胳膊也是缠的严严实实。看著姨妈梨花带雨的脸庞,小雨想要伸手去给她抹泪,“哎呦”胳膊传来一阵剧痛。

“别动宝贝……”倪珠心疼的握住外甥的手:“乖乖别动,你两条胳膊上都有伤……”长时间的趴著,小雨感觉到浑身都疼,刚扭扭腰,背后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倪珠心疼得眼泪又流了出来:“宝贝,求你别动了,要不伤口裂了又麻烦了……”

这时医生和护士跟著薛惠梅跑了进来,对小雨做了仔细的检查,然后对倪珠说:“倪院长,您外甥没事了,幸亏都不是要害,他昏迷一整天是因为流血过多,还好送来的及时,这位薛小姐又正好给他献了血,而病人身体条件也很好,现在只要好好静养,很快就会恢复的。”

得到了医生的肯定答复,倪珠才算是真正的放下心中的石头:“那太谢谢你了。”“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那你们先聊会,但不要太久,病人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多休息。”

倪珠点点头,对薛惠梅说:“薛惠梅,你送下医生。”

“不用了,我们先出去,有事就喊我。”

关上房门,倪珠又蹲在病床旁,看著小雨苍白的脸色,真的是心如刀割,如果这个小祖宗真的走了,自己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

薛惠梅也蹲在一旁,心疼得看著小雨:“对不起……小雨……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是好面子,如果我和你寸步不离,你就不会……”

小雨弱弱的挤了个笑脸:“没事啊……你又不是我的影子……怎么可能和我寸步不离呢?……你看我这不是没事了吗?”

看著小雨无邪而又苍白的笑脸,薛惠梅嘴唇抖了抖,好像下定决心似的:“以后,我就是你的影子,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伤害!”看著薛惠梅坚定的眼神,小雨忽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强烈的倦意袭来,他又熟睡过去!

倪楠晚上9点多才赶回来,看到儿子熟睡的样子,她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来。看见薛惠梅愧疚又憔悴的样子,倪楠虽然一肚子的火,却也不好再发作,毕竟还是她救了小雨的命。只是安慰安慰她,让她以后好好保护小雨!她并没叫醒小雨,留下姐姐和薛惠梅照顾儿子后,她立马回到局里连夜叫来了副局长**和刑警大队长罗维明商讨破案的事。

*********

接下来的两天,薛惠梅真的是没离开小雨一步,看到薛惠梅这样的尽心,倪楠姐妹俩也放下心来让她照顾小雨,专心去查要杀小雨的凶手。

而当时薛惠梅在车子将要拐进学校大门的时候从后视镜中看见两个人影快速的走向小雨,心中一寒,连忙停车跑了出来,看到两个人疯狂的砍著小雨,薛惠梅吓得魂差点掉了,飞奔过来,就在那致命一刀将要砍到小雨的时候,薛惠梅飞身踢飞了砍刀,接著又是一脚将另外一个黑衣人踢出几米开外。两个黑衣人见状不妙,连忙拔腿就跑。薛惠梅也不敢再追,返身察看浑身是血的小雨。

由于没有太多的线索,这个案子也搞得刑警大队焦头烂额,可是倪楠下了死命令,限期半个月破案。就算受害人不是顶头上司的儿子,这次刑警队长罗维明也觉得丢人的很,毕竟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明目张胆的砍人,这个可是在他脸上抹黑啊!说什么也要尽快把这个案子破了,要不然自己的乌纱帽看来也要保不住了。

小雨由于身体状况本来就好,再加上医院不遗余力的治疗,伤势恢复的非常好,伤口愈合的很快。不过幸亏是薛惠梅盯的紧,要不以他的性格不可能老老实实的在病床上趴两天。

不过这也让我们的小雨大叫委屈,这不,他又和薛惠梅软磨硬泡起来:“我的好姐姐,你让我出去走走吧?我快要憋疯了!”

满脸憔悴的薛惠梅坚决的摇摇头:“不行,医生交待过了,你出去一走动说不定又会把伤口扯开了!还是好好呆在床上吧!”

“天啊……苍天啊……苍天大老爷啊……救救我吧?”

薛惠梅被他逗得莞尔一笑:“喊谁都没用。”

小雨绝望的看著她:“你真是比我亲妈还亲妈。”

薛惠梅脸一红:“别胡说,要不我倒杯奶给你喝?”

听到奶,小雨有点尿急:“不行,我要撒尿。”

薛惠梅脸一红:“我给你叫护士!”

看著薛惠梅红苹果般的脸蛋,小雨心想,这大美人真爱脸红。突然心中一动,想要逗逗她:“不用叫护士了,你也应该学学啊,要不过两天出院了怎么办?你不会是要护士跟著我回家吧?”

一听小雨要自己帮他撒尿,薛惠梅恨不得把脸藏起来,不过小雨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让她向护士那样帮小雨撒尿她实在还做不到:“回家……回家可以让阿姨帮你啊?”

小雨立即反驳道:“我妈总不能老陪著我啊?她还有自己的事呢!哎呦,快点,我要憋不住了……”薛惠梅咬咬牙,回头关上门,过来把小雨扶了起来。

小雨没想到薛惠梅真的会帮自己撒尿,心里一阵狂跳,好久没吃到肉的小弟弟立即苏醒过来!

薛惠梅从床底下拿出尿盆,红著好像出血一样的脸蛋蹲在小雨身前。

看见小雨胯间支起的帐篷,心中更是一阵狂跳,狠狠地看了小雨一眼:“看你那丑样子……你可别胡思乱想,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咬咬牙,伸出颤抖得小手勾住小雨的裤腰,闭上眼睛,一狠心,用力将小雨的裤子拉了下来!

“啪”“啊”突然弹出的大**竟然猛地弹在薛惠梅娇嫩的小脸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吓得薛惠梅叫了起来!

小雨尴尬的笑著:“这可不能怪我啊!谁让你这么快啊?”“你……”薛惠梅气的说不出话来,同时眼前的庞然巨物也惊的她大张著嘴巴,好大的东西啊!怕不有八寸长吧?薛惠梅暗暗在心里量了一下,虽然不是第一次见男人的这个东西,毕竟现在网路这么发达。可是这么近的距离看见真真切切的异性生殖器这可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啊!

那青筋暴怒的样子即让人害怕又让人忍不住想亲近它!甚至想去摸摸它!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你一个黄花大闺女也不害臊!这时小雨的声音传进耳朵:“惠梅姐,你不会是要我尿到你脸上吧?”

惊醒过来的薛惠梅又白了小雨的一眼:“你敢……要是尿到我脸上看我不把它给割了……”

看著薛惠梅恶狠狠的样子,小雨浑身一哆嗦,还真怕这里还丫头把自己给阉了:“我的好姐姐,那你把它对准地方啊?”

发现自己确实呆呆的看了不短时间,薛惠梅涨红著脸,终于伸手握住了那巨大的根部,触手是一阵滚烫,啊!好烫啊!真硬,好像铁一样!薛惠梅忍不住在心底赞叹著,强压住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脏,将小雨的**对准尿盆。“哗啦啦……”终于可以舒服的尿一把,而且是在美女的面前,这真是不差的享受啊!嘎嘎……

听著羞人的声音,薛惠梅真的想死了算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