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三步断肠散

小说: 阴阳鬼厨 作者: 吴半仙 更新时间:2017-07-03 07:09:06 字数:2494 阅读进度:371/662

“如果没记错,你应该就是白常吧。”

鬼医忽然长叹口气,在洞口坐了下来。

白常点了点头:“没错,我是白常,白家饭店的第五代传人。”

鬼医望着远处的大山,又道:“我认识你的父亲,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白常还是点头:“我知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们也不会给我和瑶光订下娃娃亲。”

鬼医露出古怪的神情,缓缓说:“可惜,他死了。”

白常脸上仿佛抽搐了下,上前一步道:“他是怎么死的,是你,还是阴十九?”

“呵呵,都不是,他是自杀的,当年我们围攻阴十九,也只有他全身而退,但却被人怀疑是阴十九的同谋,在被众人逼迫中,他自杀以明志。”

“自杀……”

白常浑身一震,怒道:“我父亲怎么可能会串通阴十九,如果那样的话,他为什么还要参与围攻行动?!”

鬼医苦笑道:“是啊,就是因为参与了那一次的行动,每个人都非死既伤,却只有他安然无恙,这不是疑点又是什么?”

“放屁,这叫疑点么,这是本事,他们那些废物无能,凭什么怀疑别人?”

“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惜,那时候没人听我的话,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一个疯子,一个连自己妻子都忍心杀害的疯子,而这一切,他们认为,也都是你父亲教唆的。”

鬼医,哦不对。现在或许应该叫他马空群了。

他告诉白常,在二十年前,他因为对白家饭店的鬼粉入菜很感兴趣,就按照家中一部炼骨秘法的记载,尝试着用白家饭店的手法,以骨粉入药,普度世人。

但因为过于执着追求炼骨,马空群也被族人诟病,说他是最不务正业的驱魔师,还有人说,。

后来在围攻阴十九的那次行动中,白常父亲自杀,马空群重伤逃走,从此隐姓埋名,不再出世。

在苗疆大山中的这些年,他几乎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每日都沉浸在炼骨制药的乐趣中,整天和死人骨头为伴,甚至他开辟的药田中,也全部是用死人来做肥料的。

当然,那些死人,有的是他在外面找来的,有的就是被他害死的。

同时,他的容貌和性格也大大发生了变化,乖僻,阴枭,心狠手辣……

马空群呢喃着,已经沉浸在回忆之中。

从他的话里,白常也分析出了事情的原委。

当年正因为马空群经常和白常的父亲在一起,所以他最终走火入魔,把自己妻子杀掉这件事,自然就被迁怒到了白常父亲的头上。

再加上白常父亲被扣上了通敌的嫌疑,被迫自杀,马空群又失踪,所以两家的娃娃亲,自然就只能不了了之。

而马空群在苗疆大山隐姓埋名的事情,恐怕这个世界上也是无人知道。

马空群后面说了什么,白常已经没在意了,他满腔怒火的紧握拳头,咬牙道:“马大叔,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年逼死我父亲的都有什么人。”

马空群怪异一笑:“你知道了也没有用的,你根本不可能报仇。”

“为什么?”

“因为那些人,你根本就惹不起。”

白常怒极反笑:“呵呵呵呵,惹不起?我还真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是我惹不起的。”

马空群也嘿嘿笑了起来:“或许你很有本事,或许你在某个地方呼风唤雨,但那些人,你真的惹不起。”

“他们到底是谁?我倒是不信了,一群人连阴十九都打不过,还伤亡了很多人,这样的货色,我会怕他们?”

“不,你不懂,他们并不是打不过阴十九,而是……”

马空群话未说完,忽然,山洞外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无数的山石碎块扑簌簌落下,仿佛整个山洞都在颤抖起来。

“死老鬼,你整天装神弄鬼吹牛皮,说我走不过你的药田,这回怎么样,我看你还敢夸口!”

一个沧桑的声音传来,马空群脸色顿时阴沉,冷哼一声,闪身出了山洞。

“老妖婆,你过了药田又怎么样,你若不服,咱们就再找一个人,一决高下。”

山洞外,站着一个苗家装扮的老婆婆,她冷哼一声道:“就是再找十个人,你也不是对手,别忘了咱们九次比试,你已经输了五次,按照规矩,你该把药田里最好的药材,每年给我进贡。”

“我呸,咱们分明各自赢了四次,最后那人,明明是被你弄死了,算是你输才对。”

“胡说,那人中了你的邪术,要不是我及时弄死他,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嘿嘿,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反正我们比试的规矩,是找一个身患怪症的人,看谁能先救他。结果你把人弄死了,这难道不怪你?”

“放屁,你那是故意的,我也不跟你争辩,上次我们约定,只要我过了药田,就算我赢,今天你还有什么话说?”

马空群嘿嘿笑道:“今天我有特殊情况,所以今天不算。”

那婆婆大怒,双手掐腰骂道:“特殊情况,你他娘的难道大姨妈来了?!”

这老婆婆看似年岁不小,脾气也是不小,马空群翻了个白眼,也不生气,笑道:“我虽然没来大姨妈,但我也来了一个亲戚。”

老婆子瞪大眼睛:“亲戚,你居然还有亲戚?你家亲戚,难道不应该早都被你吃光了吗?”

“胡说!”马空群这才脸色一变,哼声道:“我不跟你做这口舌之争,如果你敢的话,我们今天就当场再做一个比试,输了的人,就围着这山洞爬三圈,还要学狗叫,怎么样?”

老婆婆叫道:“比就比,我就不信你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马空群诡异一笑,忽然身形一闪,退入山洞,一把抓住白常。

白常在山洞里听的清楚,他知道这人是马瑶光的父亲之后,就已经收起了孽神,没想到马空群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拉出山洞,然后动作迅疾无比的,塞了什么东西在白常嘴里。

白常猝不及防,只觉满口滑腻,咕噜一下,那东西已经进了肚子。

马空群得意道:“老妖婆,我现在就出一个题目,我已经给这个小子吃了三步断肠散,我看你能不能解毒!”

白常目瞪口呆,心说这是搞什么鬼,拿我当实验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