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有色狼

小说: 阴阳鬼厨 作者: 吴半仙 更新时间:2017-06-13 02:39:56 字数:2622 阅读进度:307/662

“有色狼?”

白常一听,立马左右看了看,但却一个人都没有。

色狼在哪呢?

再看河水中,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整个身子藏在水里,五黑的长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如玉般光洁的脸颊上带着点点水滴,望之宛若出水芙蓉一般清丽脱俗。

这女子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虽然面容惊恐,但无双的清丽容颜,加上灵动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子,红润的嘴唇,看起来简直美的宛如仙界的仙女,又像堕入凡间的精灵。

再往下看,白常差一点流出鼻血。

女子胸前一片雪白,在清澈的恒河水中若隐若现,泛着诱人的光泽。

“有色狼啊……”

女子再次喊了起来,整个身子又往水中缩了缩。

“色狼在哪啊?”

白常忍不住开口喊道,陈近南拉了他一把:“笨蛋,咱们俩就是色狼,快走,这女子独自在这洗澡,身份一定不简单,别惹麻烦。”

白常这才恍然大悟,心说这么狗血的剧情居然都能让自己碰上?

但是这好像有点扯淡,刚才他们两个虽然的确偷看了,但这个女子要是不喊,他根本就没看见,这色狼当的好像有点冤啊。

不过这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两人赶忙装着没看见,掉头就跑。

但刚跑出十几米远,十多个身影忽然从四周如飞而来,几人护住女子,另外几个则拦住了白常两人。

这些人都是女孩子,穿着黑衣,蒙着面纱,一个个脸上都布满杀机,手中挺着长剑,摆开了架势,将两人团团围住。

此时,水中的女子已经穿好了衣服,却是一身白衣,明显华贵许多,伸手一指白常和陈近南,愤怒的叫道:“快把这两个人给我杀死,一个不留。”

几个女子立刻挺着长剑就要刺过来,陈近南一看吓坏了,忙解释道:“喂喂喂,你们搞错了吧,这位小姐,我们只是路过啊。”

“你们两个闭嘴,给我上!”

“误会啊……”

陈近南一声哀嚎,对面一个女子的长剑已经刺了过来,剑影变幻中,直刺两人的胸膛。

陈近南空有其名,却是狗屁武功也不会,抱着打狗棍就要跑,但在这等高手面前,他岂能跑的开?

千钧一发之际,陈近南只见面前剑光一闪,大叫一声不好,就只能闭上眼睛等死了。

当啷!

一声清脆的金铁相击之声,陈近南睁开眼睛一看,白常手里抓着一个黑沉沉的菜铲子,挡住了那女子的致命一击,剑光闪动中,女子手中长剑竟被他击飞,远远落在河滩上。

与此同时,白常的身上也涌出了一股煞气,整个人的气场都和刚才不一样了。

“我的朋友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只是路过,并没有偷kui这位小姐的意思,你们上来就想杀人,要我们的命,这未免太过分了吧?”

“哼,我不管,我在洗澡的时候你们闯过来,就是色狼,就是该死,你们几个快点一起上,杀死他们!”

白衣女孩不住的叫着,那十多个黑衣女子顿时再次围拢过来,不过这次他们知道白常不好对付,开始警惕起来,三人联手一起攻了上来。

白常这时已经发动了本命煞,要知道他的魂魄和本命煞一直就是联系在一起,此时没有了肉身的束缚,本命煞更加容易的催发到了最佳状态,再加上这里是冥界,阴气充足,全力开动之后,此时白常已经有了堪比青煞的实力。

当当当接连三声,那三个女子只觉眼前一花,都还没看清什么东西,手中长剑就接二连三的也飞上了天。

白常手持菜铲,摆了个造型,冷声道:“还有谁要动手的,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白衣女孩恼羞成怒,指着白常跺脚道:“你你你……你敢还手,你居然敢还手,你信不信我立刻让人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把你磨成鬼粉,做汤喝!”

白常一听这话,不由乐了,心说磨鬼粉,做汤喝,这不是我的老本行吗?

他从小长到这么大,磨过的鬼魂无数,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要把他磨成鬼粉。

白常哈哈一笑:“姑娘,说实话我还真挺好奇的,如果把我磨成鬼粉做汤,那会是什么味道呢?”

“哼,很快你就知道了,你们给我一起上,先杀了他!”

白衣女孩不住的大叫着,周围的十多个黑衣女子正准备再次冲上去,忽然,河中涌出一片光华,随后一个人从中跳了出来,拦在了那些黑衣女子面前。

“慢着,谁也不许动手。”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却是个身材高大的老者,他面带愠色,扫了白常一眼,就回身斥道:“龙儿,我说你多少次了,在外面不得随意胡来,更何况这里是酆都城外,阴天子脚下,布施大会又马上开始,你不去参加,在这里胡闹什么?”

白衣女孩跺了跺脚,气道:“可是这两个人偷看人家……人家洗澡,就是该死。”

高大老者道:“你若是怕人偷看,何必还在这河水里洗澡?”

“可是,我已经布下了结界,谁知道他们是怎么走过来的。”

“他们突破了你的结界?”

高大老者转过身,打量了几眼白常和陈近南,忽然他的目光定在了白常手中的菜铲上。

随即,他脸上神色微微一变,忽然冷笑着对白常道:“难怪你能突破龙儿的结界,幸会了。”

他双手抱拳,居然向白常草草行了个礼,然后沉声对白衣女孩道:“布施大会已经开始,不要在这里胡闹了,跟我一起走吧。”

他忽然挥起袍袖,一道黑光闪过,白常只觉眼前一花,再看时,那白衣女孩,和那些黑衣随从们,都已经不见了。

陈近南一直躲在白常身后,这时候才冒出头来,四下看看,惊喜道:“哎呀,他们都被你打跑了,白兄弟,原来你这么厉害。”

白常却摇了摇头,道:“我对付那些随从没问题,但是那个老者,我感觉他深不可测,刚才他是无意和我计较,不然的话,我打不过他。”

陈近南愣愣的望着那些人消失的地方,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算了,管他呢,布施大会开始了,咱们还是快点过去吧。”

白常也点了点头:“好吧,不管怎么样,咱们还是要去酆都城,走吧。”

两人迈开步伐,再次向酆都城走去。

不过,白常的心里却在思索着老者的那句话。

“难怪你能突破龙儿的结界,幸会了。”

他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