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两百万的真相

小说: 阴阳鬼厨 作者: 吴半仙 更新时间:2017-05-06 09:23:28 字数:2206 阅读进度:68/662

“好吧,既然这样,明天晚上你们去饭店找我。”

一番思虑之后,白常还是答应了,美shao妇却摇头说:“那不行,明天下午就来不及了,现在,就现在,如何?”

“可是我需要准备一下,而且今天晚上我有要紧的事要办,恐怕没有时间接待你们。”

“那不要紧,你做好了菜之后,可以送到这里来,剩下的事就不用你费心了。”

“这样也行……”

白常心想这倒省事了,做好之后就送过来,就当是送外卖了,这样不会耽误今天晚上的行动。

“请问这位大姐,想要吃什么菜?”

白常开口问道,那胖女人却似乎很疲倦,缓缓闭上了眼睛。

美shao妇说道:“你就做个皮蛋瘦肉粥吧,这样还简单一些。”

白常点头答应,美shao妇低头又看看胖女人,见她再没什么反应,放下心来,走到白常身前,深深看了他一眼说:“白老板,这件事对我姐姐十分重要,拜托了。”

“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办得到。”

美shao妇露出一丝微笑,却又转瞬即逝,忧心忡忡地回头看了看胖女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叫人离开。

外面很快进来了八个小伙子,抬起那把铁制的大椅子,费力的走出了大门。

白常这才明白,敢情这些人,都是“轿夫”。

想想也对,就胖女人那个体型,没有十个八个人,还真弄不动。

这一行人走后,白常迫不及待地问:“我说老郭,你在哪弄的这么奇葩的顾客,这不是添乱么?”

郭瘸子一听不乐意了:“什么叫添乱啊,这是给你添财,一百万的生意哎,你一辈子能接几个?”

“不好意思,我前天刚接了个两百万的……”

“什么?!两百万的生意,快说说怎么回事?”

郭瘸子眼睛立刻放光,白常只好把邵无忧来找自己帮忙的事说了一遍,郭瘸子恍然道:“难怪你要去找灵尸菇,我说你小子要发大财了,可别忘了我老郭啊。”

白常苦笑道:“别闹了,您老人家是开钱庄的,我赚的那几个小钱,怎么会入您老的法眼,再说,也就够个报名费而已……”

郭瘸子摆摆手:“哪里哪里,我这钱庄进出的都是死人钱,冥币,不值钱啊。”

白常笑了下,却没说破。

其实他心里一直奇怪,郭瘸子这个钱庄,收的是冥币,兑换的却是RMB,相当于有出无进的赔本买卖。

那么,他收那么多冥币,究竟干嘛用呢?

“还是说正事吧,老郭,我这里有个东西,你给看看。”白常正色说道。

“好啊好啊,你又有什么好东西了,快拿给我看看。”

白常掏出那块空空门的玉佩,放在桌子上。

“这是……”郭瘸子一把将那块玉佩抢在手里,只看了一眼就说:“空空门的人,少见啊,你在哪遇到的,他人呢,怎么不带过来?”

“在我家密室里见到的,不过,我是带不过来了,你要是有兴趣倒是可以跟我去看看,不过要快点,我怕过两天就臭了。”

白常苦笑一声,把昨天夜里发生的事,简短又说了一次。

郭瘸子听后,不仅皱起了眉头,在屋子里不断的走动起来。

白常看他走了一会,就忍不住说:“你能不能不走了,一米六一米七的,看的我头都晕了,有什么话你倒是说啊。”

郭瘸子这才停了下来,抬头说:“你想让我说什么?”

白常一愣:“当然是说一说,我家密室里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毕竟您跟我爷爷是几十年的老交情,如果那东西很重要,那么它跑了,我就要去找回来呀。”

郭瘸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找回来,说的轻巧,你不要命了么?”

“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那个东西,跑就跑了,留着它,又不能为你所用,早晚也是个祸害。”

“这么说你知道底细了,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啊?难道是最厉害的青煞?”

“呵呵,它是什么并不重要。我以前就说过,让你爷爷处理掉那东西,现在它自己跑掉了,最好不过。”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爷爷走了,我就要替他管教你,要想活的久一点,就老老实实的当你的厨子,别的事少管。”

“可是还有两个月,阴阳八门的比试就要开始了,爷爷让我参加比试,我总不能什么都不管吧,再说那个空空门的人,已经找上门了,我难道要坐以待毙?”

“呵呵,傻孩子,谁说阴阳八门的比试还有两个月?实话告诉你吧,这阴阳八门的比试,是十年一次,至于时间,就是农历七月,鬼门大开之时,就是比试开始之日。”

白常呆住,原来阴阳八门的比试,从七月中鬼门大开就开始了?

那岂不是说,现在……就已经开始了?

“可我爷爷说,要报名费两百万……”

“笨蛋,他是故意告诉你错的日期,又拿走了家里所有的钱,这样一来,如果你赚不到两百万,那么就会忽视这件事了。傻孩子,你爷爷是在保护你啊。”

这番话,简直如同五雷轰顶,震的白常半晌说不出话来。

“可是、可是我爷爷说,如果我赚不到两百万,可能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唔,那可能是因为,他觉得你根本赚不到两百万吧。也可能是为了激励你,总之呢,你爷爷并不想让你参加这个鬼比试,因为那完全就是一场生死厮杀。”

白常激动的已经快要爆炸了,眼中有泪闪烁,握紧了拳头说:“这么说,我爷爷是在暗中参加比试,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却让我一个人安逸的生活下去,就算我赚到了两百万,两个月后,那比试也早结束了,对么?”

“哦,那倒不是,据我所知……你爷爷好像是去云南丽江旅游去了。”

“啊?”

白常张大了嘴巴,去、去丽江旅游?

这、这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