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鬼蛊

小说: 阴阳鬼厨 作者: 吴半仙 更新时间:2017-05-06 09:18:20 字数:2326 阅读进度:36/662

白常从裂缝里钻出来,一拳就击飞了郑何。

随即,一个黑衣少女就软软的倒进了他的怀里。

这一幕何其的熟悉,只不过地点从白家饭店,变成了这夜半荒丘。

低下头,望着马瑶光潮红的脸颊,在这四目相对的一瞬,白常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昨天晚上的无名少女,绝对就是马瑶光。

一样的眼神迷离,一样的呼吸急促,一样的脸颊潮红,一样的低声呢喃。

“快,快拦住他,他是阴十九……”

说完这句话,马瑶光就晕了过去。

阴十九?!

白常缓缓抬头,望向前方的黑衣人。

他已明白一切。

自己无法收除马瑶光身上的“欲色鬼”,是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鬼”。

而是传说中的“鬼蛊。”

鬼蛊是什么?

蛊这东西很多人都知道,无需多解释,鬼蛊也有相同之理。

简单来说,鬼蛊就是取人的三魂,不取七魄,将若干个人的魂封入罐中,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这些魂互相吞噬,剩下的仅有几个。

然后再将剩下的魂捏在一起,用秘法驱策,这就是鬼蛊。

其实这个方法,和苗疆制蛊极为相似,包括白家的本命煞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白家本命煞是为了护身,鬼蛊却纯粹是为了害人。

不说别的,单单制造鬼蛊所需要的人魂,就必须是活人之魂,失去魂的人,就会变成行尸走肉一般,命难久矣。

在这个世界上,能把鬼魂制成蛊的人,或许曾经有很多,但在这个时代,只有一个人。

阴十九。

他就是阴阳八门中,阴山门仅存的一个人。

大约在二十年前,阴十九在一个边陲小村残害人命,制作一种极为可怕的九阴天煞,刚巧被江南马家撞上,一番恶斗之后,阴十九负伤逃走,但江南马家也因此损失惨重,当场死了三个。

从那之后,没有人见过阴十九,有人说他早已死了,也有人说他藏身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随时都可能伺机而动。

如果说阴山门是驱鬼玩鬼的门派,那阴十九就是玩鬼的祖宗。

所以,阴十九给马瑶光下的鬼蛊,白常自然是很难识出。

用色鬼制成的****,他就更是无法解开了。

因为这****,本就是牵动人心深处欲念的东西,所谓****发动,神仙难救。

唯一的解蛊方法,就是在****发作的时候与之交合,但这样一来,男子的精元就会被其所伤,甚至脱阳而亡。

在古时,这本就是阴山门暗杀那些政要大员的方法之一。

昨天夜里,白常误打误撞用阴阳七十二打暂时压住了****,但终究不能根除。

“阴山门,阴阳八门排名第五,自从上一代掌门阴十八离奇死后,人丁凋敝,日渐衰落。二十年前,阴十九被江南马家击伤逃遁,再无音讯。世人都以为阴山门恶贯满盈,终于覆灭,没想到时至今日,还能看见十九先生的风采,真是……不幸中的不幸。”

白常把马瑶光轻轻放在地上,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她的身上,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白家饭店和阴山门,原本是没什么瓜葛的,可既然阴十九重出江湖,又在学校里搞事情,那就说不得要干一架了。

“哼,乳臭未干的小娃娃……”

阴十九冷哼一声,完全没把白常放在眼里,不屑道:“难得你也知道阴山门的掌故,不过,你们白家人,只管做菜就是了,江湖上的事,还是少管吧。奉劝你一句,给白家留点血脉,不要像白老鬼一样,就知道白白牺牲。”

“你说什么,我爷爷……”白常的瞳孔突然收缩,怒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爷爷怎么了,他现在在哪?”

“嘿嘿,你不要那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只不过,你们白家人都是一根筋,所以才一代不如一代,生的没有死的多,到现在也就只剩你一个人了,哈哈哈哈哈……”

阴十九怪异的狂笑起来,白常冷冷的望着他,却忽然嘴角牵动,微微笑了起来。

“阴十九,你不必用激将法,也不必拖延时间,地穴里面那位,多半已经是出不来了。”

阴十九的笑声戛然而止,怒喝道:“不可能,就凭你,怎么可能……”

“呵呵,没什么不可能的,你想想,如果不是已经把那东西搞定,我怎么可能有命活着出来?”

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阴十九脸色骤然而变。

实际上,从白常刚刚出现的一刻,阴十九就发觉不对劲了,这白常身体之上竟透出一股极为凶悍的煞气,所以他才会用言语试探,故意拖延时间。

但白常这么一说,他立刻知道不对,如果地穴里的东西有失,那他这十几年的心血将毁于一旦。

其实白常的心里比谁都着急,五分钟的超人时间,已经剩下两分钟左右了,如果不能速战速决,那接下来麻烦就大了。

他的最后一句话,直接触怒了阴十九,后者的口中忽然发出一阵短促的怪叫,手指一点,旁边怔怔而立的郑何几个人,就露出狰狞的神情,一起围了上来。

“一群废物。”

白常不屑地冷哼一声,身形微晃,已经如电闪一般窜了出去。

砰砰砰接连几声爆响,几条人影瞬间倒飞了出去。

本命煞发动,自然是威力无比,但让白常惊讶的是,郑何还有那几个小混混,摔在地上之后竟然没受到什么伤害,口中发出一声怪叫,同时又扑了过来。

“嘿嘿嘿,厨子就是厨子,连我这几个不成气候的徒弟都搞不定,还吹什么牛皮?”

阴十九得意大笑。

白常其实早已猜到了些许,闻言冷笑道:“我说这几个家伙本事不大,身上怎么有股子见不得人的血气,原来是做了你的徒弟,不过依我看,他们现在都是被你的鬼蛊操纵,哼,收徒弟是假,骗他们给你做傀儡才是真吧!”

事到如此,他心里已经明白了,前几天的碎尸案,一定跟阴十九脱不了关系。

冷眼望着那几个人围了上来,白常终于发了狠,再不保留,猛的一跺脚,体内煞气滚滚而出,他飞快的冲出去,迎着郑何几个人,闪电般的出手。

本命煞一旦完全发动,这一刻,他就是来自地狱的死神!

然而,此时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