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夜入食堂

小说: 阴阳鬼厨 作者: 吴半仙 更新时间:2017-05-06 09:18:16 字数:2719 阅读进度:28/662

“确切的说,你们学校本来就是建在阴八卦之上的,最近这些年,不知是谁又挖了湖,移了树,导致风水大变,所以,阴气也越来越重,不过……”

郭瘸子拖着长腔,喝了口茶,这才继续道:“好在学校人多,阳气重,这才压住了阴气,但这也是你们学校总会出事的原因。”

白常皱了皱眉,学校建在阴八卦上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但是学校就是八阴之地,甚至还可能会有灵尸,这就出乎他的意料了。

“傻小子,你以为你家饭店为什么会在学校后街?那是阳八卦中的震位,刚好可以克制阴八卦,不然的话,那学校早就怨气冲天了,难道你爷爷没告诉过你.....”

“我的天……”

白常还真不知道这件事,顿时吃了一惊,郭瘸子挥了挥手说:“能说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能不能找到灵尸,就看你的造化了。”

白常郑重地说:“老爷子,这件事多谢你了,回头等我做出了仙人指路,一定送给你老尝尝。”

“拉倒吧,你爷爷当年就这么说的,要不是我脑袋一热,跟他跑去寻找什么九阴之地,我这条腿现在还是好好的……”

白常无语,敢情郭瘸子的腿是这么瘸的啊……

他再次道了谢,刚要转身离开,郭瘸子又喊住了他。

“那幅画留下。”

白常呲牙一笑,二话没说,就把那副地狱图送给了郭瘸子。

“好东西呀,好东西,可惜有的人不识货……”郭瘸子眉开眼笑的抱着那幅画,哈哈笑着进了内宅。

其实白常从他的反应早看出来,这幅画绝对不一般,可对于他来说,却并没什么用。

五天的期限,已经过去了一整天,可是连第二道食材的影子都还没有找到。

白常刚刚离开福泽堂,从斜对面的一个店铺里,走出两个人来。

其中一人年岁不大,面色苍白,身上穿着笔挺的白色中式服装,头发半长,一侧从额间垂落,斜斜至耳。

再看面容,这年轻人颇为英俊,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唇紧紧抿着,透出一种刚毅和傲然。

只是他的眉眼之间隐约透出杀气,微微上翘的嘴角更是带着一股浓浓的邪气。

“学校那边都准备好了么?”

年轻人头也不回的说,在他身后,一个穿着怪异服饰的黑衣人声音低沉沙哑地回道:“都准备好了,今天晚上我会引雷做法,保证没有问题。”

年轻人微微点头,又道:“我交代给你的另外一件事,办的怎么样了?”

黑衣人嘿嘿笑道:“放心吧,那两个人都是胎毛还没长齐的娃娃,虽说昨天让那个女娃侥幸跑了,不过我在她体内下的鬼蛊,除了我之外绝对没人能解,嘿嘿,所以,她早晚会向我们屈服的。至于那个饭店的厨子……今天我也给他安排了好戏,只怕他今天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丝邪笑,抬头望向白常远去的方向。

“那就好,只要他做不出来那道仙人指路,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夜色已深,学校食堂。

马瑶光如约而至,早早的就在这里等待了。

她并没有带人,也没穿警服,只穿了一身黑色休闲装,紧身的衣裤把身形勾勒的凹凸有致,头发随意的束成马尾,气质大方又不失甜美,就像一个邻家少女,让人一眼望去就很是舒服。

大概九点一刻的时候,白常才姗姗来迟,从远处溜溜达达的走了过来。

离着老远,白常就看见了马瑶光,视线落在她的胸前,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昨天夜里的情景。

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这马瑶光和昨天那个少女实在是太像了,如果不是这尺码对不上,他还真以为,昨天他救的就是这个马警官了。

两人见了面,一起往食堂走去,途中白常问道:“杨海提审的结果怎么样了?”

“没有结果。”马瑶光耸了耸肩说道。

“没有结果?”

白常很是诧异,不过马瑶光随后就解释道:“是的,我还没正式提审,他就犯了癫痫,昏迷不醒,连人都不认识了,现在还在医院。”

“哦……”

白常没有多说话,心里隐约明白了什么。

很快到了食堂,白常本来打算跳窗进去,但他走到门前的时候,就发现食堂的大门居然是虚掩着的。

这就奇怪了,已经这么晚了,食堂的大门应该早就关闭,难道是忘记锁了?

不过白常也没多想什么,伸手推开大门,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马瑶光双手插兜,打量了一下四周,就径直走到大黄的麻辣烫档口,抄起一个大号笊篱,递给白常说:“看你的了,捞吧。”

“为啥是我?”

白常接过笊篱,纳闷的看了一眼马瑶光。

这尼玛的,老子又不是警察,干嘛让我打捞尸块?

“你是厨子,当然是你,你就当是捞白斩鸡好了。”马瑶光后退两步,同时戴上了口罩,一副跟她无关的表情。

好吧,白常摸了摸鼻子,那就当是捞白斩鸡好了。

昏黄的灯光下,白常一脸严肃的戴上手套,打开麻辣烫的锅,开始打捞。

一股怪异的气味扑鼻而来,白常深吸口气,一笊篱下去,捞起来一看,淋漓的汤汁中,除了些散碎的调味料,并没有什么人体组织。

这口锅不小,白常也没指望第一下就有收获,于是再次吸口气,继续打捞。

但是,接连几下子都没捞出什么,倒是捞出了一副眼镜,两个瓶盖,还有一个套袖……

白常拎着那个套袖一阵无语,前些天大黄还说套袖丢了,这尼玛原来是掉锅里了。

食品卫生真的很重要啊……

马瑶光上来检查了半天,也是一脸纳闷,难道这锅里只有那一个耳朵?

她往周围扫了一眼,忽然说道:“宁丹丹的尸块,难道被分散在每一家档口?”

白常摇了摇头:“不大可能,白天我来过,只有这里有异常,而且宁丹丹的鬼魂……”

马瑶光忽然说:“既然你能见到鬼,那你把宁丹丹的鬼魂叫出来问问不就知道了,她对自己的身体肯定有感应。问问她的眼睛啊鼻子啊,舌头啊,脚后跟什么的,都扔哪去了……”

白常吐了吐舌头说:“我的个乖乖,这也太变态了,脚后跟都没了……不过,身为一个警察,你真的相信我能看见鬼么?”

“呵呵,有什么不信的,其实干我们这行,见过的古里古怪的事情,不比你这位白大掌门少。”

马瑶光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白常却是愣住了。

白大掌门?

这个称呼,还是第一次有人叫。

可自己是五脏门的第五代掌门这件事,绝对没跟任何人说过,马瑶光是怎么知道的?

“哦,不好意思说错了,应该是白大掌柜。”马瑶光又改了口,看着白常微微一笑。

白常一阵狐疑,但也不好说什么,随手取出缚魂袋,就打算放出宁丹丹的鬼魂。

让一个鬼魂去找自己的尸身,最靠谱不过了。

可他没想到,宁丹丹在缚魂袋里却不肯出来,不住的发着抖,他几次掐诀,都无法召魂。

这就奇怪了,白常正想再试一次,身后忽然有人阴阴的干笑了一声。

“你们在找这个么?”

白常猛的回头,却见大黄一脸诡异的站在身后,怪笑着对两人摊开了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