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一等一的人物

小说: 阴阳代理人 作者: 阴阳代理人 更新时间:2015-06-12 07:00:22 字数:2930 阅读进度:2899/4254

“谨遵吾主之命。《+棋+子+小+说+网www.qiZi.cc奉献》”

一声低语,青化作一片青色的光落在了我的身上,灵气开始疯狂地消耗,几乎一转眼丹田之中便空空如也。

王大锤子低头望着我。眼中杀意闪烁不定,笑中带毒。

青上身。合体开启,光芒耀眼,如临尘缘,爪尾幻化而出。青甲鳞片闪烁出一片淡淡的光芒,额头上凸出的两个短角代表了族之力。

“青居然可以上身了!看来短短数日之内,你又给了我不少惊喜。”

王大锤子冷笑一声。随后低声说道。

“杀!”

我低声吼了一声,整个人猛冲了出去,双脚狠狠一蹬地面,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冲了出去,在地面上掀起一阵大风。

“主人时间不多,你的灵气支撑不了太久。”

青的话我又何尝不知道?

一拳打向王大锤子,他没有躲避,而是抬手和我对了一拳。以拳对拳,现在的我以青之力轰炸式地爆发,力量就算是和荀彻对上也没有太多的差距。

“嘭!”

这一拳打上之后,对面的王大锤子往后退了三步,手臂上鲜血崩断,皮肤破碎,轰炸式的力量的确惊人。

“好!”

王大锤子却不因为自己受了伤而感觉愤怒,反而露出了兴奋的表情,大声呼喊了一句。

“还没完呢!”

我高高跃起,身子在空中彻底展开,化手为爪,落在了王大锤子的脸上,王大锤子依然不躲避,身子横飞出去。在空中一个翻身,稳稳落地。

但是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两道明显的伤痕,鲜血顺着他的脸往下流,落在地面上。

“让我流血了吗?不错。”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将沾着血的手指送进嘴里舔了舔,我长长地呼吸,仅仅只是两次攻击就让我有些吃不消了,灵气消耗的太快了,的确正如青所说,灵气的消耗远比我所想的要快的多。《+棋+子+小+说+网www.qiZi.cc奉献》

“你有资格让我拔枪。”

这一刻,王大锤子从背后拔出了两把黑色的猎妖枪,纯黑的单筒猎妖枪上闪烁着刺痛人眼睛的幽光。

“青,再来发一次力,不求杀了王大锤子,但求打伤他,给荀彻和丫丫制造逃命的机会。”

我的呼吸越发有一点艰难起来。

“好。”

青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此时王大锤子已经慢慢举起了手上的两把黑色猎妖枪,他握的并不仅,仿佛根本就没有在意力度,也不在意准星。

“跑起来!”

我大声吼道,青全力配合我,我们两个人在地面上狂奔,转眼间就到了王大锤子的面前,但是这一次,王大锤子并没有选择躲避,而是身子一闪以之前那种神鬼莫测的速度拉开了我和我的距离,他选择了躲避!

“他开始逃了!说明他害怕了!”

我大声呼喊一句,爪幻化而出,不留任何余力,不保留任何的灵气,我只有一次机会,唯一的最后的机会,可以打败王大锤子。

“杀!”

我高喊一声,速度再次爆炸,轰然间落在了王大锤子的面前,而就在这个时候,王大锤子手中的黑色猎妖枪也点在了我的脸前。

“封灵弹。”

他低声说道,子弹近距离射中了我的眉心,却被强悍的青色鳞甲震碎,射不进我的身体内,任何的灵枪都没用!

“最后的机会!青,全力出击!”

我大吼一声,一对爪狠狠地拍在了王大锤子的身上,海量的气在我的背后凝聚成了一尊巨大的头,以冷酷的目光面对着眼前的王大锤子。

“咆哮吧!”

我大吼一声,头发出一声怒吼,裹挟着可怕气的吐息吹在了王大锤子的脸上,我看见王大锤子脸上的皮肤正在瓦解,又看见王大锤子的脸上肌肉正在碎裂,很多地方已经露出了骨头,他的身体正在

“你,真是个好苗子,这样和后辈战斗我还是第一次,不过对我来说,这样的程度还远远不够。”

他漠然说道,这时候我敏锐地感觉到了面前王大锤子的身上散发出了浓烈的妖气,他并非修妖人可为什么会有妖气?

脸上的伤口开始快速愈合,血肉再生,就好像是我看见过的任何一头妖兽一般自我痊愈!

“你,你不是人类!”

我吃惊地说道,却看见王大锤子的手指点在了我的额头上,接着狠狠一戳,劲力作用在我额头上的青色鳞甲上,我感觉脑袋仿佛被车子撞了一下般昏昏沉沉的,一点都不清楚,甚至还有点想呕吐的感觉。

青色的鳞甲已经破碎,那些斑驳的碎块落在我的眼前,仅仅只是一指就将我的额头上保护的鳞打碎了,随后黑色的灵枪枪口对准了我的额头,扣动扳机,子弹射中了我的头部,封灵弹这一次是实打实地击中了我的**。

灵力瞬间阻塞,我和青的联系被彻底切断,随后王大锤子狠狠踢上一脚,将我整个人踢飞,身体撞进了对面的一间砖房内,在墙壁上撞开了一个大缺口。

还是败了,我吐出一口鲜血,还是身体灵力的量不够,也是自己道行不够深。

双手垂在地上,脑袋很晕,嘴里不断地往外涌鲜血,抬起头,所看见的世界已经被血色所渲染,我用尽最后的力量大喊道:“巨武,带着丫丫和荀彻快跑,听见没有,快跑啊!”

声音在已经无人的小村镇中回荡,我听见有沉重的脚步声开始迈动,王大锤子却没有追上去,而是看向了我。

“你以为我会追他们,然后你就可以趁机逃走吗?不过可惜,我对他们没兴趣,荀彻已经被认定是我们整个猎妖界的叛徒,他所说的话没人会信,至于你的那个命格和那个小女孩,对我构不成威胁。倒是你,让我有些不安。”

他一跃跳到了我的面前,身上释放出来的澎湃妖气将半堵墙壁直接震塌了。

“呸,我可不是你这种伪君子。”

我艰难地开口,冷冷一笑。

“柳相如曾经警告过我,说你背后有不少的高手保护,还说寒云希望你成为他的接班人,所以我才会出现在四脉会武的现场,寒云如今算是废了,妖脉要是连你也没有了,那也就只能算是一个二流的门派。不过我很好奇,很多人都说记不得那天在天池擂台旁发生的事情,似乎是记忆被抹去了,你能告诉我,那一天在天池擂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他低声说道。

我冷冷一笑,却没开口,身上的鳞甲一点点退去,被鲜血所沾染的皮肤一点点裸露出来。

“不想说吗?或许你可以为保住自己的命而让那些帮助你的,另一个世界的人出现一下。”

王大锤子的话里有深意,听的我一愣。

“你知道另一个世界?”

我皱着眉头问道。

“其实从我还很年幼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做各种各样奇怪的梦,梦里我看见自己成了猎妖人,成了猎妖天王,成了权倾整个东北的大人物,不过最后却还是死了,被一个和你有点相似的人给打败了。我以为那就是个梦,直到我长大了,走上了和梦中一样的道路,我才明白,原来那不仅仅是个梦,而是我的人生,我另一段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的人生。所以,我知道我一定在另一个世界里生活过,而你一定认识另一个世界的人,我要见见他们……”

王大锤子低声说道。

“哼,你不配,你根本就和他们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这话其实说的很实在。

“哈哈,哈哈哈,放眼整个东北乃至整个天下,我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王大锤子哈哈大笑起来。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们身边响了起来。

“哎,大半夜的这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可是喝了很多酒啊。”

声音来的突兀,而我和王大锤子都吃了一惊,因为我们都没感觉到居然有人靠近!

...(..) ( 阴阳代理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