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小说: 医路繁花 作者: 千镜八荒 更新时间:2018-04-16 11:10:16 字数:2170 阅读进度:266/272

这已经吉旸不止一次听到关于那串铜钱的事情了。

“那串铜钱,可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吉旸看着陈序一脸复杂的表情,忍不住对着他问了一句。只是这话一说出口,吉旸就知道自己似乎问错了,赶紧开口又道:“那串铜钱,可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陈序垂了垂眼,朝着左右看了眼,半响后这才低声道:“我也是听了偃师说的......似乎,那串铜钱......当初宁道长在给了舒素医的时候,便是有别的用意的!只是,似乎宁道长没有全部告诉舒素医......而我家公子和偃师却是知道的!”

吉旸闻言,顿时拧起了眉头来,目光担忧地朝着屋门的方向看了眼,满心疑惑。

那串铜钱,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

吉旸苦着脸,想不明白。

很快,偃师便带着人从游廊下走来,朝着温邺衍屋子的方向看了眼,对着陈序问道:“温玉尔还未出来?”

陈序赶紧摇头:“公子未唤!”

偃师撇了撇嘴,想了想还是上前去敲了门。

吉旸朝着偃师的方向看了眼,默默地站到了门外,在听见温邺衍的声音后,立刻便跟在了偃师的身后进了屋子,然后一眼便瞧见了正坐在屋内桌边的舒沄,以及她脖子上裹着的白布。

“小姐!“吉旸赶紧站到了舒沄的身后,轻声唤了一句,想要问一句她是不是还好,却是一下便感觉到有道凉凉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吉旸抬眼望去,看见的便是温邺衍那双幽深的眸子。

“温玉尔,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出发吧!免得夜长梦多!”偃师倒是不客气地坐到了桌旁,对着温邺衍说了一句。

“都收拾好了?”温邺衍望向陈序,看着他点头后,这才嗯了一声,看着舒沄说道:“如此,你便跟着偃师先走吧!”

舒沄乖巧地点了点头,想了下,还是忍不住说道:“那......温公子记得按时服药!”

温邺衍点头:“路上小心!”

“好!”舒沄应了一声,朝着温邺衍福了福身子后,便跟着偃师出了屋子。

“马车就在后门那边,我们直接过去便可。”偃师一边走着,一边对着舒沄说道:“温玉尔这边还要处理一些事情,我们沿着澄耘河向东走,在禾沐都等他!”

“好!”舒沄依旧没有任何的意见,老实地跟着偃师便上了马车,一路上都没有去多问任何的事情。

跟着偃师的车队并没有多少人,除了舒沄、吉旸和偃师以外,便是十个陈序手下的男人,负责保护他们这一路的安全。

而陈小花及那些染了疫病的人则是被安排了跟着另外的一支车队,从另外的一个方向走了。

一出城,在确认安全了之后,吉旸便把陈小花告诉他的事情给舒沄说了。

只是没有想到,听到这个消息的舒沄却是顿时便着急了起来:“吉旸大哥,你怎么不早说啊?不行,不行。我们得回去看看......要是病情有反复,得好好地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问题......”

“小姐!”吉旸闻言,赶紧叫住了舒沄说道:“现在怎么回去啊?我听陈序的安排,陈小花他们那支车队只是绕些路走,很快也是要来和我们汇合的!您就安心等着便是了,我已经吩咐过陈小花了,就照着小姐您看的方子,把药用着,能不能好,看他的造化便是了!”

“这可不行!“舒沄却是异常的坚决,对着吉旸说道:“温公子还需要我定下方子配药救人呢!要是有了新的病情,我得看看是什么样子的状况,心里才能有底啊!”

“可是,小姐,我们现在回去也是不可能的啊!”吉旸有些后悔自己把事情给舒沄说的太早了,忍不住蹙了蹙眉头:“而且,小姐您现在身上也有伤......不适合去看他们!”

舒沄拧着眉头,忍不住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中一片挣扎。

这泌阳境内的疫病到底是什么,其实舒沄的心里是十分清楚的,她自然也知道在疫病在什么样子的情况下是有可能会传染的!

就如当初温邺衍说过的,如果她只是普通的百姓,要是被染上了疫病,那倒是没有什么关系,要么熬过去活下来,要么就是直接死掉而已。也许,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惹来谁伤心之类的;可是,她现在不一样啊!

她认识这个疫病,而且,她能写方子,甚至还真救好了陈小花这样的一个病人!这就等于是给了温邺衍,或者说是整个泌阳所有染了疫病之人一个希望啊!

如果她这个希望自己染病了,那么,其他人怎么办?

舒沄的心中一片纠结与难受,闷在车厢内半响都没有说话。

吉旸有些担心地朝着那摇曳的车帘内看了看,瞧着舒沄面色发沉地坐在里面一动也不动的样子,忍不住担忧地喊道:“小姐?!小姐!您可还好?”

“没事!”舒沄轻轻地摇了摇头,却是仿佛整个人都失去了灵气一般,目光空洞地从车厢的小窗外朝着外面看了半响,这才对着吉旸问道:“吉旸大哥......陈小花他们真会很快来与我们汇合?”

“小的可不敢骗小姐您!”吉旸轻轻舒了一口气,赶紧点头对着舒沄说道:“陈小花他们要是不跟着我们,那温公子做的这一切不都是白费了吗?陈序说了,他们跟着我们,目标太大了,容易被人盯着,所以才特意分开的!”

舒沄点了点头,想了想后又道:“那,我们在哪里汇合?”

“这......我便不太清楚了!”吉旸被问的一愣,顿时皱眉说道:“应该不会超过十日的吧!”

就他们现在从金略县离开,沿着澄耘河一路向东,不出十日便是能到那禾沐都,陈小花他们的车队,怎么也不可能非要等到他们都到了目的地,这才与他们汇合不是?

舒沄皱着眉头淡淡地嗯了一声:“吉旸大哥,车上可备有纸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