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我们的孩子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11-30 09:48:43 字数:2371 阅读进度:888/1229

第879章我们的孩子

旁边的江滨也懵了,“搞了半天,你们在耍我啊!这十来天的,我被你们可整死了!”

他说的其实也没错,虽然不用干活,但是每天吃难以下咽的东西,真的想死。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便已经被宋晴天和梁淮安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闭嘴!”

江滨立刻闭紧了嘴巴,这两个人真的是绝配啊!

可好一会儿,江滨又弱弱的开口。

“你们……”

“叫你闭嘴啊!”

江滨,“……”

“我很想闭嘴啊!本来就没我事了,你们赶紧把我的帐结了,让我走!”

下一秒,两人一起挥手,两个拳头分别落在了江滨的左眼和右眼上。随后,宋晴天才转身跑了。

梁淮安刚要追上去,脚被人抱住了。

江滨肿着眼圈,仰头看着梁淮安。

“是你们把我拉来的!现在虽然是弄错了,但是钱也要给的!”

梁淮安看了一眼宋晴天,又低下头丢了一张卡给江滨!

“滚!”

江滨被砸了一下之后,突然恍然。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天晚上带人把我们会所查封的那个警察!我怎么那么倒霉啊?我都躲了这么远了,怎么还能被你给找到?”

梁淮安一愣,一把将江滨揪起来。

他也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他看见了宋晴天和一个男人从会所里出来。当时实在是生气,所以就打了那个男人一顿。

最后,还叫了同事去将他们会所给查封了!

梁淮安仔细的看着面前的这张脸,下一秒,他抬起拳头在男人的脸上来了一拳。

江滨捂住眼睛哎呦了一声。

“对了!”梁淮安心下一喜,“原来是你!”

江滨一脸郁闷,“不是我是谁啊?求你了,先生。我真的没有动过你女朋友,你饶了我吧!”

……

花园里,梁淮安赶到的时候,宋晴天正闷闷的坐在花坛旁边,满脸的疑惑和后悔。

她自己都懵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了。

宫洺他们找的人没错,就是当初她在那个地方找出来的那个男人。在她的记忆中,她也只是和那个男人有过关系的!

怎么会不是他呢?那小团子到底是哪里出来的?

正想着,梁淮安已经从身后抱住了宋晴天。

“晴天,对不起,对不起……”

宋晴天脊背一僵,“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你……”

“不,就是我。我要和你说对不起!原来一切都是我自己弄错了,我却因为心有芥蒂,一直不肯说出来。才让你这么烦心,都是我的错。”

宋晴天狐疑的转身,看着梁淮安。

“你说什么呢?”

两人四目相对,梁淮安深呼了一口气才道。“晴天,你还记得那天在酒店吗?你早上起来之后,就离开了……”

宋晴天眸光一黯,这是她生命里最后悔的一件事。尤其是最近,她总是想起来。

想起她一夜放纵,在酒店里醒来的那天。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的话,她希望自己一定不要喝酒。一定要再等等,就可以等到梁淮安和自己表白了!

“淮安,我……”

“别伤心,晴天。其实那天,我也在那里。”

宋晴天一愣,“你说什么?”

“真的,那天我也在酒店里。那天晚上的人,是我啊!”

宋晴天瞪大了眼睛,良久她才苦笑一声。

“淮安,我知道你想安慰我,但是这件事是我不对,你真的不必……”

梁淮安叹了一口气,“什么都不说了,你先跟我回容城。一切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说罢,梁淮安便牢牢的抓住了宋晴天的手,如同失而复得的宝贝一般。

直接回去酒店退了房,当天下午两人便马不停蹄的从花城回到了海城。

回去之后,梁淮安又立刻带着宋晴天去了病房。

小团子已经睡着了,乔诗语看着两人回来了,欣喜的起身。

“你们是不是找到了方法了?”

梁淮安没吭声,他径直走到了病床前,从孩子的头上拔了一根头发下来。

孩子睡梦中动了动,又重新睡着了。

宋晴天无语,“梁淮安,你在干什么?”

梁淮安又从自己的头上拔了一根头发下来,摊在了宋晴天的面前。

“情况如何,很快就知道结果了!”

宋晴天恍然,梁淮安这是要做亲子鉴定?

“梁淮安!”她伸手拉住了梁淮安的手。“如果是为了安慰我,大可不必。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

梁淮安笑着摇头,“我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晴天!你忘了吗?我是b型血……”

宋晴天浑身一震,而梁淮安已经从门口出去了!

……

乔诗语看着这两个人风风火火的,来了又出去了,一脸纳闷。

“晴天,你们这是……”

宋晴天惊魂未定,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最终还是又咽了回去。

她已经弄错过一次了,不能再错第二次了。一切,不如等了结果出来再说吧!

想罢,她只是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只是……等会你就知道了!”

乔诗语,???

索性也不去猜想了,和宋晴天说了一下小团子这几天的事情。

宋晴天点了点头,心不在焉的时不时的朝着门口看过去。

这一等,便是一个下午了。

等到天黑的时候,宫洺带着小年糕来了。

最近,因为还要顾着医院里的小团子。所以,乔诗语和宫洺都已经分开行动了。

宫洺下午就是带着小年糕出去转了一圈,回来看见了宋晴天他们都回来了,他也愣了一下。

不过,男人一般都是比较内敛,没有那么八卦。

看她情绪还算稳定,便心里稍稍有了一点安心了!

乔诗语伸手将小年糕抱过去,又笑道。“走吧,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回来!他们长途劳顿,肯定也饿了!”

宫洺点了点头,两人正要出去,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了。

梁淮安从外面进来,眼圈通红。手里捏着一张纸,一进门就直勾勾的看着宋晴天。

宋晴天的心一提,下意识的站起来。

下一秒,对上了梁淮安的眼圈的时候,她又恍然坐下了。

“不是,对不对?”

梁淮安张了张嘴,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在宋晴天即将垂下头的时候,他又快速的上前,将她抱在了怀中。

“是!晴天!小团子是我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