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雪中的雕塑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11-17 20:23:35 字数:2367 阅读进度:824/1236

第822章雪中的雕塑

昨晚睡得有点晚了,早上乔诗语起来之后,瞧着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便直接上了车。

颜树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听见她还在打电话,“我十分钟之后就到,不会耽误会议的!”

今天是一年一次的股东大会,所以是比较重要的!

但是,股东大会一开起来没有个半天是不可能开完的。

早餐又不吃……

颜树皱了皱眉,乔诗语已经又放下了手机。

“快走吧!”

颜树没有再说话,径直发动了车子往前开。

片刻之后,车子来到了一个早餐店门口。乔诗语还以为到了呢,一看地方不对,顿时也纳闷了。

“怎么了?”

“我想去买份早餐。”

乔诗语,“……”

员工吃早餐,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这已经快要迟到了,怎么还要吃早餐呢?

“等会你再出来买不行吗?”

颜树已经直接下车了!

“两分钟!”

乔诗语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她倒是不知道原来这个人,这么的固执。

片刻之后,他提着两份早餐回来了。

“这个挺好吃的,给你带了一份。”

“我不吃!快走吧!”

颜树慢悠悠的打开了餐盒的盖子,香味顿时从盒子里散发了出来。乔诗语就纳闷了,为什么这个颜树每次弄得吃的都很好吃?

不对!她怎么会想到这个了?现在急着去开会呢?想这个有的没的干什么?

“时间来不及了!”乔诗语又说了一句。

颜树点了点头,“按照导航走,时间确实是来不及了。但是我知道这前面有个近路,从那里过去,完全来得及。你还可以先吃早餐!”

乔诗语皱眉,“我怎么不知道?”

颜树不说话了!

乔诗语心念一动旋即说道。“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

她因为宫洺的事情,一直对颜树其实心里是有根刺的。而且,作为司机,他在性格方面,也不是很合格。

虽然,其他方面都很合格。可是,光是不听领导的吩咐,就足以说他不合格了!

不等颜树开口,乔诗语又道。

“我们打赌,如果今天你迟到了!那么你自己提出辞职,也不用我开口了!毕竟,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

“好!”颜树点头。“那你先吃早餐吧!”

乔诗语顺手接过了早餐,正常的速度吃完了。

本来呢,她可以再磨蹭一点的,这样可以耗尽他的时间。可是,她自己心里也想着董事会的事情,最终还是没有磨蹭时间。

吃完早餐,便只剩下了七八分钟的时间了!

乔诗语算着,颜树也到不了了。

正想着,颜树已经丢掉了垃圾,重新回来系好了安全带。

下一秒,他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乔诗语。

“准备好了吗?”

乔诗语一愣,对着那个目光的瞬间,下意识的点头。

再谈后,只听见轰的一声引擎的声音响起,车子已经像是离玄的箭一样,快速的冲了出去。

颜树没有说谎,他真的走了一个岔路。

就在他们所在的那个早餐店的后面,车子从那里过去之后,进入了一条小路,是一片民房。

那边的路还没修好,有些坑坑洼洼的。

乔诗语看他的车速,渐渐有点担心,忍不住提醒。

“注意安全!”

说完之后,她又看见了颜树的眼睛,在后视镜里面几不可闻的弯了弯。

“放心!”

此刻的颜树,完全是她没有见过的样子。

气场十足,根本不像是个完全没有自信,每天将自己关闭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

乔诗语看着他,然后那一股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眼前的人,为什么和宫洺那么像?

正想着,车子已经停下来了。

“到了!”颜树看了看腕表,“时间刚刚好。”

乔诗语如梦初醒,重新再看向颜树的时候。刚才那股宫洺一样的气质又完全没有了。

面前的人,还是和之前一样,看起来是一个很不自信的人。

乔诗语暗暗的放下的自己的心思,下车上楼。

等乔诗语走了之后,颜树才微微挺直脊背。

这个女人,还是和从前一样,那么敏感聪明。刚才她一直盯着自己的后背看,看的他都出汗了!

和颜树想的一样,这个股东大会,开到了下午才结束。

乔诗语走出了会议室里的时候,疲惫不已。

只想赶紧睡一觉,连东西都不想吃。

于是,她真的在办公室后面的那个休息室里面睡了一觉。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外面昏黄的光照进来,她看意识到天都快黑了。

慌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乔诗语才走出去。

庄臣在她的桌上留了一个纸条,“太太,下午还有一个行程,我帮您去了。不是很重要。桌上的文件,都不是很重要的,您醒来明天再看就好了!”

乔诗语瞧着时间也不算太晚,便坐下来将文件都看了,之后做了批注。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外面的路灯都亮起来了。

公司里的员工,基本也都走了。

乔诗语刚走到外面,便看见外面下起了小雪。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了!

虽然每年都下雪,但是这一刻,乔诗语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好多年都没看见过雪一样。

地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踩上去吱吱作响。

乔诗语穿过了前面的广场,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等到了地方,才看见车子停在了路灯下。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车旁,仿佛要站成了一个雕塑。

雪花落在他的肩头,淡淡的一层雪白。

那一瞬间,乔诗语心里蓦的一动。几乎是三步并两步的走上去,有些气恼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怎么站在这里?下雪了,怎么不去车子里?或者去公司找我?”

颜树还是和平日一样,半点波澜都没有。

只淡淡道,“上车吧!”

乔诗语皱眉,顺着他开门的指示上了车之后,才看见他脱掉了外面的大外套也跟着上了车。

最终,还是没忍住,她又交代了一声。

“以后,可以去公司办公室那边等我。不需要站在外面等了!”

说完,像是怕被误会,乔诗语又补充了一句。

“我只是不希望我的员工生病了,生病了,公司还要给你报销。你又不能工作了,得不偿失。”

颜树抿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