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五味杂陈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11-17 20:23:35 字数:2321 阅读进度:823/1229

第821章五味杂陈

乔诗语慌忙抱紧了小年糕,“对不起啊,小孩子还小,乱叫的!”

颜树的心里却是一动,深邃的眼睛盯着小孩子看了好几秒。小年糕看起来仿佛比之前大了许多了!

脸上也长了肉,看着红润的很。

还有那天看见了小汤圆,其实小汤圆也精神了很多。

全家人,只有乔诗语一个人瘦了。

大抵,她将所有的关爱都给了别人。倒是将自己给弄的疲惫不堪吧!

颜树不动声色的转开头,很扳正了点了点头。

“嗯,我出去了!”

唐心忙追上去,“太太,我去给他安排个房间吧!”

颜树应聘的不是一般的司机,是乔诗语贴身的私人司机。按照宫家的习惯来的话,是要在家里给他安排一个房间的。

反正,碧水湾后面还有房间,也不小,所以乔诗语便也没说什么,由着唐心安排了。

……

乔诗语一回来,就有点闲不住。

下午陪着小年糕玩了一会儿,小家伙睡了之后,她便想着去下厨给小家伙做点好吃的。

唐心连忙将她推出去了。

“太太,您还是饶了我吧!您都这样了,还想着来厨房。那您还要我做什么?这要是被随风看见了,肯定要责备我的!”

随风是他们这些暗卫的老大,自然是责备的了。

“那我干什么啊?”乔诗语嘟囔,“在医院里我都躺了好几天了,回来就想趁着做饭松快松快呢!你又不让我做!”

其实,她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之前没出息的被颜树的手艺给勾引了。

她其实还是有点不服气的!

她做饭自认为不比别人差,与其被别人的手艺俘获,不如自己做饭啊!

“那您去花园里散步啊!之前您种好的波斯菊什么的都开花了,您都还没去看过吧!”

两人正说着,本来已经睡着了小年糕突然又醒来了。

乔诗语这下真的没有借口了,只好抱着小年糕拿了绘本去了花园。

唐心没有说错,花园里的花真的都开了。姹紫嫣红的!

乔诗语抱着孩子在秋千架那边坐下来,将绘本摊在了腿上,一点点的读给孩子挺。

小年糕听的很认真,乔诗语读的也同样认真。

颜树被安顿好之后,从后院出来,就听见了花园里传来了温柔的读书声。

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了乔诗语抱着孩子坐在秋千架上,温柔的读书。

颜树站了一会儿,正犹豫着准备走过去。小年糕突然又转着眼睛喊了一声,“爸爸!”

颜树心里一咯噔,这孩子……

悦耳动听的声音戛然而止,颜树慌忙转身离开。乔诗语转过头只看见了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她有些窘,伸手抱住了小年糕。

“小年糕不可以乱喊知道吗?”

小年糕眨巴着眼睛,一脸的疑惑。

“爸爸啊?”

乔诗语捂脸,她觉得一定是自己最近太忙了,没有教小年糕去看宫洺的照片。

她应该将宫洺的照片拿出来,给小年糕认人,这才是他的爸爸,才对。

这么想着,她便抱着小年糕回去房间,开始翻找照片。

……

颜树从碧水湾出来之后,打了车回到了自己从前住的地方。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但是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他觉得自己现在还不能离开。

最起码,他告诉自己。

应该看见她幸福了,孩子也幸福了,他才能安心。

碧水湾那边,什么都不缺。颜树便将不重要的东西,都收拾了拿去楼下丢了。

重要的一些东西装了一个小包。刚要出去,便看见了自己丢出去的东西又被慕言拿上来了。

“这不是你的箱子吗?怎么丢到楼下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遭贼了呢?”

颜树抿唇,“没有遭贼,是我丢掉的!”

“为什么?”慕言紧张的看着他,“你不是不走了吗?为什么丢东西?”

“我换了地方住,所以这些东西都不要了!”

说完,颜树又对慕言道。

“这段时间,多谢你的照顾。”

身后,慕言张了张嘴,“你是应聘了乔诗语的司机是吗?”

颜树一愣,回头惊愕的看着慕言。

慕言的脸上挂着一贯很坦然的笑容。

“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做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我不仅知道你做了她的私人司机,我还知道你一早就对她有所图谋。你从一开始,就在暗地里帮她。从最开始帮我,其实也因为要帮她解围不是吗?我都知道了!”

颜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了你喜欢乔诗语!难道不是?”

颜树蓦的又松了一口气,“随便你怎么想。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你别傻了!”慕言喊道。“乔诗语的心里只有宫洺一个人,她是不会看见你的!为什么,你一定要将自己逼到这样的绝境呢?我也很好啊!”

颜树心下了然,这一次,他是真的相信了,慕言不是在开玩笑。

她这样的女人,平日里豪爽惯了。今天这么严肃,不可能是玩笑!

颜树却笑了,“你不要对我有任何幻想,没有意义。”

慕言摇头,“为什么没有意义?我看见了你手上的疤痕了。那天,你不是故意给我看的吗?我已经考虑清楚了,这几天我一直都在考虑。我可以接受!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我可以拿出我的继续带你去做植皮,做各种手术。总能好起来的!”

颜树勾了勾唇角,“不,你还没有想清楚。”

慕言不解,下一秒,颜树直接将自己的口罩和外套解开。

狰狞恐怖的疤痕,顿时暴露在慕言的面前。

她的内心瞬间遭受到了巨大的撞击,从来没有过。如此大的撞击。

她以为,那天她看见的疤痕已经足够可怕了!但是今天亲眼看见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太年轻了!

和脸上相比的话,他的脸上和身上的,才是最可怕的!

“你……”慕言一时间语塞。

颜树已经将自己的外套和口罩又重新戴好。

“我想,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直到颜树走远了,慕言才颓然的松开了手。手里颜树丢掉的行李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心里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