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将计就计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07-16 06:09:58 字数:2231 阅读进度:560/1033

第560章将计就计

这一波操作,宫洺是真的有点看不懂了。

不过他倒是没动弹,照旧淡定的看着贺天企。以他对贺天企这种性格的了解,他肯定不是单纯来道歉的。

果不其然,下一秒,贺天企便已经开口。

“我道歉了,不代表你之前说追求我女儿的事情,我同意了。如果我女儿之后会来看你,那也是因为我们贺家基于对你伤害的基础上,来看望的。希望你不要误会”

宫洺淡笑一声,“伯父前来,想要说的主要是后面那一句吧有你这样挡在中间,您以为诗语还会给我机会么”

他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说谎,贺天企心里也迟疑了一下。

“怎么诗语和你摊牌了”

宫洺点了点头,“是啊,她很绝情。不仅对我摊牌了,还把我身边的朋友全部都得罪光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她。”

贺天企恍然,怪不得那天回去之后,乔诗语的脾气那么大,原来是做了这么艰难的抉择。怪不得那么伤心。

贺天企的心里稍稍安心了,“既然你知道,那你就该明白了诗语的心意,作为容城第一的商业枭雄,我希望你也不要在纠缠了诗语现在需要一个新的生活。”

宫洺没回答他这个问题,却是突然反问他。

“贺先生,您爱过人么”

贺天企一愣,脑子里蓦的便想起了那一张永远都温婉又爱笑的脸。

她是那么美好,又那么纯真。

下雨的时候,她们撑着伞一起去踩水。晴天的时候,他们手牵着手出去散步。

夏天天气热,他带着她去商场蹭空调。那商场的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好多不如她的女人都带着笑容在那里购买。

可是,她总是说自己不喜欢。

有一次,他看见了一个很好看的项链。想着从未送过她什么。便牵着她的手,一定要去问一问。

结果,一条项链而已。竟然要好几万快

对于那时候连饭都吃不饱的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他当时窘迫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她眨着眼睛给他解围。她牵着他的手,眼波流转。

“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了。我真的不喜欢这个太细了,不值钱的”

然后,在售货员小姐震惊的眼神里,拉着他出来了。到外面她就笑了,“我刚才装的是不是很像”

他却笑不出来作为一个男人,连一条好看的项链都不能给自己的女人买,那算什么

所以后来,他就很少在和她出去约会了。因为他要去赚钱,不管是脏的累的,还是什么危险的。

只要是能赚钱,他全部都可以。

终于在存了大半年之后,他亲手为她买下了那个项链。那条项链,后来她带走了

贺天企从回忆中惊醒,对上了宫洺的目光,慌忙别开头。

“和这个有关系么”

自然有关系”宫洺说道。“爱过一个人就会明白,真正爱一个人是希望她幸福快乐的。而不是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将她挡在自己的身边,让她痛苦。”

贺天企冷声笑了笑,“你说的倒是好听。那诗语现在在我这里很好,并且她开始拥有自己的事业了,想做什么都可以。你为什么还要纠缠”

宫洺笑了笑,“所以我会支持她”

贺天企想起了昨天宫洺带着人去奶茶店帮忙的事情,顿时拧了拧眉。

“你不要和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我反正和你说的很清楚了。”说罢,他便转身出去了。

外面张老七和顾程昱他们都在外面等着,看见他出来了,张老七忙迎上来。

“先生,没事吧”

贺天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一边的顾程昱赶紧已经推开门进去了。贺青桐见状,看了看贺天企又看了一眼顾程昱的方向,也还是跟进去了。

等他们走了,贺天企才看了一眼柱子后面的方向。

“出来吧一直躲着像什么”

章卉一愣,左右看了看才发现原来贺天企说的是自己。她战战兢兢的从柱子后面走出来,“你叫我”

贺天企的目光在章卉的脸上转了转,最后停留在了她手里的鲜花上面。

“既然是有心来医院探望,怎么不进去呢”

章卉本来还是一个挺落落大方的姑娘,以前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也基本没有出过什么大问题。

但是自从好几次在宫洺的面前跌了份之后,她现在就有点小紧张了。

“我”

“你什么难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需要我一个老人家给你支招不可你喜欢宫洺你就去追追不到,就想办法要不然你就不要来,直接回去你自己该去的地方不就好了”

说完,贺天企也不管章卉是什么反应,已经带着张老七自顾自的走了。

等上了车,张老七才不解的询问。

“先生,您何故和一个路人说那么多”

贺天企没有理会他,他看起来有点疲惫。只是叹了一口气之后,才在后面的车座上躺下来。

“我睡一会儿,到家了叫我。还有,晚点把青桐请回贺家”

张老七立刻识趣的闭了嘴,又贴心的将后面的挡板降下来了。

等到后面已经成为了一个密闭的空间,贺天企才重新睁开眼睛。眼前浮现出了另外一个画面。

关于他和芸馨,那时候,芸馨离开他之后。他不是没想到要把芸馨抢回来的。好多次,他都到了乔家的门口。可最终还是忍住了。

每一个人都告诉他,芸馨和乔卫国在一起是很幸福的。就连芸馨自己也表现的很幸福。

可是,乔卫国最后还不是背叛了芸馨么芸馨最后那么早就去世了,如果真的幸福怎么会那么早就去了

在他去找诗语之前,就已经了解过了。诗语跟着宫洺表面上看起来是很幸福。但是诗语背地里受过的苦,外面的人是看不见的。

但是他这个父亲,什么都是知道的。他已经错过了一次解救芸馨的机会,这一次他再也不会错过了。

哪怕诗语现在很痛苦,会恨他。但是他是她的亲生父亲,是不会害她的。

等到将来,她忘记宫洺之后,就会知道。他做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