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道歉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07-16 06:09:55 字数:2283 阅读进度:559/1236

第559章道歉

本来,贺天企以为乔诗语再倔,两天也差不多了。可是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

乔诗语一直都不肯出来,最后贺天企真的担心了。

差点就叫人来拆墙了最后还是管家提醒,“小姐那天就是在医院回来之后就这样了。一定是因为我们不让小姐去医院看人的原因吧不然您还是让小姐去吧”

贺天企还嘴硬,“不行”

他好不容易到了今天的局面,怎么可以放弃呢

下一秒,便听见房间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仿佛是什么落地的声音。贺天企刚才还强势的如同磐石一样的态度瞬间软化。

“诗语啊,你是不是要去医院看宫洺啊爸爸让你去,只要你肯出来”

管家惊愕的看着贺天企,先生脸疼不

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外面的喊声,片刻之后,那房门咔哒一声被从里面打开了。乔诗语愣愣的看着外面的一群人,“你们干什么”

贺天企上下打量着乔诗语,“诗语,你刚才不是摔倒了么真的没事吗”

乔诗语摇头,“我没有摔倒啊”

顺着她的目光看进去,便看见了一个cd机掉在地上的样子。

“是那个掉了”

乔诗语点了点头。

从那天晚上之后,乔诗语因为心情不好。越想越觉得自己傻,贺天企那么恶劣,她还帮他开什么奶茶店啊。

所以,她就找了一张自己最喜欢的碟片。躺在床上一直听歌

累了就睡,醒了就继续听。她废寝忘食的听了三天,隔绝了外面所有的声音。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她和宫洺还幸福的在一起。

他们一家人去看了射击锦标赛,她还和贺青桐,宋晴天他们一起去夜店喝酒,撩帅哥

直到刚才,那碟片突然掉下来了,才终于将她惊醒。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没力气

三天没吃饭了,肯定是没力气的。

贺天企却完全不相信她的解释,他只以为是乔诗语为了抗议,故意找出来的借口。

“年轻人这样做,是很不负责任的。我知道你想去见宫洺,那你就去吧,我不干涉你。”

闻言,乔诗语一愣。

旋即她竟然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见宫洺我不去。”

贺天企哑然,“你这是在你爸爸搞欲擒故纵么让你去看他,是我最后的底线了”

乔诗语嗤笑了一声,“无所谓,我不想见她。”

“乔诗语”贺天企脾气上来了,声音也高了八度。

乔诗语心里也郁闷的很,“你吼什么你以为你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就可以了么我和他们现在已经是最不堪的关系了,你要我去做什么,丢脸么”

说完,她后退了一步,再一次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这一次,她是真的伤心的关门了。

贺天企第一次被人这样毫无提示的推出来,那大门差点把他的鼻子都搓平了。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房门,嘴巴开开合合,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旁边的管家还以为贺天企要发飙了,慌忙劝慰。

“先生,冷静。冷静一点,您千万不要生气。小姐几天没吃了,有点脾气也是正常的”

贺天企冷哼了一声,“什么丢脸不丢脸的我现在就去找宫洺,我去找他道歉可以了吧”

说完,他便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管家,

先生,您这越来越不按套路出牌了,您这样,我很难配合的啊

医院病房外面。

章卉抱着一束鲜花,在外面徘徊了多时了。

前几天被宫洺凶了一顿之后,她本来是要离开青城的。但是谁知道,昨天正准备退房的时候,却看见了宫洺身边的那个保镖急匆匆的去酒店收拾东西。

问过了才知道,原来宫洺又生病了。

她心里最终还是放不下,去买了鲜花过来。可是,碍于那天宫洺的厌恶,她又不敢进去。

正想着,便看见了贺天企带着一个下属从走廊那边走过来。

上次宫洺生病的时候,她是见过贺天企的。贺天企就是乔诗语现在的父亲。

想到这里,章卉慌忙将自己躲在了一边的柱子后面。

贺天企径直走过去,进入了病房。

因为宋晴天怀着身孕,梁淮安的手臂又受伤了。所以,昨晚,他们两个人都回去了。

现在病房里只有顾程昱和贺青桐在里面,看见了贺天企进来,贺青桐便快速的站起来。“爸爸”

“你们出去,我有话要和宫洺说。”

顾程昱断然是不肯出去的,他对贺天企的情绪,应该和宫洺差不多。毕竟他们都经历过类似的情况。

所以,他站在那里根本没动。

贺天企睨了他一眼,“怎么娶了我的女儿之后,连个规矩都不懂了”

顾程昱顿时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贺青桐忙上前道。

“爸爸,不知道您找宫先生是”

“我还没说你呢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也不回去看看你老子”

贺青桐也被噎住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还不出去光天化日的,我还能吃了他不成”

张老七见状也连忙说道。“小姐,先生没有恶意的,他这次来就是看看宫先生。我们还是出去等着吧”

贺青桐还不想走,张老七又道。

“小姐,您连我张老七都不相信了吗”

张老七是最早跟着贺天企的人,他为人比较和气,所以贺天企手下的人每次遇见了贺天企发脾气都是找张老七解决。

以前贺青桐在贺家的时候,好多次也都是张老七帮她解围的。对于张老七,她还是信任的

可顾程昱却不相信的,他只相信自己。

“出去吧”一直躺在那里的宫洺突然开口了。

他其实早就醒来了,只是不太愿意睁开眼睛。昨天梁淮安他们和乔诗语的争执,他后来都知道了。

梁淮安义正言辞的告诉他,嫂子已经不是以前的嫂子了。叫他忘了她

宫洺苦笑了一声,他忘不掉

“可是,宫洺你”

“没事”宫洺说道。

顾程昱这才走了出去,将门带上了。

贺天企居高临下的走到了宫洺的床边,看着宫洺。就在宫洺以为他是来找麻烦的时候,他突然开口。

“我是来道歉的我手下的人把你打伤了,我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