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众叛亲离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07-14 21:43:55 字数:2310 阅读进度:556/1236

第556章众叛亲离

贺青桐的话简直是一针见血,不过也是,贺青桐跟着贺天企那么多年了,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贺天企的人了。

以前,贺天企就因为想要贺青桐和别人联姻。所以,一直阻止贺青桐和顾程昱在一起。

现在,可不是又轮到了自己了么

“不是”乔诗语慌忙摇头。

顾程昱皱眉,“那是因为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

乔诗语苦笑。“你有多了解了不要以为你真的很了解我一样我本来就是那样的人。要不然,以前我为什么不选你,选了宫洺就是因为宫洺比你有实力而现在,贺家和聂家加在一起比宫洺有实力多了。所以,我就选择了贺家了有什么不对么”

乔诗语这话着呢是戳中了顾程昱的心脏了。

一直以来,他都因为自己不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偏爱。还被自己的哥哥抢走了自己该得的东西而生气。

甚至就连后来,他被骗回来。发现自己的父亲得了绝症要死了,都是假的。

他现在虽然又拥有了自己的事业,但是这一系列的事情,一直都是他心里不能触碰的刺。

乔诗语也是很清楚的,所以从前从来不去触碰。

但是这一次,她竟然故意这样说。尤其是,还在他心爱的妻子面前。

顾程昱脸色黑沉,“乔诗语,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所以才口不择言,我原谅你”

“不需要”乔诗语索性是破罐子破摔了“我都是真心想说,而且很早就想说了”

话音未落,顾程昱已经抬手一拳砸了过去。

不过,最终还是没砸到她,只是砸到了她身边的墙壁。

他力气很大,手指瞬间便被磕出了血迹。

贺青桐慌忙起身去扶住了顾程昱,“程昱,不得了了,都破了快,我带你去看下医生。”

说完,两人也快速的走了。

直到她们走远了,乔诗语才扯开了唇角。笑着笑着,又掉下了眼泪。

她刚才真的希望顾程昱能把她打一顿,这样或许她的心里就没那疼了。

旁边有个可爱的小朋友,被自己的妈妈牵着经过这里。看见乔诗语哭的那么伤心,便上前将自己手里的一个大大的粉红色递给了乔诗语。

“阿姨,你是不是因为打针很疼这个给你,你吃了就不会疼了”

乔诗语哭着接过来,舔了一口。

很甜,可是吃进嘴里之后,依然无法将她身上的疼痛缓解。她真的太疼了,太疼了。

晚上,贺家大厅里。

贺天企一个人端坐在餐桌前,看着餐桌上的各种美食。

这些都是贺天企叫家里的佣人,按照乔诗语的口味做的。贺天企其实也不知道乔诗语会不会喜欢,所以有点忐忑。

墙上的挂钟慢慢的指到了七点钟了,外面的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

贺天企忍不住询问管家,“小姐回来了么”

管家摇了摇头,“还没。先生,要不然您先吃吧您身体不好,菜凉了吃了会不舒服的”

“没事,我再等等。”

贺天企笑道,想来想去又叫管家。“你叫人去酒窖里,把我珍藏的沉默之船拿来那红酒好,年轻人应该会喜欢的”

今天的贺天企看起来心情是真的好,说起话来也是笑眯眯的。

管家不由得也放大了一点的胆子和贺天企闲聊了起来。

“先生,您今天是有什么开心事么”

贺天企又笑了,“当然开心啊,今晚可是我们父女第一次在一起吃饭。而且还是诗语回家之后第一个参与了家里的事业,开店的日子。双喜临门,能不高兴么”

管家嘴角抽了抽,说是和乔诗语第一次一起吃饭,倒是还算是高兴事。可是,那个奶茶店

他略有耳闻,听说旗下的好多员工都怨声载道啊。这能叫高兴么

不过,管家是不敢说的。怎么说呢,这事业本来就是老爷打下来的,只要他心情好,愿意给谁就给谁了。

旁人说什么都没用。

管家笑了笑,“您说的对”

两人正说着,外面传来了佣人问候的声音。“小姐,您回来了”

管家顿时笑道,“我立刻去拿沉默之船。”

贺天企点了点头,也忍不住朝着乔诗语的方向伸长了脖子看过去。

等到乔诗语进门之后,他又慌忙将脖子收回来,假装无意的低下头看桌上的报纸。

可谁知道,乔诗语竟然没过来。只是经过了客厅,便低着头准备上楼。

贺天企顿时有些不悦了,忙起身叫住了她。

“放肆回家来也不知道叫人”

乔诗语的心情真的是遭透了,她从小就没什么朋友。就在刚才,她还一下子将所有的朋友全部都得罪光了。

她又变成了小时候那样,独来独往的一个人了。不管是喜怒哀乐,连一个分享的人都没有了。

她真的很难过,很难过。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所以,更加注重不了什么礼貌,什么教养了。

没想到被贺天企教训了她抿了抿唇,强忍住内心想要咆哮的念头,低低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说完,她又要上楼。

贺天企再一次喊道,“不是过好了,要陪我吃晚餐的么你去哪里去”

乔诗语这才注意到,那餐桌上摆着那么多的好吃的。全部都是小时候,她妈妈爱做的那几道菜。

小时候,那也是她最喜欢吃的菜。

看见她看过去了,贺天企终于带了一丝笑意。笑着道,“你过来看看,是不是你喜欢的味道要是不好的话,我再叫家里的佣人做。”

乔诗语看着他的笑容,本来强忍住的怒气瞬间有点绷不住的气势。

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他那样卑鄙的拆散了她们幸福的一家人。要不是她,她现在怎么可能是众叛亲离他竟然还能笑”

乔诗语深呼了一口气,她告诉自己不能发火。不能发货

贺天企这样的人,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来。她即便是为了宫洺也不能发火。

正想着,管家又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手里捧着一瓶沉默之船,正对着乔诗语笑的很开心。

“小姐,先生知道您要回来,特意叫我开的,您看看喜欢不喜欢”

他们竟然还开了红酒庆祝么

乔诗语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夺过了那瓶红酒,用力的砸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