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宰了那个混蛋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07-03 02:43:50 字数:2305 阅读进度:338/1236

第338章宰了那个混蛋

乔诗语快速的往前跑,一点都不敢停留。

可是,没想到还是被莫远帆发现了。很快,莫远帆就在后面喊了起来。“你敢跑看我抓到你,我要你的命”

乔诗语跑得更快了,废话。这种时候还不跑,难道是等着被人抓回去么

也就是在求生的本能面前,人才会发现自己的潜力。

这里四处都是荒野,乔诗语根本辨不清方向,反正就朝着有路的方向跑,肯定是没错的。

前面出现了一辆车,乔诗语慌忙朝着那辆车招手。

反倒是身后的莫远帆突然停住了,仿佛根本不怕她跑走一样。

乔诗语心下一凛,仔细的看了看那辆车。那车里面露出了七八个男人的脸,都和莫远帆说的一样,全都脏兮兮的

不对

乔诗语慌忙又朝着一边的树丛里跑过去。

可是身后的人是开着车的,很快便追了过去,将她抓住,拽了回去。

重新又回到小屋,这一次莫远帆冷眼盯着乔诗语的眼睛看了一会儿。

“不是瞎了吗装的”

乔诗语不吭声,莫远帆又笑了。

“挺好,本来,我还担心你瞎了看不见什么,玩起来不够刺激呢。现在正好了”

说完,他将乔诗语往前一推,朝着那几个脏兮兮的男人笑道。“交给你们了,要好好玩哦那边是视频,录下来。”

为首的那个男人一嘴的黄牙,脸上全都是痘疮,笑起来几乎要令人作呕。

“我们明白的,你就放心吧”

说完,他最先将自己的衣服扯开。“来吧,兄弟们。”

其余几个男人也全都开始宽衣解带,朝着乔诗语这边步步紧逼。乔诗语心下一凛,慌忙便要往外跑。

可是那几个男人围成了一圈,将乔诗语包围在了里面,她怎么也跑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几个男人朝着她这边越来越近。

他们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乔诗语听见了衣帛破裂的声音,伴随着她的心也全部都破裂了。

她没有脸再回去见宫洺和小汤圆了,在他们的面前,她再也无法容身了。

脑子里想起了宫洺灿烂的笑容,他在她的耳边呢喃着要她嫁给他的话。

她还怎么做宫洺的妻子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横,死死的朝着床边的地方撞了过去。

为首的那个男人很快便发现了她的意图,直接将她扯了回来,压在了身下。

门外,莫远帆听着里面一阵一阵的欢呼声,唇角微微勾起了一个满意的弧度。顿了顿,他又叮嘱道。

“不要弄死了那样就不好玩了。”

宫洺一直快速的往前走,突然间心口剧烈的疼痛了起来。

这种感觉比刚才在医院里还要强烈,仿佛他心底的某一处有一个重要的东西,被人连血带肉的撕开,鲜血淋漓。

这样的感觉,从前从来没有过。

他越发不安,更加加快了脚步。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终于看见了一个破旧的小屋。小屋的门半开着,明明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可是他却觉得他心疼的更加强烈了,几乎要无法呼吸了。

站在原地,握了握拳头,宫洺才跨步朝着那边走过去。

房间里空荡荡的,安安静静的。

他的眼睛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圈,目光在凌乱的床上落下。

皱了皱眉,正准备要出来的时候,看见了大床上的一个位置,仿佛在颤抖。

他心口一沉,慌忙走过去,一把掀开了那个破败的被子。

被子下面是乔诗语满是血痕的脸,她的额头被撞破了,有鲜血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被撕破了,可以看见腿脚上也全都是瘀痕。

宫洺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什么都听不见了。胸口本来刺痛的地方,突然一阵腥甜,有鲜血已经冲到了喉咙口。

他生生的忍住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更加镇定一些。

他伸出手,想要将乔诗语抱在怀中,可是发现伸出去的手,已经颤抖不已。

耳边响起了手机的声音,是他的手机响了,但是他什么都听不见。他鼓了半天的勇气,才伸手过去想要抱住他心爱的女人。

床上的人,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的推开他。

“不要碰我,求求你,不要碰我。”

宫洺再也忍不住眼圈一红,他低吼了一声。重新换上了一个温柔的声音,“诗语,我带你回家。”

“别碰我,不要碰我。”乔诗语整个人已经崩溃了,她现在不管是看见谁,都认不出来了。

宫洺本来已经被扯的七零八落的心,再一次被生生的掰开,扯成了无数个小块。仿佛还有人踩在上面,用力的碾压。

他强忍着心里的疼,伸手将她凌乱的头发一点一点的拨至耳后,让她整个人更加清爽一点。

“我是你老公,你不让我碰你,你让谁碰嗯”

说完,他不顾乔诗语的强烈反抗,用力的将她捧在怀中。

“诗语,我爱你。不管怎么样,你都不准不要我。”

乔诗语反抗不得,拼命的在宫洺的身上捶打,一锤又一锤。

直到最后她自己崩溃的昏死了过去,宫洺这才抱着她痛哭出声。

梁淮安本来沿着另外一条路找过去,可是走了很久很久,依然一点线索都没有。按照他的判断,那个人将车子留在十字路口的话,肯定不会走很远。

所以,他毅然的拨了电话给宫洺,但是宫洺却没有接。

由此证明,宫洺那边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了。想到这里,他立刻掉转头,朝着宫洺的那个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路之后,他在一个茅草屋前面停下来,里面是一个男人的痛哭声。

要是以前,他看见男人哭,他肯定会说一声,不是男人。或者是孬种。

可是这一个哭声,却让他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男人低声的哀鸣,要是失去了幼崽的兽,哭的人心都揪在了一起。

尤其是,他听出了那是宫洺的声音。

梁淮安心口一突,慌忙喊道。“嫂子”

一边喊着,他一边冲进了房间。房间里,乔诗语已经被宫洺用自己的衣服裹好了,头发也被宫洺一点一点的弄好了。

可是,脸上的伤痕还是能让人一眼就想到了什么。

梁淮安心口一沉,忍不住爆了个粗口。“他妈的,我去宰了那个混蛋”